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无耻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3本章字数:3000字

    容叶柯现在都已经生气了,那她的话还要不要接着说下去呢?蔻果果小心翼翼地瞥着他的脸色,心中有些犹豫。

    看到她这幅像是被吓到了的样子,容叶柯的脸色极其不自然,他清咳两声,按耐住洗心中的怒火,语气冷淡地问道,“你从刚才开始就支支吾吾的,到底想说什么?”

    既然他都已经这么问了,那不如就直接跟他说了好了,只要他主动去找李冰倩说说情,那么她也就不必一直针对自己了。

    想到这里,蔻果果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讨好的笑容,商量道,“师傅啊,你能不能跟三公主说说,让她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了,我跟你之间又没有什么,她何必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你说什么?”容叶柯微微眯起眸子,尖锐的目光像箭一般射向蔻果果,仿佛恨不得在她的身上戳几个窟窿。

    可惜蔻果果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臭脸,还以为他是没明白她刚才说的话,连忙解释道,“三公主喜欢你,见你我的来往稍微亲密了一些,不免吃醋了,你就不能跟她解释解释,就说我只是你的徒弟,让她不要那么小心眼儿吗?”

    可惜容叶柯的重点根本就没有放在李冰倩的身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蔻果果的话上,听完她的话,脸色黑沉得仿佛天上的乌云,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只是你的师傅?我们的关系就这么简单?”

    蔻果果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平常不是他叫嚷着只是她的师傅,怎么同样的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他反而还生气了?

    “不是这么简单难道是什么?我们的关系难道还很复杂吗?这不是你说的吗?我只是你的徒弟,还是你想说我只是你的玩物?”蔻果果直接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这男人最近好像奇奇怪怪的,跟之前不一样了,难道是吃错什么药了?

    容叶柯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虽然他之前一直强调蔻果果只是他的玩物,但是现在听到这样的话从她自己的口中说出来,他反而极其不高兴。

    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怎么简单?有哪个师傅会随时随地地保护在徒弟的身边,生怕她受到任何伤害。

    但是他又不能明确地告诉蔻果果心中的想法,只能暗中生着闷气,冷淡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师徒关系。”

    最后四个字仿佛是从牙关里面挤出来的。

    但是蔻果果却没有注意,她只要听见他承认他们之间的师徒关系就行了,这样就意味着她可以求容叶柯求情了,连忙双手合十,眨巴着眼睛,装出一副可爱的样子,乞求道,“所以,我的师傅看在你的徒儿这样可怜的份上,是不是可以找三公主说明白呢?即使你不喜欢三公主,也不要把我牵扯进来啊,我可是很无辜的。”

    容叶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的样子全是装出来的,丝毫不觉得她有什么地方很可怜,神情越发冷硬,“既然我们只是师徒关系,那我为什么要帮你求情,既然她针对的是你,那么就应该你自己去解决,你见过哪个师傅还要帮徒弟解决这些事的?”

    什么叫做李冰倩针对的是她就应该她去解决?明明造成这一切的是他好不好?蔻果果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似乎不理解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气闷得要命。

    看到蔻果果气呼呼的,像是只吃饱的松鼠一般,容叶柯只觉得心中好受多了,果然他不好受就要让这丫头也难受才能心里平衡。

    蔻果果见到他的嘴角微微勾起,显然就是心情不错的证明,只觉得自己仿佛像是被玩弄了一样,不禁伸出手去,气呼呼地说道,“那你给我解药,只要给我解药,我就能解决三公主的事情了。”

    容叶柯嘴角的笑容一僵,不答反问,“为什么给你解药你就能解决李冰倩的事?解药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只要有了解药,我就不用再留在皇宫,也就不用再忍受李冰倩的刁难了,跑了之后,就算她生气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抓不到我?”

    蔻果果有些得意地说道,如果在皇宫里,她可能不得不向李冰倩行礼,但是如果在皇宫之外,她怎么会搭理她?不沉浸教训她一顿就算好的了。

    容叶柯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从未想到蔻果果的心中原来打的是这样的心思,只要身上的毒一解就要离开吗?那他怎么办?

    是了,她本来对这些皇权的斗争极其厌恶,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是她要逃婚的时候,现在恐怕就是因为有身上的毒的牵制,所以不得不留在皇宫里,做太子的侍卫,听从自己的命令。

    一旦她要是得到了解药,恐怕就会永远地离开这个地方,那他到时候还有什么理由能将她继续留在自己的身边?

    想到这里,从来不知道恐慌为何物的容叶柯居然第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他不想让蔻果果时刻经受毒发的痛苦,但是一想到为她解毒之后,她就会离开,他的心中更是难熬。

    蔻果果见他沉默不语,不知道他心中正在想些什么,于是重复问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我解药?”

    容叶柯低头,看着面前她白皙的小手,只觉得苦涩。亏他还纠结不已,这个傻丫头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恨不得时时刻刻能远离他才好,他为什么要执意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呢?

    他抿紧了唇,沉声说道,“现在不能给你。”

    “为什么?”蔻果果不服气地叫嚷,明明之前说过会给她解药的,她都帮他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还不给她解药?

    “因为给了你解药,你就跑了吧?”容叶柯不拐弯抹角,直接戳中她的小心思,果然看到了她有些心虚的眼神。

    蔻果果心虚的要命,根本不敢看容叶柯的心思,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但是在他眼神的逼问下,还是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容叶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才接着说道,“我要是这么给了你,你直接拿解药跑了,我上哪儿把我的徒弟找回来,那我之前在心上费的心血岂不是都白费了?”

    “怎么会呢?您是我的师傅,我是不会把你忘到脑后的。”蔻果果脸上堆笑,讨好着容叶柯,希望他大发慈悲,将解药给她,不过她的心中完全都不是那么想的。

    等到她拿到解药,他能奈她何,反正到时候她都恢复自由身了,想干什么不行?

    容叶柯才不会那么容易就上当,一看她的笑脸就知道她心中正在打着的是什么主意,摇着扇子,慢悠悠地说道,“这怎么行?这样赔本的买卖,我可是不做的,肯定是要等到你完全忠于我之后,我才会将解药交给你。不过,你要是真想要的话,那也不是没有办法……”

    他拉长语调,吊着蔻果果的胃口。

    蔻果果就像是一只闻到了鱼腥味的猫,只要能给她解药,她做什么都无所谓,连忙抓住他的袖子,仰着小脸,急切地问道,“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出来的吧!!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我肯定都会答应你。”

    “真乖。”容叶柯笑眯眯的,拍了拍她的头顶,笑着说道,“如果你想得到解药的话,就帮我办三件事。”

    “三件事?谁知道这三件事之后,你还会不会再说其他的三件事?你忘了,之前的时候你就指使我去办这个,去办那个,最后还不是没有给我解药?”蔻果果警惕地看着他,不肯相信他说的话。

    “不信算了,你现在只有这一个能得到解药的机会,既然你主动放弃了,那我就不必给你解药了。”说完,容叶柯转身就想离开。

    蔻果果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袖子,他说的没错,她现在也没有任何可以谈条件的机会,她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了一句,“无耻的男人。”

    容叶柯自然听到了,他转过身来,“嗯?”了一声,仿佛在确认自己刚才听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蔻果果一个激灵,连忙说道,“没事,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就行了吧?只有这三件事,三件事之后,就算你还不给我解药,我也不要了,反正现在洛归说不定马上就要攻打蔻家了,那我完全可以从蔻家夫人的手中拿到解药。”

    “好,三件事就三件事。”容叶柯才不害怕她的威胁,按照他的预料,蔻家夫人那么有心计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将解药给蔻果果?这世上但凡能有让她翻身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的。

    蔻果果满意地笑了,容叶柯虽然无耻,而且趁火打劫,但是还算是爽快,她伸出手,说道,“那击掌为誓,你要是违背了誓约,就让你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