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搅乱军营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5本章字数:2998字

    听到太监的话,李泽俞发怒,立马站起来。

    “什么,这个三妹真是太任性。”说完李泽俞便站起来,亲自向着太医院走去。

    看到是太子驾到,太医院的人吓的马上跪下来。

    “你们好大的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太子。”李泽俞不怒自威的样子,吓的太医院的人马上跪下。

    下跪的一个太子战战兢兢的说道,“小人不敢,是是三公主她。”

    没有等太医把话说完,李泽俞便一脸怒气的岁说道,“本太子的话就不用听了。”

    看到李我俞发怒,跪在地上的太医立马慌忙说道,“小人不敢不敢,这就去。”

    说完太医便往蔻果果的房间跑去。

    看着躺在床上浑身发抖的蔻果果,李泽俞着急不已,“果果她怎么样。”

    李泽俞一脸担心,看到李泽俞为自己担心,蔻果果很是感动。

    这时蔻果果脑中又浮现出容叶柯的身影。

    “蔻姑娘是受了风寒,千万不能着凉,多休息,小人开几副药,几日便好。”

    听到太医的话,李泽俞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李泽俞转头看向蔻果果,一脸宠溺的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看着李泽俞这张温柔的脸,蔻果果点头示意。

    临走之前,李泽俞又特意的向太医和宫女交代,好好照顾蔻果果。

    看着李泽俞离开,蔻果果从床上做起来,因为容叶柯又一次不告而别,让蔻果果总觉的不安心。

    ——

    这时容叶柯已经来到和野国,回到住处容叶柯没有来的及休息,就急忙的出去。

    刚要出门的容叶柯被容易撞个正着。

    看到容叶柯回来,容易激动不已。

    “柯,你回来了。”容易一脸激动的说道。

    这时容叶柯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只是微微的点头,向容易示意,撂下一句话,“我有急事,回来我们在说。”

    说完便匆匆离开。

    看着火急火燎的容叶柯,一旁的容易摇头叹息。

    “我有事给你说。”

    对于容易的话,容叶柯更本就没有听到。

    此刻容叶柯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

    只见容叶柯匆匆的赶到一家酒管,店小二将容叶柯带入一间包房。

    来到包房,容叶柯警惕性的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危险,才小心翼翼的坐下。

    “各位辛苦了。”

    容叶柯放下刚才的警惕,向在做的各位示意。

    看到容叶柯行礼,其他的四个人赶忙站起来,客气的说道,“六王爷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原来容叶柯这么着急就是为了会见和野国的大臣。

    这几个人都是容叶柯在这里认识的高官,之前能让和野国的三皇子顺利的继承皇位,就是多亏了这些人的帮忙。

    这时容叶柯便从胸口掏出一封信。

    “各位大人,在下还有一件事让你们帮忙。”容叶柯礼貌的说道。

    听到容叶柯的话,在做的四位立马说道,“六王爷请说。”

    这时容叶柯将手里的信举起,谨慎的说道,“这封信,还得麻烦几位上奏给皇上。”

    他们四位面面相觑,说道,“请六王爷放心。”

    将信交给他们以后,容叶柯这才安心。

    现在距离自己的计划越来越近,就只用等消息了。

    “多谢,在下告辞。”

    说完容叶柯便小心翼翼的离开。

    ——

    回到住处,容叶柯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着容叶柯神清气爽的样子,容易已经猜到,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柯,现在看来你心情大好啊。”

    慢慢走过来的容易,一脸微笑的说道。

    心情大好的容叶柯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容易,突然想起来刚才容叶的话。

    “你刚才说有话给我说?”容叶柯问道。

    “亏你还记得。”容易调侃一句,又继续说道,“你走了以后,在这和野国城中,开始大量的招纳士兵。”

    听到容易的话,容叶柯沉思起来。

    对于和野国和落归国的狼子野心,容叶柯一直都清楚,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快。

    不行,自己一定要做些什么。

    想到这里,容叶柯心里好像又有了什么主意。

    这时容叶柯一脸怪笑的看着容易,看着容叶柯的眼神,容易便知道,肯定又要打自己的主意。

    察觉到不妥的容易立马摇头说道,“不不,你别想打我的注意。”

    对于容易的反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看着容易,容叶柯说道,“这次还真的要你的帮忙。”

    说着便拉着容易出去,“不要啊。”只听到一声哀嚎声。

    看到容易紧张的样子,容叶柯安慰道,“你放心好了,没有任何危险,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看着容叶柯一脸得意的样子,容易心里还是有些发麻。

    ——

    一会的功夫,容叶柯便拽着容易来到和野国的军营中。

    不知所以得容易担心的问道,“这是哪里?”

    说完容易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到军队在这里驻扎,容易心里更有不好的预感。

    看着这里这么多的部队,容易指着小声的说道,“你该不会是。”

    此时两个人四目相对,心领神会。

    “你说的没错,去吧。”容叶柯一脸轻松的说道。

    这时容易一脸无辜的看着容叶柯,“那你呢?”

    这时只听见容叶柯“哈哈”笑了两声,“我在这里接应你。”

    说话的功夫便把容易给推了出去。

    这时穿着军装,手里拿着长剑的两个人走的过来,指着容易喊到,“你站住,干什么的?”

    心里紧张的容易只能故作镇定,但是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的打颤。

    容易只能硬着头皮,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是朝廷派来的军医,现在天气转凉,是感染风寒的季节,大将军派我来给大家发药。”

    说完容易便心虚的马上将头低下。

    这时两名士兵不停地打量容易,看的容易更加紧张。

    才一会的功夫,感觉像是过了几个时辰。

    打量一番以后,两名将士疑惑说道,“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这时容易不假思索的说道,“宫里的宋太医有事,就派我来了。”

    还好之前进攻给皇上看过病,要不然就穿帮了。

    这时两个士兵终于解开疑惑,“太医请。”

    听到这句话,容易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吓得容易已经满头大汉,幸好自己机灵要不然就穿帮了。

    这时容易忍不住在心里骂到,“你个该死的容叶柯,回去再跟你算账。”

    看到容易被士兵带进去,容叶柯脸上露出邪魅一笑。

    来到军营中,两个士兵将容易带到药房。

    容易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开始找药。

    边找嘴里不停地嘀咕到,“容叶柯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说着突然看到一个人出现眼前,吓的容易后退几步,差点叫了出来。

    “虚,是我。”

    看到容叶柯站在前面,捂着容易的嘴。

    容易一脸吃惊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这时看到容易一脸得意的从衣袖中掏出一个药瓶,“我来给你送东西。”

    看着容叶柯手里的药,两人相视一笑。

    给将士们熬的药终于弄好,最好容叶柯在里面倒入手里的药,“大功告成。”

    听到有人进来,容叶柯马上躲了起来。

    躲在药材后面的容叶柯,看到他们将药抬了出去,才从里面出来。

    看着容叶柯,容易一脸着急,“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找个机会离开,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只听到“嗖”的一声,容叶柯已经消失不见。

    “喂喂。”容易伸手想要将容叶柯抓住,已经来不及。

    这时容易只能硬着头皮出去,笑容尴尬的看着军官,“小人就先告辞了。”

    说完容易给便低着头,匆匆赶路。

    刚迈出几步,就被叫住,容易皱着眉头,不情愿的转过身。

    “谢谢了军医。”

    听到这几个字,确认没事,容易才放心,一路小跑离开。

    “我们赶快走,站在离发作还有一段时间。”容叶柯看到容易从里面出来,才现身。

    对于刚才自己的举动,身无缚鸡之力的容易给,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刚才吓死我了。”容易还是忍不住抱怨起来。

    现在回想下,心脏还在跳个不停。

    “哈哈,你这不是好好的。”容叶柯一脸嘲笑的说道。

    片刻的喜悦之后,容叶柯又皱起了眉头。

    看着容叶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容易好心道,“怎么了柯?”

    只听到容叶柯发出一声哀叹,“这次计划如果没有成功,我们南山国的百姓就要遭殃了,我的心始终不安。”

    看着容叶柯满脸愁容,容易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

    在容叶柯心里,一直将南山国的百姓放在心里。

    为了整个南山国的安危,容叶柯不惜放下自己王爷的身份,来到陌生的国家。

    容叶柯为国家,为百姓所做的一切,让人动容。

    ——

    很快,落归国想利用和野国,将南山国攻下,然后坐享其成的事,已经在和野国朝中传开。

    听到这个消息,容叶柯开心不已。

    容叶柯也已经派人在落归国那边放出同样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