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救出太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4本章字数:3007字

    看到容叶柯,已经经受一天一夜折磨的李泽俞激动不已。

    “太子,在下终于找到你了。”

    说完,容叶柯立马将李泽俞手脚上的绳索隔断。

    容叶柯转头拉着太子,“太子我们快走。”

    就在两人刚踏出门一步,看到蒙面人出现。

    “想要走没有那么容易。”

    蒙面人拿起手里的剑,怒对着容叶柯和李泽俞。

    看到蒙面人如此嚣张,容叶柯也不甘示弱。

    迅速将李泽俞保护起来,“太子你小心,这里交给我。”

    说完,容叶柯便拔出腰间的长剑,和蒙面人打起来。

    几招下来,两人不相上下,容叶柯不禁在心里感慨,在这天底下能和自己打这么久的屈指可数,看来这个人不简单。

    就在容叶柯分神保护太子时,蒙面人趁机去偷袭李泽俞。

    见状,容叶柯一个飞身挡了过去。

    刹那间,只见蒙面人的剑滑在容叶柯的胳膊上。

    一旁的李泽俞立马反应过来,立马给蒙面人一掌。

    “柯,你怎么样。”李泽俞担心的说道。

    容叶柯看了一眼伤口,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这下蒙面人彻底将容叶柯激怒了,容叶柯拿起手上的剑,使出全身的功力,果然在蒙面人不是容叶柯的对手。

    看到自己占上风,容叶柯没有恋战,拉着李泽俞救逃。

    “太子我们快跑。”容叶柯担心的说道。

    还好在来的时候,容叶柯在树上做上的标记,很快容叶柯就带着李泽俞逃了出去。

    看到已经将蒙面人摆脱,容叶柯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时容叶柯看着太子说道,“太子,蔻果果已经带着大军赶往附属国,现在他们应该快到了。我们抄近路过去,应该能走到他们前面。”

    听到容叶柯的话,李泽俞努力的点点头,“好,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这时李泽俞才意识到,容叶柯的胳膊上还受着伤。

    看到就要牵马离开的容叶柯,一旁的李泽俞担心的说道,“柯,我们还是休息一下,把你的伤口处理好了再走。”

    听到李泽俞的劝说,容叶柯却摇摇头,一脸淡定的说道,“我没事,我们还是赶路离开这里。”

    看着容叶柯坚定的眼神,一旁的李泽俞也只能听从。

    看着容叶柯胳膊上的伤口,李泽俞心里愧疚不已。

    ——

    眼看再有一天的就要到附属国了,蔻果果心里忐忑不已。不知道容叶柯有没有找到太子,他们有没有赶到。

    越想蔻果果心里越是着急,看着天色已晚,蔻果果命令道,“我们就在此地休息,明日一早出发。”

    听到蔻果果的命令,虽然军中有人不服气,但是无奈蔻果果身上有太子的令牌,他们也只能听从。

    蔻果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的不希望明天的到来。

    深夜,蔻果果在帐中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心里担心不已。

    无心睡眠的蔻果果干脆从床上起来,到外面去转转。

    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好像是在跟自己说话。这时蔻果果心里不禁想起自己在现代的家人。

    突然间看到一颗流星从天空划过,蔻果果激动的立马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对着流星许愿。

    “希望师傅和太子能够平安无事。”蔻果果默默的说道。

    很快,天就微微亮,蔻果果躲在帐篷中不肯出来。

    看到天色已经大亮,蔻果果还没有起来。心急的张副将去帐中寻找。

    看着外面的阳光,蔻果果紧皱眉头,着急直跺脚,“怎么这么快就天亮了。”

    就在蔻果果着急万分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话,“蔻将军,你醒了吗?”

    听到是张副将的声音,蔻果果立马假装的钻进被窝。轻咳一声,说道,“是张副将啊,进来吧。”

    说着,蔻果果便从床上起来。

    这时蔻果果过意表现出无精打采的样子,不停地咳嗽。

    这时一旁的张副将仍然面无表情地说道,“蔻将军我们现在该出发了,就等你一个人了。”

    听到张副将的话,蔻果果故意躲避他的眼神。扶着额头说道,“我头疼,肚子疼,浑身不舒服,我们休息一会再走也不迟。”

    听到蔻果果的话,张副将脸色大便,横眉怒目的说道,“我们要是耽误了战机谁负责?”

    说完,张副将又不屑的看了一眼蔻果果说道,“附属国马上就要到了,到那以后蔻将军随便休息,蔻将军请。”

    撂下这句话,张副将便转身离开。

    无奈,蔻果果也只能跟了出去。虽然蔻果果心里有万般的不愿意,但是张副将说的句句在理,蔻果果也无力反驳。

    蔻果果本想拖延时间,但是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在愚蠢不过的办法了。这时,蔻果果便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懊恼起来。

    ——

    就在这时,容叶柯和李泽俞这边,正骑着马,马不停蹄的往附属国赶去。

    “柯,按照这个进度,我们今天傍晚就能到了。”李泽俞一脸兴奋的说道。

    一旁的容叶柯没有说话,仍然紧锁眉头,一天没有到目的地,容叶柯的心,就无法放下。

    容叶柯心里清楚,他们只能比大不部队先到,要不然蔻果果就麻烦了。

    一想到蔻果果,容叶柯心里就无法安心。

    一天一夜,容叶柯和李泽俞都没有休息,终于看到了附属国的城池,这时容叶柯心里才稍稍的安心。

    “太子,臣就告辞了。”

    把李泽俞送到城门下,容叶柯才说道。

    听到容叶柯的话,李泽俞吃惊不已,一脸惊讶的看着容叶柯说道,“什么,你要走?”

    说完,李泽俞又拉着容叶柯的胳膊说道,“你不防留下来,帮助我,还有你的伤口还没有好。”

    听到李泽俞的话,容叶柯立马推辞起来,“太子,恕在下不能从命,至于在下的伤,不碍事。”

    容叶柯一脸坚定的说道。

    看到容叶柯如此的推辞,李泽俞也不甘再多说什么。

    这时李泽俞一脸感激的看着容叶柯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强留,谢谢你的救命之恩,等回到落归国我们在聚。”

    “太子,保重。”容叶柯双手抱拳。

    说完,便潇洒的离开。

    看着容叶柯洒脱的背影,李泽俞心里感激不已。

    ——

    带着伤,容叶柯又返回落归国。在回去的途中,容叶柯看到蔻果果所带领的部队。

    看到他们还没有赶到,容叶柯才安心。

    远远的看着蔻果果的身影,容叶柯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你一切平安。

    注视着蔻果果的背影,直到在自己眼前消失。

    “驾。”容叶柯拿起手里的皮鞭,在马背上狠狠地抽了一下,飞快离开。

    回到家中,容易立马迎了过来,“柯,这几日你去哪里了?”

    听到容易的话,容叶柯没有机会,将自己手上的马栓好。

    对于容叶柯的沉默寡言,和对自己的无视,容易早已经习惯。

    看到容叶柯牵着马,容易已经猜到,他肯定又是出远门了,既然容叶柯不愿意说,容易也识趣的没有多问。

    就在容易转身准备离开时,才主意道容叶柯胳膊上的伤口。

    一旁的容易大声的惊叫起来,“柯,你的胳膊是怎么了?”

    看到容易大惊小怪的样子,容叶柯一脸冷漠的说道,“只是一点皮肉伤,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对医术精通的容易注视着容叶柯胳膊上的伤口,一眼就察觉到,没有那么简单。

    这时容易立马走到容叶柯身边,一把将容叶柯的胳膊拿起,仔细的查看。

    看到容易大惊小怪的样子,容叶柯说道,“就是一点皮外伤,我没事。”

    说着,容叶柯就从容易手里挣脱开。

    这时,容易呆呆的看着容叶柯,脸色大便,过了半天才从嘴里说道,“柯,这几天你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

    看到容易奇怪的样子,容叶柯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没有。”

    听到容易饿柯的话,容易仍不放弃,继续问道,“你有没有觉的有时候身上没有力气,有时会觉的胸口发闷。”

    听到容易的话,容叶柯努力的回想,他说的情况还真有,也就是从昨天开始,这时容叶柯点点头,一脸好奇的看着容易说道,“你怎么知道?”

    看着脸色发白的容易,直觉告诉容叶柯,应该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一脸惊愕的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易?”

    看着容叶柯的脸,过了一会,容易才缓缓的从嘴里说出,“柯,你中毒了。”

    容易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这种毒一般两天后才会发作,中毒着不会有任何的察觉。”

    听到容易饿话,容叶柯又回想起和蒙面人交战时的情景,现在回想下,分明记得蒙面人的刀落在下了胳膊上时,露出诡异的笑容。

    看来自己真的是大意了,这个蒙面人果然不简单,要不是容易发现,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察觉。

    这时容叶柯问道,“可有办法医治?”

    此刻,只见容易摇摇头叹息到,“哎,这种毒我也是第一次见,以前只是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