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 遇见小柔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8本章字数:3010字

    现在容叶柯哪里有心情去参加什么宴会,所有的心思都在蔻果果身上。

    看到容叶柯没有说话,这时容叶卿又说道,“皇兄。”

    这时容叶柯才反应过来,想要推辞,话到嘴边又觉的不合适,“多谢皇上。”

    “哈哈,你我兄弟两人何必这么见外。”容叶卿一脸谄媚的说道。

    次日容叶柯按时赴约,看到容叶柯归来,大家都兴奋不已。

    “朕的六哥从落归国归来,要是没有他,今天我南山国也不会有安稳日子。”

    这时容叶卿看向一旁的容叶柯,继续说道,“朕先敬六哥一杯。”

    看到皇上将酒一饮而尽,底下的大臣也都纷纷端起酒杯,向容叶柯敬酒。

    “多谢皇上,谢谢诸位,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足挂齿。”容叶柯谦虚的说道。

    这时皇上又站起来说道,“今天大家不醉不归。”

    说完便看到一群舞女悄悄走来。

    大家便喝边看,很是开心。

    坐在最皇上旁边的容叶柯看上去却并没有那么高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看到领舞的女子一身碧绿色的舞裙,用薄纱遮着脸,舞姿最为突出。

    时不时的看到大家连连点头称赞,却唯独容叶柯不为所动的样子。

    看到容叶柯一动不动的呆做在那里,引起了领舞女子的兴趣。

    这时看到领舞女子故意靠近容叶柯,轻声说道,“王爷是小女跳的不好吗?”

    现在满脑子都是蔻果果的容叶柯,突然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被吓了一跳。

    容叶柯缓过神来,礼貌的说道,“你的舞姿很好,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

    “是吗,那王爷为何不看一眼。”女子又说道。

    看着眼前的这名女子,容叶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在这时,突然看到女子将薄纱摘掉,露出真容。

    看着更加眼熟,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时皇上突然说道,“小柔别胡闹,见过你皇叔。”

    听到皇上叫出小柔的名字,这时容叶柯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小柔,皇后的亲侄女,从小便在这皇宫中张大,要说来还是容叶柯看着她长大的。

    只是几年没有见,不曾想现在竟然出落的这样婷婷玉立。

    这时容叶柯立马兴奋起来,仔细的打量着小柔,说道,“我竟差点没有认出你来。”

    听到容叶柯的话,小柔低头浅笑,多么几分妩媚。

    今天看到容叶柯在这大殿中,小柔也很意外,皇后只是告诉她,今天有个重要的宴会,要让自己去助兴,没有想到竟然是容叶柯。

    现在小柔已经成长成情窦初开的大姑娘看,现在在见到容叶柯,心里又多了几分别样的情感。

    终于等到宴会结束,这场宴会对于容叶柯来说,就是一个煎熬,唯一感到惊喜的就是看到小柔。

    一结束,容叶柯便匆匆离开。

    这时小柔却追了过来,一脸崇拜的看着容叶柯,自然的拉着他的胳膊。

    这时容叶柯本能的将她的手松开,现在她已经长大了,不在是小时候,可以随意。

    看到几年未见的容叶柯突然和自己生疏起来,小柔竟有些不适应。

    想想小时候,小柔总是粘着容叶柯,他也总是对自己有求必应,在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事一样。

    看到容叶柯的举动,小柔有些尴尬的说道,“你今天不留在宫里吗?”

    听到小柔的话,容叶柯摇头说道,“不可,明天我还有公事要办。”

    这时小柔又立马说道,“那我能去找你吗?”

    听到容叶柯哈哈大笑一声,还像小时候一样,摸着小柔的脑袋,温柔的说道,“当然。”

    此刻小柔还像没长大的孩子一样,立马兴奋起来。

    “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免的你姑姑担心。”容叶柯说道。

    听到容叶柯充满磁性的声音,小柔立马乖巧的点头,说道,“好。”

    离开皇宫,容叶柯刚回自己府里。

    自己已经多年没有在自己的国家呆过,今天在宴会上看到许多陌生的面孔。

    这让容叶柯想起来自己以前的老部下,心里纳闷,他们都去了哪里。

    所以一回到家里,容叶柯留派人去着急以前的老臣,想要问明情况。

    看到派过去的探子回来,容叶柯着急的问道,“怎么样?”

    容叶柯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

    这时探子恢复道,“启禀王爷,以前先皇在的时候那些老部下都告老还乡,有些已经去世。”

    看到容叶柯面露凝色,怎么会这样,只是几年的功夫,都全便了样。

    只听到容叶柯哀叹一声,说道,“你下去吧。”

    这时看到有人下人禀报,“王爷张厅大人求见。”

    听到张厅的名字,容叶柯立马有了精神,慌忙说道,“快快有请。”

    这位张厅先皇在的时候,就开始为朝廷效力,为官清廉,为南山国做了不少贡献,也是和容叶柯走的比较近的一位。

    只是在今天的宴会上,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容叶柯心里有些遗憾。

    “老臣拜见六王爷。”张厅颤抖着双手,激动的说道。

    看到张厅下跪,容叶柯赶忙将他扶起来,“张大人,快快请起,请坐。”

    这时看到张厅已经两行热泪。

    在朝中,张厅也是容叶柯信任的人,这时容叶柯问道,“其他的人怎么都告老还乡了。”

    “哎。”听到张厅发出一声感叹,说道,“王爷有所不知,我们这些老臣都是被逼无奈,所以只好离开。”

    听张厅这么一说,容叶柯便更有了兴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容叶柯着急的问道。

    这时张厅缓缓说道,“自从王爷你去了落归国,后来皇上就处处针对我们这些人。”

    只见容叶柯紧皱眉头,有些不信,说道,“不可能,皇上不是这样的人。”

    “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所以才会如此。”容叶说道。

    这时张厅表情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看到张厅的表情,这时容叶柯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那老臣就直言了。”看到容叶柯点头,张厅继续说道,“王爷可记得当年皇上是怎样才继承的皇位。”

    听到张厅突然说起这件事,容叶柯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当年父皇走的突然,并没有立下皇位的继承人。

    当时朝中的这些老臣都推荐德才兼备容叶柯,就在容叶柯要继承皇位的前一天,但是却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又冒出一道圣旨。

    圣旨上清楚的写了要容叶卿继承皇位,本就无心做皇上的容叶柯马上将皇上让了出来。

    但是容叶柯的才华更是一天展露,后来有人说出这个圣旨是伪造的,并支持容叶柯继承皇位,但是都被容叶柯给斥回。

    想到这里,容叶柯现在仍然后悔,让容叶卿继承皇位。

    这时容叶柯点头说道,“当然记得,那又如何,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没有想到容叶柯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这时张厅上前说道,“可皇上对这件事可一直心有芥蒂,所以就趁机将我们这些老臣除去。”

    对于容叶柯没有继承皇位一事,虽然容叶柯早就已经放下,但是容叶卿却不能让这些老臣坏了自己的好事。

    对于张厅说的话,容叶柯心里仍然半信半疑。

    看到容叶柯紧皱眉头,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这时张厅突然跪下来,声泪俱下的说道,“只要王爷一句话,我们都会为了王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时容叶柯厉声道,“以后不准你们在说起这件事。”

    虽然张厅没有明说,但容叶柯听的出来张厅的意思。

    他们现在心里还是想让容叶柯来继承皇位。

    以前容叶柯对皇位没有兴趣,现在也一样。

    以前不会为了皇位去做什么事,现在更加不会。

    这时跪在地上的张厅仍然不死心的说道,“我们这些老臣虽然不在朝为官,但是在朝中还是有一定威信。”

    没有等张厅将话说完,容叶柯便马上制止道,“你不必多说。”

    容叶柯知道他说这些话的意思,但是容叶柯现在已经铁了心了,现在当今的皇上还是自己的亲弟弟,容叶柯更加不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

    看到张厅仍然跪在地上,这时容叶柯马上将他扶起来。

    容叶柯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现在年事已高,退隐对你们来说也是件好事,你们为国家近了忠,应该享受天伦之乐。”

    看到容叶柯已经心意已决,张厅也没必要多说什么。

    只是心里替容叶柯感到不值。

    “来人。”容叶柯朝着外面喊到。

    看到凌虚子过来,容叶柯交代道,“你随张大人去,带上些银票,给其他的几位送过去。”

    容叶柯知道,他们这些人都为官清廉,虽然为官多年,却过的很清贫。

    想尽自己的一份力,让他们可以安度晚年。

    看到容叶柯竟然这么关心这些老臣,张厅感激不已。

    看着容叶柯激动的说道,“我替他们谢谢王爷。”

    走到门口的张厅突然停下来,回头说道,“王爷你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