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不可能爱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5本章字数:3018字

    还在屋子里得意的蔻果果转头,这才发现外面的影子已经不见了。

    这时蔻果果慌张的去开门,打开门,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人影。

    “又走了。”蔻果果感叹道。

    就在蔻果果转身离开时,发现容叶柯已经坐在房间了。

    蔻果果觉的有些不可思议,看着外面,又看看里面,确定是容叶柯没有错。

    经过再三确认,蔻果果才走过去,张大嘴巴问道,“你不是,已经已经。”

    这时蔻果果慌张的有些语无伦次。

    只见容叶柯坐在椅子上,一脸淡定的说道,“我是怎么进来的是吗?”

    站在前面的蔻果果像个白痴一样,看着容叶柯努力的点头。

    看着慌张的蔻果果,容叶柯站起来,眼神犀利的看着她,语气严肃的说道,“我怎么进来的不重要,你现在竟然敢骗师傅。”

    看到容叶柯慢慢的靠近自己,蔻果果心里越来越紧张,心跳加快。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蔻果果努力的挤出笑容。

    “师傅,你说的哪里的话,我怎么会骗你呢。”

    看着蔻果果冲着自己一脸微笑,刚才所有的怒气都已经消散。

    看到容叶柯脸上渐渐舒缓,蔻果果笑着说道,“师傅你怎么现在来了?”

    这时容叶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问题也把他给问住了,自己问什么非要现在过来?

    “为师来看看你有没有闯祸。”容叶柯一脸严肃的说道。

    说完容叶柯终于松了一口气,想了个理由将蔻果果搪塞。

    看着容叶柯严肃的样子,蔻果果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说话。

    看着蔻果果,容叶柯想要将白天李泽俞交代的事问蔻果果,自己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看到容叶柯欲言又止的样子,蔻果果便问道,“师傅,你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转身背过蔻果果,含糊的问道,“你和太子最近近走的挺近的?”

    蔻果果一脸疑惑,容叶柯怎么突然八卦起来。

    点点头,说道,“是啊,我在宫中也只有太子这一个朋友,他帮了我很多。”

    转过头的容叶柯看不到蔻果果的表情,从她的言语中,听的出浓浓的爱意。

    深吸一口气,容叶柯转过头,眼神刻意的回避蔻果果,说道,“太子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他,他托我来告诉你,你要是成了太子妃,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说到这里,容叶柯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听到从容叶柯嘴里说出这些话,蔻果果有些惊愕。

    冷笑一声,说道,“师傅,你这是要当媒婆吗?”一句玩笑过后,蔻果果又说到,“师傅你有一个太子妃的徒弟是不是很有面子。”

    蔻果果一字一句的问道。

    看到蔻果果脸色狰狞,冷冷的说着,容叶柯半天说不出话。

    这时蔻果果慢慢的靠近容叶柯,冷笑道,“师傅你希望我和太子在一起吗?”

    这时容叶柯直觉的两腿发软,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嗓子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赌注一样,心里紧张。

    过了许久,容叶柯终于开口说道,“是啊,有一个徒弟是太子妃我也觉的很有面子。”

    本来容叶柯心里不是这么想的,想告诉蔻果果,不希望你们在一起。

    可不知为何,却说出这样的话。

    这时容叶柯也后悔说出这话,但是现在收不回来,更不想在蔻果果面前表现出对她的在乎。

    站在一旁的蔻果果紧握双手,双手颤抖,努力的抑制住泪水。

    强忍着眼泪,过了一会,蔻果果走上前,点头到,“好啊,那我就如师傅所愿。”

    听到蔻果果的话,容叶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这么呆下去,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来。

    “很好。”撂下一句话,容叶柯便转身离开。

    看着房门被关上,蔻果果一个人呆做在椅子上,不时发出阵阵冷笑。

    蔻果果只觉的心里难受极了,眼泪不自觉的留了下来。

    摸着流下的眼泪,蔻果果自问道,“我为什么要哭,蔻果果不许哭,太子没有什么不好。”

    故作镇定的擦干眼泪,蔻果果扬起嘴角,站起来,安慰道,“蔻果果加油。”

    不知道是为了和容叶柯赌气还是什么原因,看到容叶柯来宫中,蔻果果便故意的在他面前,表现出和李泽俞的暧昧。

    这日容叶柯又来到宫中,看到蔻果果在和李泽俞练剑。

    发现容叶柯到来,蔻果果故意摔倒。

    看到蔻果果倒下去,容叶柯隔着老远伸出手,想去把蔻果果扶住。

    这时便看到李泽俞过去,将蔻果果扶起来,蔻果果故意倒在李泽俞怀里。

    “果果你没事吧。”李泽俞一脸着急的说道,

    这时蔻果果一脸娇羞的说道,“没事太子。”

    看到他们两个眉来眼去,一旁的容叶柯有些看不下去,想要悄悄离开。

    刚抬起脚步,刚好李泽俞看到,“容兄,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听到李泽俞的话,容叶柯只能硬着头皮转过头。

    一脸尴尬的笑容,看着蔻果果,说道,“刚到,看到你们在练剑,就不想打扰。”

    看到李泽俞要过去,这时蔻果果将他拉住,心疼的说道,“太子,你看你满头大汗,我来给你擦擦。”

    手在给李泽俞擦汗,眼睛却注视着容叶柯,观察他的反应。

    一旁的容叶柯故作镇定,面无表情。

    相较于容叶柯的淡定,李泽俞却热情许多。

    “容兄快里面请。”李泽俞说道。

    容叶柯只好跟了过去,一路上都觉的很不自在。

    “果果,去把进贡的茶拿过来。”李泽俞吩咐道。

    从进来到现在,容叶柯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蔻果果。

    看到蔻果果从眼前消失,容叶柯才一脸惊慌道,“多谢太子。”

    在这里做了许久,容叶柯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话题,觉的在呆下去只会自讨没趣,便趁机离开。

    看到容叶柯离开,蔻果果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蔻果果心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想要气气容叶柯。

    看到容叶柯沮丧的离开,蔻果果一脸得意。

    这场较量,我赢定了!

    想到容叶柯刚才的表情,蔻果果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到一旁的蔻果果傻笑,李泽俞好奇的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蔻果果,听到李泽俞的话,赶忙摇头说道,“没,没什么。”

    ——

    容叶柯却带着一身的怨气来到家里。

    看到容叶柯气冲冲了回来,容易本来想要去打招呼,便止住。

    “他这是怎么了?”凌虚子问道。

    一向善于伪装自己内心的容叶柯这次将心里的不悦全都表现在脸上。

    就连少言寡语的凌虚子都看的出来。

    一旁的容易摇头,示意凌虚子不要去理会他。

    回到家里,容叶柯就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连饭都没有吃。

    放心不下的容易端着饭去找容叶柯。

    听到敲门声,容叶柯没有好气的说道,“进来。”

    看到容叶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容易小心翼翼的问道,“柯你晚饭都没有吃,快吃点。”

    对于容易的话,容叶柯没有理事。

    无奈的容易放下饭准备离开,这时容叶柯中午开口说道,“易,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看到容叶柯一脸焦虑的样子,容叶马上关心道,“怎么了?”

    “我这心里总是觉的发慌,在她面前总是说相反的话。”

    听到容叶柯在自己面前诉说,容易惊讶不已。

    只听到容易感叹道,“你心里有喜欢的人。”

    听到容易的这句话,容叶柯有些不相信。

    “不可能,不会的我可能喜欢她这样的人。”容叶柯极力的反对道。

    看到容叶柯不肯承认,容易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时间会告诉你答案。”说完,容易便转身离开。

    坐在椅子上的容叶柯仍然摇头,嘀咕道,“不可能的,不可能,容易。”

    转头要向容易解释,这才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容叶柯无数次的在心里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对蔻果果动了心。

    怎么想,容叶柯都觉的不可能,在容叶柯心里,一直极力的否认。

    ——

    已经好几天了,容叶柯还是没有来看过李冰倩一眼。

    坐在院子里的李冰倩时不时的望向外面,期待着容叶柯的到来。

    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李冰倩立马弹起来,“秋心,是不是。”

    “容公子”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蔻云歌出现在眼前。

    李冰倩失落说道,“二嫂是你啊。”

    这下李冰倩白开心一场,对蔻云歌已经没有热情去招待。

    看到李冰倩一脸的失落,蔻云歌轻声的问道,“妹妹可是在等人?”

    “没有,二嫂请进。”李冰倩否认道。

    现在蔻云歌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几次做事都以失败告终。

    李冰倩心里虽然已经对蔻云歌不抱任何希望,但是现在还不想和她撕破脸。

    “二嫂今日过来有何事?”李冰倩一脸冷漠的问道。

    对于李冰倩的冷漠,一旁的蔻云歌却丝毫没有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