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栽赃嫁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1:21本章字数:2167字

    “我是来灭你们人……’”

    这句话一出,酒吧的整个氛围都变了,明明是炎炎夏日,却感觉周围的温度,让人忍不住皮肤发寒。

    人群此时也是自觉的后退,空出了一大片的场地,而易天杰赫然处于场中心。

    看着易天杰被十几把砍刀围住,那些刀仿佛再近一些,就能刺入他的身体。可绕是如此,他依然镇定自若,风轻云淡。

    林雨洁心中泛起了一丝涟漪,这男人不管优不优秀,单单这一份心境,就足矣秒杀一大片。

    “哈哈哈哈,小子,当真是风大不怕闪了舌头,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鸟样?”

    独狼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灭血狼帮的人,在这东华市,恐怕还没有一个人敢。

    而且,现在他自己就被包围,若是他说他是什么大家族公子什么的,自己不管真假,兴许就会放了他,

    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扬言要灭自己,也不看看情况,简直天方夜谭。

    “我敢打赌,等会你的鸟样,绝对没我的好看。”

    易天杰扔掉了烟头,双手摇了摇手腕,仿佛极为惋惜一般。

    独狼感觉自己真的被挑衅了,胸中怒火中烧,当即命令手下

    “只要不死,随便弄,废了他!”

    不过考虑到周围还有顾客,独狼还是决定留他一命,虽然血狼帮杀个人跟杀只鸡的影响没什么区别。

    但当代社会的媒体力量太过庞大,虽然早在出来之前,就已经关闭了所有的摄像头,屏蔽了信号,而且等会这里所有人的手机,都会被要求检查。

    不过小心使得万年船,还是不要太过火的好。

    可独狼的思绪还没转完,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

    他都还没反应过来,那些刚刚接受自己命令的手下,那些胜券在握的手下,那些只要再用点力就能捅死那人的手下。

    竟然一瞬间就诡异的都躺在了地下,在地上来回滚动着嗷嗷叫痛,砍刀也都散落一地,。

    而易天杰,仍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站在中间,好似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独狼刚想说什么,突然易天杰动了,直冲自己而来。

    “你特么的……”

    “砰~”

    独狼刚骂出口,可无奈易天杰速度太快,直接便被一拳砸在脸上,倒飞而出。

    “你麻痹……”

    “砰~”

    独狼刚反应过来,气的要死,他什么时候被这样过?可还没还手,就又被砸在脸上。

    短短一会儿,独狼终于不敢说话了,那张臭嘴更是闭的严严的。

    “怎么?不骂了?你不是挺喜欢骂人的么,从刚出场就骂骂咧咧的,来来来,你继续,看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易天杰一副你不服我就干的样子,鼓动着独狼。

    这家伙从一出来,不问青红皂白,满嘴污言秽语,早就看他不爽了。

    血狼帮养着一群这样的玩意儿,可见帮派也好不到哪里去。

    独狼听到易天杰的话,赶忙摇了摇他那猪头一般的脑袋,他哪里还敢再多骂一句。

    “你应该感谢我知道么?我这是在替你妈妈教你,以后做人要讲礼貌,要不然指不定哪天命都没了。”

    易天杰笑了笑,一副我是老好人的样子,仿佛自己是帮了他多大忙一样。

    “唉,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太善良了,唉……”

    “咳咳……”本来听到前半句,独狼就已经胸中无限郁闷。没想到这易天杰,竟然又蹦出来句他善良。

    看了眼满地打滚的手下,这特么叫善良?草!

    独狼直接被呛的咳嗽了起来,他吐血的冲动都有了。

    易天杰做完这些,便做状要直奔门口而去,他不再与这些人纠缠,毕竟没多大仇恨,教训教训就行了。

    而他路过俊哥跟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脚步,吓的俊哥赶紧忍着剧痛,蠕动着身子,尽量远离这个煞星。

    如果是刚才,他可能还想着报复,但现在见易天杰收拾血狼帮众,都像砍瓜切菜一般,他再也生不起丝毫的恨意,只想以后再也遇不到他就行。

    易天杰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嘴角微掀,便不再理他,径直走向门口。

    “等一下!”

    独狼终于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声,虽然被打了,最起码得要个名号,要不然老大问起来,连谁打的都不知道,那自己以后还怎么混?

    易天杰听到独狼叫喊,也是缓缓停下脚步,他嘴角勾起邪笑,忙活半天,为的就是这个。

    “大哥,能不能留个名号?”

    一般让人留名号都是极为凶狠的样子,但现在,却仿佛是在祈求一般。

    易天杰听到,大笑一声,然后边往外走边说: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周……唉,算了,常年在地下训练,说了你们也不知道。反正今天也算是,见识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

    话至末尾,易天杰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听到易天杰的最后一句话,那个被酒瓶摔头的俊哥小弟,身子止不住颤抖,起初可是自己说这易天杰的啊……

    “周?常年在地下训练?周天帮?妈的,草!周天帮这是要反了?想挑事?来人,把我手机拿过来,快点……”

    夜猫子酒吧里马上就热闹了起来,但却没了音乐,只有大战来临前的血雨腥风……

    易天杰此时走在回医院的路上,听到夜猫子酒吧里,那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叫喊,他嘿嘿一笑。

    既然现在自己还没什么势力,就先借别人的兵用用,这种狗咬狗一嘴毛的事,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再加上自己那句常年在地下训练,这周天想给血狼解释,恐怕都说不清楚。另外自己本来就是小角色,认识的人又少之又少,想找自己出来对质,也不是太容易。

    况且,像这种帮派老大之间,一方向另一方低头解释,那不就证明自己怂了?

    同为老大,周天自然不会解释,易天杰也是认定了这点,才决定来个栽赃嫁祸。

    “嘶~”

    想着想着,易天杰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想必刚才自己动作太大,腹部的伤口又裂开了,看来得抓紧时间让自己好起来了。

    血狼帮与周天帮肯定能反应过来,这招祸水东信只是权宜之计,自己归根结底还是要强大自身才行。

    想到这儿,易天杰不禁加快了脚步,得赶紧回医院处理伤口了。

    “呲~”

    可这时,一辆红色轿车从后方驶来,在自己身边停下,车窗搖下,露出一张媚态众生的俏脸,

    “怎么?挑逗完老娘就想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