• 第三十一章 再次教训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3本章字数:3020字

    可惜蔻果果根本就不是吓大的,这点威胁的招数在她的眼中根本就不好使,倒是李泽俞先耐不住怒气,他的侍卫都被人调戏了,难道他还能站在一边不理吗?

    于是连忙上前,挡在蔻果果的面前,冷脸面对三个混混,“大胆,居然还敢肖想不该肖想的人,本……我看你们真是不要命了。”

    “真是笑死老子了,你以为你是谁,皇帝吗?皇帝都管不了我们,更何况是你?”瘦猴丝毫不把李泽俞放在眼中,气得他面色铁青,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

    熊煤上前一把将李泽俞推开,满脸横肉地说道,“跟这小娘子费什么话?早点带回去才是正经。”说着就要上前来抓蔻果果。

    可惜依蔻果果的武功,怎么会被三个混混抓住?更何况其中一个根本什么功夫都没有,而另外两个也只是空有蛮力而已。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只见美艳的少女在三人之间翻飞,三下五除二就将三个人打趴在地上,根本就爬不起来。

    本来前几天被容意揍成猪头的脸再次肿了一圈,要是突然看到准会被吓一跳,瘦猴趴在地上吐血,而方正和熊煤却觉得手脚又酸又痛,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来。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的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两人吓得要命,跪在地上惊惧不已。

    蔻果果冷哼一声,刚才这三人不是还无比嚣张吗?怎么她才动了一点手,就被吓成这幅样子,都快要尿裤子了一般。

    “不过是点了你们的穴道,让你们受点苦罢了,刚刚不是还嚣张得很吗?怎么现在就怂了?”

    三人脑海中的邪念早就消失得干干净净,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姑娘,这位姑娘,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了我们这一次吧!”

    “放了你们啊?”蔻果果摩挲着下巴,仿佛真的在考虑,看着三个混混希冀的眼神,不禁露出了一个愚弄的笑容,“不行,你们在这里为非作歹,就算我现在放过你们,日后也是后患无穷,还不如直接了结你们三个,为民除害了。”

    三人的腿抖个不停,面容惨白,看着蔻果果的样子像是见了鬼一般,哆嗦得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蔻果果并无心要他们的命,但是却也不能就这样放他们走,正在心中烦恼的时候,目光瞟到远远骑马过来的魏远,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她连忙伸手招呼,吸引着魏远的注意力。

    魏远只觉得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顺着声音望去,之间蔻果果如花一般的容颜,本来冷冰冰的脸色竟然也柔和了几分。

    往旁边一瞟,心中顿时一惊,连忙翻身下马,朝着李泽俞走去,撩开袍子刚要下跪,却被李泽俞眼疾手快地扶起来,无声地摇了摇头。

    魏远这才意识到现在是在外面,贸然暴露太子的身份并不好,只能故作沉稳地问道,“大公子怎么出来了?老爷是否知道?”

    李泽俞摇着扇子一笑,“若是让他知道,我也就没有办法出来了。”

    魏远的眼神中满是不赞同,但是当着周围百姓的面也没法说些什么,只能将目光转到了蔻果果的身上,皱着眉头问道,“大公子要出来,你怎么也不知道劝阻一下?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怎么好?现在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蔻果果翻了一个白眼,身边站的这位可是太子,她只是小小的一个侍卫,如果太子执意想要做什么,她一个侍卫怎么能劝住呢?

    更可况这次根本就是李泽俞自己跑出来的,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李泽俞似乎感受到了蔻果果的郁闷,连忙出面解释,“这跟她没关系,是我自己出来探望她的,不过是遇到了几个混混,这才想要让魏大人处置一番。”

    “混混?”魏远第一反应就是查看李泽俞的身体,见他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才询问道,“可是冲撞了大公子?”

    李泽俞摇摇头,“冲撞我倒是算不上,只是为祸百姓,这样的人怎么能还由着他们胡来,还是劳烦魏大人审问一番吧!”

    魏远目光一瞟,便注意到了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三人,看到他们身上的伤痕,不禁有些咋舌。即便是他这种经常审问犯人的人,也没有见过被打成这样的犯人,可见是蔻果果这丫头做的。

    注意到了魏远的目光望了过来,蔻果果挺起胸膛,她又没做什么坏事,根本就不用怕什么。

    魏远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将目光收了回来,面对太子,他有些惭愧,虽然他并不直管这城中地界上的事物,但是既然在朝中为官,就应该为民做事才是,怎么能有了小混混为祸百姓,他还什么都不知情。

    恐怕他的手下也要教育一番了,否则他不会现在也不知情。

    “是我的失职,这就将人带回去,劳烦大公子了。”说着,他伸手召来两个侍卫,将根本爬不起来的三人带走了。

    “我这就告退了,大公子也请快些回去吧,否则时间一长,家中恐怕要担心。”魏远离开之前,还不忘嘱托李泽俞,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见三个小混混终于被官府带走,带走的人还是铁面无私的监司,百姓顿时一阵欢呼,恐怕这三人这辈子都要在牢房中度过了,终于无人来欺压他们了,这一天实在是等的有够久了。

    这突然出现的主仆二人,恐怕是个富贵人物,尤其是那个娇媚的少女。他们本以为这女子要遭三人的毒手,却没有想到她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

    有几个胆大的百姓连忙上前围住二人,脸色涨红,显然是高兴坏了,“真是多谢恩人了,那瘦猴他们欺压我们太久了,我们做梦都恨不得抽他们的筋,剥他们的皮,现在还是姑娘帮我们出了这口恶气。”

    “要谢就谢我们主子吧,我只是个动手的人,不过,下次在遇到这样的事,你们断不可就这样等着被欺负了。”在太子的面前,蔻果果可不敢居功,只能将所有的功劳都推到了李泽俞的身上,也为他挣一个好名声。

    不过,看着这些百姓,她却有些无奈,明明是三个什么都不会的混混而已,他们的人数多多了,这样都任由他们欺负,不肯反抗,实在也是有些够了。

    为首的大嫂叹了一口气,拿出手绢抹泪道,“我们就是一些百姓,那瘦猴他们可是有背景的,之前也不是没有人反抗过,可是全家老小都死了,我们也不敢贸然出头了,生怕遭到那样的下场。”

    “那是一个人,人多力量大,你们若是一群人都去反抗,那即便是力量再小,也能被皇上看到,到时候自然有人会为你们做主。”虽然现在告诉这些人民主,他们也不会明白,但是至少让他们学会保护自己,不要再像这次一样被欺负。

    众人面面相觑,却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连忙应下了。

    谢过了几家摊子送的东西,两人重新往皇宫走去,李泽俞沉默了半晌,才转过头看着蔻果果白净的小脸,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刚才说的话是心中所想?”

    蔻果果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刚才在百姓面前说的话,点了点头,“这是自然,这有什么可说谎的?”

    “没想到你还知道这样的道理。”他从未见过这样有主见的女子,心中对蔻果果的喜欢又多了一分。

    可惜现在并不是表明心意的好时机,附属国的战争一触即发,说不定他还会上战场,还是先等局势平静下来再来向她提亲吧!之前她没能成为自己的太子妃,这次一定不会让他跑掉的。

    蔻果果以为他还会再问些什么,却没有想到他却沉默了下去,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吓得她立刻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毕竟在这个时代,随便说错些什么就是要杀头的。

    两人就这样一路沉默着回了皇宫,进了宫门,李泽俞便去了御书房,询问蔻家的情况,而蔻果果则是百无聊赖地在御花园中转悠,等着太子带消息回来。

    如果她有预知的能力,一定会选择回自己的房间乖乖地等着,然而她并没有那样的能力,也就没有预料大李冰倩同样在御花园中游玩。

    看到蔻果果的脸,李冰倩顿时皱紧了眉头,好心情顿时消失殆尽,冷冷地看着她。

    蔻果果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福了福身子,转身就想离开。可惜李冰倩根本就不会这样轻易地放过她,责难道,“没有想到好几日没见,本公主还以为你能将礼节学的好一些,却还是这样一副样子,今日本公主要是不好好教训你,恐怕改天你就要骑到皇室的头上来了。”

    “公主这话从何说起,难道我刚才没有给公主行礼?这御花园中的人都看到了,公主难道没有看到?”蔻果果不愿意跟她耍嘴皮子,但是也不会任由她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