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前往战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4本章字数:3002字

    听到蔻果果的话,皇上一脸怒气的看着她,“你好大的胆,敢这么跟朕说话。”

    看到皇上发怒,一旁的李渝俞已经吓出一头汗,赶快上去向皇上求情,“皇上果果她只是一时冲动,还请父皇息怒。”

    一旁的蔻果果却脸不改色,豪气凌然。

    看到眼前的这个弱女子竟然有如此的胆识,皇上心里也不禁的感慨道,世间竟然有这么大胆的女子。

    皇上心里不免对蔻果果刮目相看,这时皇上渐渐收起脸上的愤怒。

    “你要是能说服朕,朕今天就破例让你去。”

    听到皇上的话,李泽俞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蔻果果走上前,条理清晰的说道,“启禀皇上,小人虽然是蔻家的子孙,但是从小便在落归国的附属国长大,以来对那里很有感情,二来,也是想替蔻家赎罪。”

    说完,蔻果果又抬起头,看了眼旁边的太子,说道,“小人还是太子的贴身保镖,还能保护太子的安慰。”

    看到眼前的这个女子不紧不慢的说道,皇上竟然有意佩服起来。

    蔻果果的话句句在理,让皇上没有半点反驳的理由。

    沉默了一会,皇上终于开口说道,“好,朕就让你一同前往。”

    听到皇上的话,蔻果果开心不已。

    一旁的李泽俞也吃惊不已,没有想到父皇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蔻果果和李泽俞异口同声的说道,“多谢皇上。”

    “多谢父皇。”

    ——

    回到房间,看着窗外的天色慢慢的暗下,蔻果果注视着外面,明天就要起兵了,蔻果果心里充满期待。

    正在发呆的蔻果果突然听到脚步声,警惕性的出手防卫。

    “谁?”

    蔻果果抬头一看,原来是容叶柯,这时蔻果果的手已经架在容叶柯的脖子上。

    站在蔻果果跟前的容叶柯开玩笑的说道,“怎么你想谋杀师傅啊。”

    这时蔻果果马上把手从容叶柯脖子上松开。

    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谁让你不吭一声。”

    容叶柯走到桌子前面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品了一口,感叹道,“好茶。”

    听到容叶柯的话,一旁的蔻果果撅着小嘴,打趣的说道,“师傅你现在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品茶吧。”

    被蔻果果看出心思的容叶柯尴尬的笑了一声。

    “哈哈,还是我的徒弟聪明。”

    在容叶柯心里也不清楚,究竟是着了什么魔,今天听说蔻果果要同李泽俞一同出征,就不自觉的来到这里。

    不想被蔻果果看出心思的容叶柯,此时只能尴尬的大笑。

    “师傅你来有什么事?”蔻果果问道。

    正在黑茶的容叶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是说不放心你,特意来看下你,容叶柯肯定说不出口。

    犹豫了半天,容叶柯终于开口说道,“你明天同太子一同出征,千万不要只顾着玩,要保护好太子。”

    想了半天终于找了个理由,容叶柯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听到容叶柯的话,蔻果果一脸的无奈。

    一脸委屈的看着容叶柯,充满怨气的说道,“师傅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啊,还有你就关心下我的安慰。”

    听到蔻果果的话,容叶柯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真实的内心。

    “明天就要出发了,你今天要的休息,师傅就先告辞了。”

    说完,容叶柯有些不舍的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容叶柯又忍不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你要小心。”

    说完,容叶柯转身离开。

    站在一旁的蔻果果好像后面有人在推她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飞快的跑了过去,从身后一把将容叶柯抱住。

    正要离开的容叶柯愣在了原地,抬不动脚步。

    此刻蔻果果心里像有千万只小鹿乱撞一样,失去了理智。

    过了一会,蔻果果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这些失礼,赶忙将抱在怀里的容叶柯松开。

    蔻果果脸上尴尬不已,用手撩了下自己的留海。一脸娇羞的说道,“师,师傅你慢走。”说完,蔻果果用笑声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此刻,蔻果果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觉的没有脸见容叶柯。

    站在门口的容叶柯也胀红了脸,不敢回头。

    停留了几秒,容叶柯没有说话,果断离开。

    看到容叶柯走了以后,蔻果果低着头,一头扎进被窝,“蔻果果,你这是怎么了。”

    对于刚才自己的行为,蔻果果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找了个理由安慰道,“我一定是鬼附身了。”

    蔻果果又再次点头确认,“对没错,一定是。”

    只有这样想蔻果果心里才能平衡一点。想到以后在面对容叶柯,蔻果果就有些不自在。

    ——

    回到家里的容叶柯,内心叶久久不能平静。

    一向不近女色的容叶柯不知道为何,在蔻果果面前完全没有了抵抗力。

    看到容叶柯今晚异常的表现,一旁的容易走过来,好奇的问道,“柯,你今天是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愣了几秒的容叶柯立马否认道,“哪里有,我没事,挺好的。”

    说完,容叶柯走近屋子,想要去倒杯水,却又不自觉的想到刚才的画面。

    连杯子里的水已经溢出来都没有发现。

    滚烫的热水流到容叶柯手上,一旁的容易马上惊叫到,“柯,你小心点。”

    这时容叶柯才意识到,手被热水烫了,立马把手缩了回去,尖叫一声,“啊。”

    一旁的容易看着容叶柯质问到,“你还说没事,你到底怎么了?”

    被容易看出心思的容叶柯马上否认道,“我都说了,没事,你做好你自己的事,瞎操什么心。”

    容叶柯厉声说道,甩手离开。

    看着莫名生气的容叶柯离开,留在原地的容易有些不知所错。

    “真是莫名奇妙,我只是好心的关心。”

    平白无故被容叶柯教训一顿,容易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蔻果果和容叶柯在各自家中,同样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容叶柯索性从床上起来,走到外面,在漆黑的夜里,看着满天的星星,容叶柯心里又浮现出蔻果果调皮的表情。

    想到这里,容叶柯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过了一会,容叶柯立马反应过来,自言自语道,“容叶柯你这是怎么了。”

    容叶柯不停地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说来。心里还是忍不住为蔻果果担心起来。

    ——

    得知太子当兵出征的消息,本就生病的二皇子更是气的大发雷霆。

    “你们这些没有的奴才,都给我滚出去。”李泽州将饭菜打倒在地。

    吓得旁边的丫鬟跪在地上,双腿不停地发抖。

    这时陈岩从外面进来,示意他们离开。

    陈岩慢慢的走近李泽州,轻拍他的肩膀。

    正在气头上的李泽州没有发现陈岩的到来,一把将陈岩的手甩开,怒吼道,“大胆奴才,还不快给我滚。”

    说完,李泽州扭过头,才发现是陈岩,立马收起愤怒的脸。

    这时陈岩低头,将地上的碗筷拾起,轻声的说道,“二皇子息怒。”

    看到陈岩在一旁说风凉话,李泽州挖苦起来,“陈大人好大的度量。”

    对于陈岩没有阻止阻止太子带兵一事,李泽州心里颇有不满。

    对于李泽州自己的怒气,陈岩也是看的清楚,陈岩并没有动怒,仍然保持着礼节,一脸微笑的说道,“二皇子这为可不是一件好事。”

    看到这个时候,陈岩还笑的出来,还在这里说这种话,李泽州更是一肚子气,忍不住说道。“陈大人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

    听完李泽州的话,陈岩“哈哈”大笑起来。

    “臣当然知道,二皇子不要心急,先听臣说完。”

    一旁的陈岩又不紧不慢的说道,“能不能打的了胜仗可不是谁能说的算的,战场上刀剑无眼。”

    说完,陈岩轻挑眉头完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李泽州。

    李泽州皱着眉头,还没有听明白陈岩的意思。

    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一脸兴奋的看着陈岩,“还是陈大人有办法。”

    两人相视一笑,体会到对方的意思。

    李泽州脸上露出狡猾一笑,太子你这下可不能怪做弟弟的我无情,是你自己送上门去的。

    此刻李泽州心情大好,感觉自己的伤病已经好了一般半。

    “以后还仰仗陈大人成大事。”

    听到陈岩的计策,李泽州忍不住拉拢起来。

    两人相视哈哈一笑,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在他们的计划范围之内。

    ——

    次日一早,蔻果果便来到太子的寝宫,同李泽俞一同出发。

    蔻果果已经换上一身的武装,出现在太子面前,看着英姿飒爽的蔻果果,李泽俞差点有些没有认出来。

    现在的蔻果果身上少了女子的柔美,但是却多了几分豪气,让一旁的李泽俞都有些自愧不如。

    “你这身装扮英气逼人,活脱一个俊俏的男子。”李泽俞忍不住说道。

    一旁的蔻果果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低声的说道,“哪里有。”

    “太子我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