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失落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5本章字数:3005字

    听到蔻果果对自己的不满,李冰倩指着她,大怒道,“蔻果果你说什么?”

    伸出舌头朝着李冰倩做了鬼脸,不屑的说道,“我什么也没有说公主,您听错了。”

    气的李冰倩心里直发抖,但是在太子府里,又不敢对蔻果果做什么。

    这时李冰倩冷笑一声,靠近蔻果果,一脸邪笑的说道,“这次容公子回来,又给我带东西,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奥,我想起来了,容叶柯是你师傅,怎么他回来就没有告诉你呢?”

    李冰倩故意在蔻果果面前说这些,想要将蔻果果炫耀。

    听到李冰倩,蔻果果心里惊讶不已。

    容叶柯回来了?他并没有告诉自己。

    一旁的蔻果果看出李冰倩的心,扬起嘴角,“师傅告不告诉我关你什么事?”

    蔻果果的反应出乎李冰倩的意料,觉的颜面扫地的李冰倩只好离开。

    看着李冰倩的背影,蔻果果看了眼李泽俞,两人无奈的对视一笑。

    对于李冰倩的突然出现,李泽俞也感到意外。

    看到李冰倩离开,李泽俞才问道,“果果你师父回来了,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只见蔻果果一脸无辜的看着李泽俞,说道,“他回来的事我也不知道。”

    “这个容叶柯也真是。”李泽俞说完,转头看向蔻果果又说道,“走,去找你师父去。”

    蔻果果不自觉的像后退了几步,低着头,一副有心事的样子,说道,“太子我就不去了。”

    看着蔻果果一脸为难的表情,继续的俞也不好勉强。

    “好吧,那我就自己去,你留在宫中。”这时李泽俞又故意凑近蔻果果,“等我回来。”

    看到李泽俞突然的靠近,吓的蔻果果神情紧张。

    看到蔻果果害羞的样子,李泽俞却大笑,在他眼里,这样的蔻果果更可爱。

    留下蔻果果一个人,撅起小嘴,埋怨道,“死容叶柯回来了也不说声,走了也不说声,我才不去看你呢?”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在心里,蔻果果还是想去见容叶柯。

    ——

    对于太子李泽俞的到来,容叶柯有些出乎意料。

    本来对太子没有什么敌意,但是自从知道落归国要联合和野国攻打自己的国家,容叶柯从心里对李家的人有些蔑视。

    看到李泽俞过来,容叶柯心里没有了以前的热情。

    “容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李泽俞满脸笑容的走过去。

    面子上容叶柯也只能笑脸相迎,“在下也是刚回来,哪里敢打扰太子。”

    从李泽俞进院子的那一刻,容叶柯的眼睛就一直往外面瞅着,好像在确定还有没有其他人。

    看到容叶柯不时往外看,李泽俞问道,“容兄你还有其他的客人吗?”

    听到李泽俞的话,容叶柯才立马回过神来,故作镇定的说道,“没有,太子请。”

    “来人,上茶。”

    这时容叶柯又看向李泽俞问道,“太子今日过来可是有何事?”

    只见李泽俞放下茶杯,哀叹一声,道,“容兄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发生了许多的事。”

    这时容叶柯也故作疑惑的问道,“是吗,太子不防说来听听。”

    李泽俞缓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和野国突然对我国发兵,现在我国损失惨重啊,二皇子奉命去迎战,但是这和野国兵强马壮,怕是两国都不会讨到什么好处。”

    听到李泽俞的这番话,看着他一脸愁容的样子。

    容也可端起茶,会心一笑,这正是容叶柯所想看到的。

    这时容叶柯在心里想到,有今天的结果,都是你们落归国自己找的,怪不得别人,这是罪有应得。

    过了片刻,容叶柯放下手里的茶杯,故作关心的说道,“太子不必担心,我落归国实力雄厚,相信不会让那和野国太过嚣张。”

    听到容叶柯的这番话,李泽俞叹了口气,说道,“但愿吧。”这时李泽俞话锋一转又问道,“容兄这些日子都去哪里了?”

    容叶柯眼睛一转,说道,“哎,我能干什么,就是生意上的事,就出了趟远门。”

    说完容叶柯有些心虚的又将茶杯端起来。

    “对于太子,那那个迷糊的徒弟可有给你添麻烦?”容叶柯故意问到,想趁机知道蔻果果的消息。

    听到有人提蔻果果,李泽俞脸上就露出一副宠溺的笑容。

    “容兄说笑了,怎么会,她帮了我不少忙,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李泽俞脸上一脸幸福的笑容。

    “喜欢”听到从李泽俞嘴里说出这两个字,容叶柯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

    还没有等容叶柯过多的想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时就听到李泽俞的声音,“实不相瞒,我今天来还真有一件事想要请容兄帮忙。”

    说完李泽俞有些害羞的低着头。

    这时容叶柯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太子请说。”容叶柯脱口而出。

    坐在一旁的李泽俞只是傻笑着,变天没有说话。

    过了只会才害羞的说道,“我对蔻果果很是爱慕,所以想让容兄给我们牵线搭桥。”

    听到李泽俞的话,容叶柯将嘴里的茶喷了出去。

    “咳咳。”

    看到容叶柯被茶水呛着,李泽俞走过去给他拍背,“容兄你没事吧。”

    “没,没事,刚才不小心。”容叶柯慌忙说道。

    “这件事还请容兄多多帮忙了。”李泽俞从座位上起来,容叶柯行礼。

    一脸惊慌失措的容叶柯看到落归国的太子给自己行礼,赶紧将他扶起。

    “太子,这万万使不得。”说完,容叶柯叹一声气,“好吧,我尽量但是成不成,我就不能保证了。”

    听到容叶柯松口,这件事一定十拿九稳,李泽俞终于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太好了,果果最听你的话,只要容兄肯帮忙,就一定没有问题。”李泽俞感激的说道。

    听到李泽俞的这番话,容叶柯脸上只能挤出尴尬的笑容。

    “容兄,我就先告辞了。”走到门口,李泽俞又回过头,特意交代到,“别忘了我的事。”

    看着李泽俞的背影,容叶柯瘫坐在椅子上,突然间觉的心里发慌。

    “我这是怎么了。”容叶柯摸着自己的胸口问道。

    就在容叶柯失魂落魄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柯,你看谁回来了?”凌虚子站在院子中间,说道。

    容叶柯走过去,看到从凌虚子身后出现一个人,是容易。

    站在屋里的容叶柯一脸惊讶的看着,吃惊道,“你怎么,怎么又回来了?”

    只见容易跑过去,说道,“我不放心你这边,所以又回来了。”

    看到挚友出现在自己面前,容叶柯心里激动不已,现在觉的自己没有那么孤单。

    这时容叶柯一把将眼前的容易抱住,拍打着他的肩膀,“有你们在我心里踏实多了。”

    晚上,又想起白天李泽俞说的话,越想容叶柯心里越是觉的心慌。

    说不着的容叶柯起床,将熟睡的容易给叫醒。

    “易,你快看看我是不是生病了。”

    听到容叶柯的话,容易立马从床上弹起来,一脸担心。

    “快坐下,我来给你把脉。”容易神情紧张的说道。

    过了一会,只见容易皱起眉头,仔细的观察半天,还是没有任何异常。

    “你脉象正常,你是耍我吧。”

    容易将容叶柯的手甩出去,质问到。

    听到容易的话,容叶柯一脸严肃的说道,“是真的,我心里觉的发慌,总是不安,怎么也睡不着,有时候会觉的心隐隐作痛。”

    还没有等容叶柯说完,容易就“噗”的笑出声来。

    听到容易的嘲笑,容叶柯紧皱眉头,一脸无辜道,“你这是干什么?”

    一旁的容易强忍着止住笑,说道,“你这是得了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吧。”

    这时容易推着容叶柯,将他赶出房间,大声的说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了。”

    看到容叶柯走了以后,容易探头叹息道,“哎,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有想到你容叶柯也要过情关。”

    说着容易便将门锁上。

    一脸疑惑的容叶柯听不懂容易在说什么,不过他说没事那就应该没事。

    回到房间,李泽俞的声音一直在容叶柯耳边回响。

    无心睡眠的容叶柯干脆起来,悄悄的潜入皇宫。

    来到蔻果果的房前,看到里面的灯还亮着。

    容叶柯犹豫了一会,敲响房门。

    “噔噔。”

    听到敲门声,蔻果果警惕性的拿出武器。

    听到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是我。”

    是容叶柯的声音,蔻果果想要冲过去开门,又想到他竟然不声不响的离开回来,蔻果果决定为难他一下。

    “我睡了,你等会。”

    已经走到门口的蔻果果又回到椅子上,悠闲的坐着。

    看着窗外的身影,蔻果果忍不住想笑。

    现在已经到了深秋,夜里外面冷的让人打颤。

    这时听到外面一阵阵的打喷嚏声,蔻果果忍不住捂着嘴笑。

    “活该,多冻你一会。”蔻果果说道。

    在外面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容叶柯,不声不响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