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 纠缠不放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8本章字数:3011字

    回到宫中以后,蔻果果的生活又打破了往日的平静。

    虽然蔻果果是与世不争的态度,但是在这深宫中,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活。

    现在蔻果果对李冰倩已经没有了任何威胁,她就要嫁给李泽州,对李冰倩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只是想到现在却找不到容叶柯,李冰倩心里不免又伤心起来。

    在蔻果果心里仍然记的李冰倩是杀死王也的凶手,在蔻果果心里也一直想出这口恶气,但又苦于没有好的对策。

    这天无聊的蔻果果独自一人来到花园里散步,不料却碰到李冰倩和蔻云歌一起。

    远远的看到她们,蔻果果转头想要绕道而行。

    这时突然被蔻云歌给叫住,“吆,这不是我们的孟勇大将军吗?怎么看到我这个姐姐就掉头要走。”

    听到蔻云歌挖苦的语气,蔻果果也不甘示弱的走过去,昂首挺胸的走过去,说道,“怎么,太子妃找我有事吗?”

    “我怎么给忘了是侧妃。”蔻果果故意说道。

    听到蔻果果的话,蔻云歌气不打一处来,正好说到蔻云歌的痛处。

    “你,你。”蔻云歌指着蔻果果,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这时李冰倩上来说道,“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伤了和气。”

    李冰倩一脸假笑,做模做样的说道。

    看到李冰倩的这张脸,蔻果果恨不得现在就揍过去。

    想到她是公主,不能这么明目张胆,蔻果果才忍住心里的怒气。

    对于李冰倩所说的计策,现在蔻云歌已经等不急了。

    看到蔻果果这么逍遥的坐在自己面前,蔻云歌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蔻果果给除掉。

    第自己的两个死对头坐在一起,蔻果果想想都觉的好笑。

    这时有些不耐烦的蔻果果起身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说完便看到蔻果果转身离开。

    看到蔻果果就这样走,蔻云歌更是生气。

    “公主我是等不及了,现在我就要杀了蔻果果,你看她的样子,现在就已经骑在我的头上,若是以后哪里还有我容身的地方。”蔻云歌急切的说道。

    看到蔻云歌着急的样子,李冰倩虚情假意的安慰道,“二嫂不用心急,再怎么说你都比她先进的太子府,日后可以好好收拾她。”

    现在李冰倩最关心的就是蔻果果和李泽州快点完婚,这样自己才能心安。

    看李冰倩不紧不慢的说完,这时蔻云歌依然着急的说道,“三妹,我是等不及了,你是不了解她,要是等到蔻果果进了太子府,肯定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所谓二山不能容二虎,三妹,我先走一步了。”蔻云歌说道。

    说完便看到蔻云歌焦急的走了出去。

    现在蔻云歌回想起李冰倩所说,对付蔻果果的办法,好固然是好,只是要将蔻果果搬倒,时间有点长。

    这时蔻云歌又开始寻思起来,一定要想一个又快又好的办法才行。

    整在寻思的蔻云歌,突然听到李泽州大吼的声音,立马赶了出去。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怎么都退回来了?”李泽州大声的斥责道。

    从房里赶过来的蔻云歌马上走过去,谄媚说道,“太子息怒,这是怎么了?”

    看到蔻云歌靠过来,李泽州便没有好脸色,一把将他推开。

    “你给我滚出去。”李泽州大声的斥责道。

    当着下人的面子,李泽州竟然这样不给面子,蔻云歌心里很是委屈,但又不能发泄出来。

    虽然觉的受了委屈,但蔻云歌仍然笑脸说道,“太子不要生气,臣妾去给你倒杯茶。”

    听到蔻云歌的话,李泽州又是没有好气说道,“你给我滚开没有听到吗。”

    正在气头上的李泽州一把将蔻云歌推倒在地,听到“通”的一声,蔻云歌重重的被摔在地上。

    这时李泽州又指着蔻云歌大声的骂到,“你以为你是谁,你给我记住在这府里,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以前是看在你有身孕的份上,所以本太子没有将你怎么样,还想多活几天,就给我老实点。”李泽州凑近蔻云歌说道。

    听到李泽州的话,蔻云歌强忍住心里的痛苦,说道,“臣妾知道。”

    “带上东西,本太子要亲自去一趟。”李泽州说道。

    听到李泽州的话,便看到一行人带着东西,紧随李泽州而去。

    看到李泽州走了以后,蔻云歌艰难的从地上做起来,擦掉嘴角的血,仰头问道,“太子是要去哪里?”

    听到蔻云歌问话,一旁的宫女却支支吾吾起来。

    看到一个小小的宫女竟然都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时蔻云歌发怒道,“难道本宫连你都管不了了吗?”

    看到蔻云歌发怒,宫女立马跪下来,胆怯的说道,“回娘娘,太子这是要去找新任的太子妃,蔻将军。”

    “现在她还不是太子妃。”蔻云歌睁大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听到蔻云歌的话,宫女被吓的立马底下头,颤抖着身体,说道,“奴婢说错话,请娘娘赎罪。”

    又是蔻果果,现在蔻果果还没有进门,太子就往她哪里跑,要是过了门,岂能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想到这里,蔻云歌便大怒起来,像发了疯一样,将所以的东西都打倒在地。

    听到从蔻云歌房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下人也不敢敲门进去。

    ——

    正准备睡觉的蔻果果听到敲门声,警惕性的问道,“谁?”

    “是我,太子。”李泽州说道。

    听到又是李泽州过来,蔻果果眉头紧皱,心里发愁起来。

    “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蔻果果故意打发他离开。

    听到蔻果果的话,李泽州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这么早就睡了,你开下门,本太子将东西给你就回去。”李泽州说道。

    李泽州已经派人来给蔻果果送了几次东西,每次都被拒绝,这次李泽州亲自过来,一定要让蔻果果收下来。

    过了半天仍然没有看到蔻果果开门,这时李泽州已经明显没有了耐心。

    示意一旁的下人继续敲门。

    “咚咚。”吵的蔻果果无法入睡。

    “你放下把,我手下了,太子我真的睡了不便起来。”蔻果果声音低沉的说道。

    外面站在的李泽州明显已经黑着一张脸,边走边抱怨道,“本太子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

    “竟然在本太子面前装矜持,蔻果果你给我等着。”李泽州没有好气的说道。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像蔻果果这样,拒绝过自己。

    这让李泽州信心心受到了打击,他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这时李泽州像一旁的下人,交代到,“你们先回去。”

    将其他人打发走,李泽州便一个人去青楼逍遥自在。

    听到外面没有动静,蔻果果再三确认,外面没有人,才将门打开。

    看到放在门口成堆的东西,蔻果果很是无奈。

    这些东西蔻果果更本就不需要,也不喜欢。

    现在蔻果果只希望有人能救出自己,让自己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嫁给李泽州,绝对是不可能的。

    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蔻果果忍不住又想起以前的事。

    往日的点点滴滴都在自己脑海中回放,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蔻果果想起来,自己初到这里来的情景,容叶柯是自己认识的第一个人,然后就是李泽俞,魏远还有慕容晓晓。

    每次想到这里,蔻果果就觉的自己不再孤单。

    现在也不像是刚来的时候,每天都想着要穿越回去,相反现在蔻果果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现在蔻果果心里祈求着,能在这里多呆些日子,自己还有未解的心结,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

    ——

    第二天一早,早早起来的蔻果果和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练功,看到李泽俞过来,心里开心不已。

    自从上次在宴会上一别,蔻果果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到李泽俞。

    “大皇子你怎么过来了?”蔻果果一脸兴奋的说道。

    看到蔻果果的开心的样子,李泽俞心里舒服多了。

    “多日不见,想来看看你。”李泽俞说道。

    现在两个人已经解开了彼此的心结,李泽俞对蔻果果来说就是亲人般的存在。

    看到蔻果果在练功,李泽俞说道,“我们来切磋一下。”

    两人已经许久没有切磋过武功,现在蔻果果倒是怀念给李泽俞做保镖的日子。

    听到李泽俞的话,蔻果果扬起笑容,扔过去一把剑,说道,“我可不会放水。”

    听到蔻果果的话,李泽俞一脸疑惑,“什么意思?”

    这时蔻果果赶忙解释道,“就是我会用尽全力的意思。”

    在蔻果果这里,李泽俞总是能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词,李泽俞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说着便看到蔻果果手里的剑朝李泽俞刺了过去。

    幸好李泽俞反应及时,躲了过去。

    “大皇子你进步不少啊。”蔻果果说道。

    这时李泽俞已经觉的有些吃力,看来蔻果果这一年来功力进步不少。

    “蔻将军,你才是进步不少。”李泽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