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岳父的决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1:21本章字数:2008字

    易天杰收回拳头,微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上边还有火苗在燃烧。

    自己本来就穿的休闲装,刚才起火更是把手臂上的衣服都烧着了去。

    他摊开拳头,里边静静的躺着一只耳坠,这时候易天杰的手掌,已经呈现通红之色,而且手背的皮都已经皱了起来,显然是熟了。

    但这些他都没有在意丝毫,脸上仍然是那和煦的笑容。

    拿起餐巾纸,把耳坠上的杂物擦去,然后递给有些呆滞的柳沁芳面前,

    “伯母,您的耳坠,帮您捞回来了。”

    柳沁芳看着捏耳坠的那只手掌,这个时候,上边已经起的都是水泡。

    本来一只白嫩修长的手掌,现在却变得黑红臃肿,那上边的水泡更是触目惊心,只用想,就知道有多痛,而这青年始终都是带着那和煦笑容。

    这时候,就连应启东都对他刮目相看,虽然他刚才说捞那那玩意没什么大不了,

    但当真正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心中还是忍不住震撼,且不说他是不是图自家的财产,光是这一份忍耐,就能做大事。

    “妈,你太过分了,天杰,我们走。”

    应无双看这易天杰的手,如果再不赶紧治疗,这伤疤是落定了。说了柳沁芳一句,就赶紧拉着易天杰往外走去。

    “我……”柳沁芳想说什么,又忍了下来。

    而当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应启东发问了:

    “你叫什么名字?”

    易天杰嘴角露出微笑,

    “易天杰”

    “好,我记住了。”应启东急了记了下来。

    “伯父应该记的,还有一件事。”易天杰笑着说。

    “奥?什么事?”应启东挑了下眉头,看着他。

    “一个月之后,该有的,我都会有。”易天杰盯着他的眼睛,真诚的说。

    “好,我期待着,你和双儿的事,到时再说也不迟。”应启东终于笑了一下。

    应启东也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打了个模糊牌。

    但就是这句话,让应无双乐开了花,脸上露出了无比幸福的笑容,这一刻,她都忘记是让易天杰来假装男朋友的了。

    看来这老爸这边还是有戏的,只要说服老爸,老妈就好说多了。

    “好了,赶紧走吧,再不走,你这手一定会留疤的,我说你真是笨,干嘛真的插进去啊,你知道嘛,你这种伤……”

    应无双一边走一边说,絮絮叨叨的,两人竟像极了两口子。

    “你就这么同意了?”柳沁芳终于恢复了正常,看着盘子里躺的那枚耳坠,还是把它收了起来。

    “我好像没说同意吧,况且,就刚才那种事,让我做我是做不来,就算真的做了,也绝对做不到他那种面不改色,此子,以后恐怕成就非凡。”

    应启东还是做出了中肯的评价,

    “而且,虽然他现在穷,但从他的眼神中,我看不到丝毫的自卑,仿佛只要他想,这些东西就会手到擒来一般,唉,也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应启东再次说到。

    “我看你就是想多了,双儿跟着他,绝不可能。我过两天再去看看那段公子。”柳沁芳说道。

    “你,唉……”应启东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止住了,无奈化作一声叹息。

    他看向门口刚才自己女儿所在的位置,自己女儿那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可是还就都没有出现过了,想要分开他二人,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啊。

    在一家私人医院里,一位老医生在易天杰的手臂上忙活。

    “我说你怎么那么傻,她说让你捞你就捞?”

    应无双无语的看着易天杰,虽然嘴上埋怨着,但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

    “额,当时没多想,就伸进去了,再说了,有关你的事,只管做就是。”

    易天杰满不在意的说,这才哪儿到哪儿,想当年,他上一世,当兵那会儿,火堆都跳过,更别说一个小锅仔了。

    “你啊,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应无双有点心疼的说,虽然感动,但这代价也太大了点。

    上次易天杰为了救自己,就替自己挡了刀子。这次,更是为了自己去手伸进满是油的锅仔里。

    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上刀山,下油锅。而易天杰为了自己,还真是眉头都没皱一下。

    ‘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有人不知不觉间,就为自己做了这么多。’

    应无双看着易天杰的侧脸,心中问自己,自己从来就没为易天杰做过什么,又凭什么就得到他这么多的好。

    “这样做,值得么?”应无双突然问到。

    易天杰听到问话,转过头来见她真诚的眼神,同样坚定的回答:

    “值!”

    的确值得,前世今生,从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有种家的感觉,但应无双做到了。

    一个人孤苦一生的感觉可想而知,当另一个人悄悄走近心里的时候,珍视,便是最重要的。

    “好了,两个小年轻,你们搞的我一个老头子都肉麻了。”

    看医生剪断纱布,拍了拍易天杰的肩膀,笑着说。

    “不是,大爷,你确定你没治错?我这是烫伤,你把我裹的这么严实,能好喽?”

    易天杰看着自己那裹的跟粽子似的手,不禁发问,这大夏天的,还不给捂废喽。

    “我祖传秘方,你要是不想留疤,就给我好好裹着,擅自打开,可别怪我奥。”

    老医生说着就走进屋里,忙活他自己的了,不再理二人。

    “走吧,就听医生的吧。”应无双付了钱,便拉着易天杰走了出去。

    应无双看了下易天杰,他的袖子都破了大半,不禁有些愧疚。

    “我带你去买身衣服吧,你看你这个都破了。”

    “我没钱……”易天杰用另一只手挠了挠鼻子,这话怎么说都说不硬气呢。

    “走吧,我给你买,不用你掏钱。”应无双笑着说。

    两人刚走进商场二楼,易天杰的脚步便停在当场,神色竟然有些伤感。

    应无双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忍不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同时问:

    “怎么了?”

    “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