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保住孩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4本章字数:2997字

    听到大臣的话,皇上立马脸色大便,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这时这位大臣又不识趣的说道,“还请皇上定夺。”

    本来皇上可以趁此机会将太子李泽俞废掉,但是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派去战场,皇上心里犹豫起来。

    就在这时,一旁的尚书大人又上前说道,“各位有所不知,刚从前线传来消息,不日前太子打了胜仗,还请皇上过目。”

    说完,便将奏折奉上。

    站在尚书大臣旁边的陈岩已经脸色发绿,本来想趁着这次机会把太子李泽俞拉下马,没有想到他竟然来了个大逆转。

    此刻站在大殿上的皇上犹豫了片刻,说道,“看了太子并没有负朕所托。”

    听到皇上的这番话,方才那位参太子一本的大臣也是哑口无言。

    ——

    下了早朝,陈岩便行色匆匆往二皇子李泽州府里赶去。

    二皇子李泽州的腿上已经好了一半,但是行动起来还是有诸多的不便。

    就在陈岩赶到时,刚好看到蔻云歌在二皇子寝宫中。

    听到他们的吵闹声,陈岩便识趣的站在门外等候。

    “夫君,还是我来喂你喝药把。”蔻云歌捏着嗓子,谄媚的说道。

    一旁的李泽州对蔻云歌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见状蔻云歌没有放弃,依然面带笑容,手里端着汤药,挺着大肚子走了过去。

    “夫君,快喝下吧,一会这碗药就要凉了。”说着,蔻云歌便慢慢的向李泽州靠近。

    半躺在床上的李泽州本来心里就不顺畅,现在看到蔻云歌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心里更是烦闷。

    蔻云歌走到李泽州床前坐下,低眉笑眼的说道,“来二皇子,臣妾来伺候你。”

    看着蔻云歌慢慢的向自己靠近,听到她的声音,李泽州终于忍无可忍,一脸怒气的看着蔻云歌。

    突然李泽州将蔻云歌手里的药打倒在地,一旁的蔻云歌被吓了一跳。

    这时蔻云歌依然没有放弃,一脸委屈的看着李泽州,温柔的说道,“夫君你这是怎么了?是臣妾哪里做的不好吗?”

    看到蔻云歌不断的讨好李泽州,连自己的自尊心都可以不要,没有想到还是对自己这么冷淡。

    看着自己的夫君,蔻云歌觉的是无比的陌生,自从自己怀孕以来,李泽州就没有去看过自己,蔻云歌本想趁着这次机会,在李泽州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

    从小出身低微的蔻云歌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的侮辱,这时蔻云歌只是冷笑了一下。

    蔻云歌知道自己一定不能放过这次机会,要是这次认输了,以后恐怕就再没有机会再皇附抬起头。

    擦干眼角的泪水,蔻云歌脸上又挂起笑容,“夫君你这是怎么了,消消气。”

    说着,蔻云歌便往李泽州身上靠过去。

    正在气头上的李泽俞一把将蔻云歌推倒在地。

    只听见耳朵旁传来一声惨叫,李泽州现在有些懊悔,虽然对蔻云歌没有感情,也是在利用她,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自己的骨肉。

    这也是李泽州的第一个孩子,要是孩子就这么没有,李泽州肯定会心里不安。

    李泽州伸出手,想要去将蔻云歌扶起,但是自己腿不方便,又碍于自己的面子,李泽州只是冷冷的说了句,“你没事吧。”

    看到李泽州冷漠的样子,蔻云歌感到心灰意冷。

    这时蔻云歌马上摸着自己的肚子,自己的孩子千万不能有任何意外。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蔻云歌大声的尖叫起来。

    一会便看到大夫,李泽州交代到,“好好的给侧妃医治,一定要保住孩子。”

    “微臣罪命。”

    说完,便看到蔻云歌被带了出去。

    看到蔻云歌从自己身边经过,陈岩低下头,走进李泽州的房间。

    此刻心情郁闷的李泽州并没有发现陈岩的到来。

    看到李泽州在床上发呆,陈岩行礼说道,“二皇子。”

    听到陈岩的话,李泽州才反应过来。

    “陈大人你来了。”李泽州淡淡的说道。

    看着李泽州阴沉着脸,本来陈岩想和他商议太子的事,但是又忍住没有开口。

    站在边上的陈岩感觉有些尴尬,这时李泽州问道,“陈大人有何事但说无妨。”

    到了嘴边的话,陈岩又不知该怎么开口,支支吾吾的说道,“二皇子,那臣就回禀了。”

    说完,陈岩又继续说道,“今天在早朝上听闻太子他在前线立了大功。”

    听到陈岩的话,刚才蔻云歌的事已经抛到脑后。

    李泽州立马问道,“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李泽州脸色阴沉,心里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旁的陈岩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上前说道,“臣倒是有个注意?”

    听到陈岩的话,李泽州两眼放光,充满期待。

    “陈大人快快说来。”李泽州客气的说道。

    眼下李泽州只能依靠陈岩,在朝中巩固自己的地位。

    这几年陈岩也确实帮了李泽州不少,所以对于陈岩,李泽州对陈岩一直恭敬。

    一旁的陈岩嘴脸上扬,脸上露出一丝邪笑,“臣派去监视太子的探子回报,在军中已经有人早就对太子和那蔻果果不满,不如我们找个机会,趁机拉拢这些人。”

    说了一半,陈岩看了眼一旁的李泽州又继续说道,“这场仗太子只能败不能赢。”

    听到陈岩的话,李泽州不停的点头,觉的他说的很有道理。

    躺在床上的李泽州恨自己受了伤,要不然这次立功的机会肯定就是自己的。

    “好,一切听从陈大人的安排,有劳陈大人了。”李泽州恭敬的说道。

    这时站在一旁的陈岩欲言又止,想要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

    一旁的李泽州看出来,问到,“陈大人还有什么事,尽管说。”

    听到李泽州的话,陈岩才松了一口,说道,“不知道二皇子对蔻云歌要怎么处置?”

    说完,陈岩稍稍的看下李泽州,观察他的反应。

    听到蔻云歌这个名字,李泽州开始犹豫起来。

    为官多年的陈岩会问起蔻果果并不是一时起兴,陈岩将自己后半生的赌注都压在李泽州身上。

    所以,陈岩允许李泽州又一点的失误,包括他的后宫。

    这个蔻云歌是蔻家的人,而且出身卑微,对二皇子成大事,没有一点帮助,对二皇子李泽州娶这个蔻云歌,陈岩早就有意见。

    过了一会,李泽州说道,“我明白陈大人的顾虑,陈大人放心好了,只要她生下这个孩子,我立马就废了她,只是现在,哎。”

    话没说完,李泽州就哀叹一声,不知道这次孩子能不能保住。

    想到这里,李泽州脸色憔悴。

    这时一旁的陈岩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二皇子,那臣就先告退了。”

    说完,陈岩便转身离开。

    ——

    此时,蔻云歌这边大夫正在给她把脉。

    躺下床上的蔻云歌不停的大喊道,“大夫,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一定要救我的孩子。”

    站在一旁的小月,脸上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片刻过后,小月立马走到蔻云歌跟前,拉着她的手,假意的说道,“小姐你放心好了,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这时大夫起身,看着躺在床上的蔻云歌说道,“启禀娘娘,您肚子的孩子没有事,只是受了惊吓,在下给开上几副药,在附上好生的休养就是。”

    听到大夫的话,蔻云歌才缓了一口气。

    这个孩子对蔻云歌来说,真的太重要了,不能够就这么轻易的失去这个该子。

    想到这里,蔻云歌心里又是一阵凉意,没有想到李泽州会这么对自己,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这可是他的亲生骨肉。

    看到大夫走后,蔻云歌的眼泪夺眶而出。

    看到自己的主子在哭,一旁的小月赶快上去安慰,“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孩子没事你应该高兴才是。”

    听完小月的话,蔻云歌发出一声冷笑,“哼,让我怎么高兴,他的父亲差点要了他的命。”

    坐在床上的蔻云歌摸着自己的肚子,眼里框发红,哽咽的喊到。

    看到蔻云歌如此激动,吓得小月马上退下去,不敢再说话。

    摸着自己的肚子,蔻云歌无法入睡,本来已经下定决心,要让这个孩子来扳倒蔻果果,却没有想到蔻果果谈过了一节。

    现在蔻果果跟着太子去战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的变大,蔻云歌倒是希望,蔻果果能够晚些回来,让自己平安的将孩子生下来。

    或者说,蔻果果干脆就别回来。

    想到这里,蔻云歌才恍然大悟,让蔻果果死在战场上,这是再好不过的结局,自己怎么没有早点想到。

    蔻云歌现在知道自己的处境和实力,在这皇宫中无权无势,让她自己对付蔻果果还真是有些吃力。

    这时蔻云歌想到了李冰倩,和公主合作,现在蔻云歌也只有这么一条路。

    想到这里,蔻云歌顾不得自己的身体,带着小月立马往公主府赶过去。

    “小月,陪我去公主府。”蔻云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