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卖女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1:22本章字数:2362字

    “易!天!杰!!!应龙集团,与你不死不休!!!”

    易天杰呆呆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那是从手机里传来柳沁芳最后一句话,从这句话中,他听出了失望,绝望,愤怒,决心。

    仿佛应龙集团,真的会与自己不死不休一般。

    易天杰缓缓的转过身来,两眼无神的看着身前的林雨洁。

    想都不用想,那让柳沁芳与易天杰濒临死亡的一句话,当然是林雨洁说的。

    易天杰呆呆的看着林雨洁,出奇的,他竟然没有生气,而是从她的身边错过,就那样默默的就要离开。

    没有骂她一句,也没有怨她一声,同样没有说一句相关与不相关的话,就只是那样,像对一个路人一样对待林雨洁。

    这一举动,让林雨洁很难受,她知道自己可能做过火了,可易天杰的这种冷漠,让她犹如掉进万丈冰窟。

    她突然心好痛,为什么?为什么当自己真的报复了易天杰之后,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反而会难过?

    难道自己,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林雨洁想追上去解释什么,可自己确实是做错了,她知道,自己与易天杰,就算再见面,也只是路人。

    她感觉到了一种孤独,一种无助,她现在才知道第一次见面,分离的时候,易天杰同样是这样的心情吧。

    她苦笑一声,走回去,期待中的易天杰并不在这里,她拿起合同,写上自己的名字。

    看到上边甲方代表易天杰,这三个字,为什么这时候看起来感觉这么不一样呢,他按照合同上边,输入了易天杰的电话。

    点了一下赶紧挂断,苦笑一声,就当自己失恋了吧,从此照样还是一个人。

    只是可怜了自己的初恋,不仅是别人的男朋友,还只是短短的两个小时。

    易天杰不知道林雨洁的胡思乱想,也不知道她已经,把自己定为失恋的初恋情人。

    他现在脑子里一团乱,解释是肯定解释不清楚的,而且他从柳沁芳的声音中,他听出了一丝决绝,仿佛要与谁同归于尽一般。

    ‘到底发生了什么?’易天杰心中着急,可就在这时,他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喂,伯母。”

    “你难道解释都不与我解释么?刚才的事情。”电话那边传来淡淡的质问。

    “如果我说,那只是朋友的一个玩笑,您信么?”易天杰试着说,心中隐隐有着一些期待。

    “二十分钟,碧水酒店大厅,来了再说,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二十分钟一到,我就走……”

    柳沁芳说完便挂了电话,因为事关重大,而且刚才易天杰那边比较吵闹,与那女人所说的内容有些不符合,所以柳沁芳还是选择相信他一次。

    “耶斯!”

    易天杰挂了电话,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看来这丈母娘也是通情达理的人。

    从这里到碧水酒店,二十分钟足够了,易天杰欣喜的准备出发,而他的手机却再次响了起来。

    易天杰拿出一看,今天自己这手机难得的热闹起来。

    “喂,茜瑶,怎么样?跟你男朋友玩的还开心么?”

    “喂,你是手机主人的弟弟么?我看上边备注的弟弟,你赶快来皇家娱乐,你姐姐要被人抓走了。”对方传来焦急的女孩声音。

    “什么?给我发位置,我马上到。”

    易天杰挂了电话,快速的冲着手机位置赶去。

    刚一到皇家娱乐,易天杰便打通仝茜瑶的电话,然后找到了拿手机的女孩。

    女孩偷偷的把他拉到一边。

    “怎么回事?我朋友不是跟她男朋友在一起么?”

    易天杰焦急的问,仝茜瑶帮了她很多,自然不会看她出事。

    “别那么大声音,被发现了我会很惨的。你姐姐现在还没被抓走,不过等会儿就说不好了。”

    女孩环顾四周,仿佛很怕被人发现,她现在都有点后悔管这事了。

    “什么意思?”易天杰眉头一皱。

    “他男朋友要把她卖到缅越地区……”

    在一间包厢里,这里本应是莺歌燕舞的,却笼罩着一股沉重的气息。

    “张峰,你什么意思?他们是谁?”

    本来是两个人的恋爱时光,为什么现在进来这么多不相干的人,而且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

    “瑶瑶,你听我说,你跟他们出国一趟,这样我们就能过有钱人的生活了,有很多很多钱。”

    张峰此时心情也不是很好,他也不愿意把仝茜瑶卖了。

    在外人眼里,他是最幸福的,自己的女朋友是所有男人都羡慕的女神,身材好,长的好,心地善良。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过的多辛苦,仝茜瑶有婚处思想,就是除非结婚,就不会跟自己上床。

    虽然她也说了,会跟自己一起奋斗打拼挣够结婚的钱,可自己穷够了,忍够了。

    现在有人给自己一百万,只要把仝茜瑶卖到缅越地区,有了这一百万,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所以他果断的把仝茜瑶骗了出来。

    “张峰,你混蛋,你不是人,起来,我要回家。”

    仝茜瑶推开张猛就要走,听到张猛的话,伤心透了,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为了钱,要卖了自己。

    “茜瑶,我不想用强,你别逼我,你听我的,就出国一趟,我们就什么都有了。”

    张峰一把拉住她,他不能让这一百万就这么跑了。

    “张峰,我现在正式与你分手,我看错你了了,你放开我。”

    仝茜瑶从来都没见张峰这么用力抓自己,还有门口的七八个彪形大汉,这些都让她慌乱。

    “张峰,你浪费的时间太多了,优柔寡断的,小心连你一起收拾了,滚开,让我来。”

    门口一个穿皮衣的中年男人开口了,他脖子上有道疤,看样子再重一分就能要了他的命,看起来极为瘆人。

    皮衣男人看起来是这趟行动的头儿,他从衣服里拿出一根针管,里边液体不多,但只要有脑子的,都知道那不是好东西。

    “不要,别过来,你别过来,张峰,张峰,难道你真的要看着我被他带走?”

    仝茜瑶知道,这注射器打到自己身上之后,她将从此坠入地狱,她再次希望张峰能救自己。

    “臭娘们儿,你如果早点把身体给老子,也不至于如此。”

    张峰一脚踢开仝茜瑶,他可不敢再感情用事了,他可是亲眼见过皮衣男杀人的,为了撇清关系,他第一次骂了仝茜瑶。

    “怎么会……你别过来,啊,你别过来。”

    仝茜瑶对张峰的表现绝望了,看着皮衣男冲自己而来,她赶忙后退,嘴中祈求着。

    “妈的,老实点,要不然先卸你条胳膊。”

    皮衣男仿佛耐心很不足,一把推翻仝茜瑶,对着脖子就要把注射器打进去。

    “不要~呜~求求你,不要~”

    仝茜瑶拼命的挣扎着,可无奈对方力气太大,让她动弹不得,她终于哭了出来。

    “嘭~”

    眼见针头离仝茜瑶的脖子只有几毫米的时候,包间的门直接被一脚炸开,一个人影快步冲进来,

    “动她之前,我就先把你的胳膊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