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出手相救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4本章字数:3002字

    虽然蔻果果心里有万般的不愿意,但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只能接受。此刻,蔻果果才懊悔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改掉着冲动的脾气。

    蔻果果心里忍不住感慨道,真的是冲动害死人啊。

    此刻蔻果果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

    过了许久,还没有感觉到疼痛,蔻果果心里想到,不会是自己已经死了吧,现在才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蔻果果紧闭双眼,不敢睁开。

    这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喂,你在干嘛。”

    听到这个声音,是无比的温柔,又这么的熟悉,这里该不会就是天堂吧。

    这时蔻果果努力的将眼睛咪起一条缝,偷偷的看着外面。

    “你在想什么呢。”

    突然蔻果果感觉的什么东西敲在自己头上,感觉到一阵疼痛的蔻果果尖叫起来,“疼。”

    自己能够感觉到疼痛,这么说自己还没有死。

    睁大眼睛,蔻果果看到是容叶柯站在自己面前。

    蔻果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有些不相信的蔻果果伸手拧了一下容叶柯的胳膊,能够摸到他,他是真人。

    看到蔻果果怪异的举动,容叶柯一脸嫌弃的看着她,说道,“你在干嘛?”

    确定自己还活着,此刻蔻果果一脸的兴奋,一把将容叶柯搂在怀里,撒娇的说道,“师傅,太好了,我还没有死。”

    看到蔻果果在自己怀里撒娇,容叶柯自然保持着一贯的高冷,一脸嫌弃的将蔻果果推开,“你现在活的好好的。”

    说完,容叶柯从衣袖中掏出一个药丸,放在蔻果果眼前,“把这个吃下去。”

    看着容叶柯手里的药,蔻果果感动不已,“师傅。”

    看到蔻果果深情的注视着自己,容叶柯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不想活了,快吃了它。”

    原来容叶柯这次过来是特意来给自己送解药,蔻果果心里清楚,他心里还是关心自己的,但是为什么在自己面前总是表现不屑的样子。

    蔻果果一脸开心的拿过解药,说道,“谢谢师傅。”

    说完,蔻果果就马上把药吞了下去。

    吃下药,蔻果果瞬间觉的神清气爽,舒服多么。

    这时蔻果果才问道,“对了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蔻果果的问话,容叶柯没有立马回答,让自己说出是专门来给她送药的,容叶柯可是打死也说不出口。

    蔻果果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到容叶柯,等待着他的答案。

    过了一会,容叶柯含糊其辞的说道,“我是来找太子的,刚好看到你,顺便就把你救了。”

    听到容叶柯的解释,蔻果果脸上有些失落,只是低声的奥了一声。

    ——

    落归国军营中

    得知蔻果果一个人去追蔻家军,李泽俞担心不已。

    “快,派人去找蔻果果,不能让她出任何的意外,快,快去。”李泽俞心里如焚,大声的喊到。

    虽然蔻果果武功高强,但是对方人多,蔻果果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此刻,李泽俞在营帐中踱来踱去,不停地祈祷,蔻果果千万不能有事。

    将蔻果果救出来,容叶柯便说道,“我我们走吧。”

    这时蔻果果兴奋的跑到前面,看着容叶柯说道“师傅,我来给你带路。”

    走到半路,蔻果果和容叶柯刚好遇到前去营救她的将士。

    看到蔻果果没事,大家才安心。

    在蔻果果的带领下,容叶柯来到军营中。

    看到蔻果果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李泽俞激动不已。

    “果果太好了,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李泽俞走上去,紧紧的将蔻果果的双手搂住。

    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的意思的蔻果果赶忙笑着说道,“太子,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这时蔻果果又转头说道,“对了,太子你看谁来了。”

    蔻果果从李泽俞眼前离开,看到容叶柯就站在门外。

    看到是容叶柯,李泽俞激动不已,“柯,你怎么来了,真是太好了。”

    李泽俞又转头向旁边的蔻果果吩咐道,“果果,你去沏壶茶,我要和你师父好好聊聊。”

    听到李泽俞命令的口气,蔻果果心里只能感叹道,真的不愧为太子,刚才还对自己那么辛勤,现在转脸就变了。

    ——

    将茶水送到礼物的俞营帐中,看着李泽俞和容叶柯相谈甚欢,已经早早的将自己抛到脑后,蔻果果只能无奈的离开。

    本来还想跟容叶柯说几句话,但是看到李泽俞抓着容叶柯不放,蔻果果知道这次自己又没有机会了。

    回到自己的营帐中,蔻果果觉的有些无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的男儿装扮,自己都差点没有认出自己。

    在21世纪,蔻果果是一个多么臭美的姑娘,现在在看看镜子中,这个邋遢的人,蔻果果都难以相信,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

    就在这时,蔻果果突然看到镜子里出现容叶柯的身影,蔻果果刚才阴沉的脸,立马挂上微笑。

    蔻果果赶忙扭过头,看着容叶柯惊喜的说道,“师傅,我以为你又走了。”

    对于蔻果果来说,早已经习惯了容叶柯的不辞而别,没有想到这次容叶柯竟然没有离开。

    看到容叶柯仍然面无表情,慢慢的靠近蔻果果,突然从腰间掏出一个瓶子,递在蔻果果眼前。

    蔻果果本能的接了过去,拿着小瓶上下打量起来。

    瓶子很是精巧,上面的花纹也很精致,蔻果果忍不住想到,这要是拿到现代,肯定能够卖一个好价钱。

    虽然蔻果果是第一次见这种瓶子,但是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在古代向这种瓶子一般都是放解药或者毒药的。

    莫非这时容叶柯给自己的解药,接过瓶子蔻果果激动不已,自己期待已久的解药终于到自己手中。

    这时容叶柯突然开口说道,“这里面是你身上毒的解药只有几颗,要是剩下的我没有来的急给你,你就去找容易。”

    已经确定这个瓶子里是解药,蔻果果却开心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自己期待已久的解药就在自己手上,心里却有些失落。

    看着容叶柯略带忧伤的语气,蔻果果开口道,“师傅,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直觉告诉蔻果果,容叶柯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这个解药自己问容叶柯要了很多次,都没有给,现在却莫名的给自己,蔻果果心里有些不安。

    听到蔻果果的话,容叶柯故意回避她的眼神,深吸一口起,打趣道,“你要是不想要就还给我。”

    说完,容叶柯故意伸出手去拿。

    这时蔻果果立马躲了过去,笑着说道,“师傅,既然给我了就不能反悔。”

    拿着手里的药,蔻果果开始把玩起来,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容叶柯可能是良心发现,才将解药给自己。

    这时容叶柯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看到容叶柯转身离开,蔻果果有些不舍的将他叫住,“师傅,你这就要走了。”

    听到蔻果果的话,容叶柯没有回头,这时容叶柯突然感觉自己胸口发闷,他知道,又是病毒发作了。

    要强的容叶柯不想让蔻果果自己中毒的事,也不想让太子知道。

    容叶柯忍着疼痛说道,“你自己要小心,我走了。”

    说完,容叶柯便马上离开,怕自己再多呆一秒就被蔻果果发现自己中毒的事。

    看着容叶柯匆匆离开的背影,蔻果果撅着小嘴说道,“每次都是这么着急。”

    容叶柯捂着自己的胸口,踉踉跄跄的骑上马,向落归国奔去。

    ——

    终于到了自己家里,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容叶柯自己都不知道。

    来到门口,没有等容叶柯下马,就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清晨天微凉,大街上没有人发现有人晕倒。

    早上起来,容易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右眼皮不停地跳。

    去弄草药也不小心将手划破,心神不宁的容易决去寺庙上香。

    自从容叶柯不必而别,容易心里就总是忐忑不安。

    这已经是容叶柯走的第三天了,还没有他的一点消息。凌虚子也走了有七八天了,也没有一点音讯,越想容易越觉的不安。

    走到门口,容易推开门看法容叶柯就躺下门口。

    容易赶忙走过去,将容叶柯扶起,“柯,你这是怎么了?”

    叫了半天,容叶柯仍然没有反应,容易赶紧给他把脉。

    容叶柯身上的毒又发作了,容易将容叶柯背到房间,端来药,喂容叶柯喝下。

    过了一会,看到容叶柯慢慢的睁开眼睛,容易激动不已,赶快跑过去。

    “柯你感觉怎么样。”容易关心的问道。

    这时容叶柯艰难的从床上做起来,看着容易说道,“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易。”

    看到容叶柯没事,容易脸上才缓和一下。

    “你怎么这么任性,随意的跑出去,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容易心急的责怪起来。

    看着容叶柯生无可恋的样子,容易又说到,“我们要相信凌虚子,他一定可以将“向阳花”带回来你的也一定会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