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打劫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1:24本章字数:2094字

    柳沁芳看着怀里这一堆钱,甚至一块五毛的都有,这易天杰到底是有多大的震慑力,才能让这着滚刀肉做到如此地步?

    看着打手离开,易天杰笑了笑,然后双手插兜准备回副驾驶。

    “站住,你别上我车,自己走回去吧。”

    柳沁芳见状,从失神中反应过来,然后直接就把手里的钱扔在地上,仿佛是一堆纸一样,然后快速上驾驶位,倒档,回轮,掉头扬长而去。

    只留下易天杰在荒郊野地里凌乱,看着被撒了一地的钱,易天杰摇了摇头,走过去,整理好捡起来。

    “唉,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这样指望自己那两千多的工资,挣多久才能挣到这十多万啊。”

    易天杰看着装满的裤兜,砸了咂嘴,第一次见这么多现金,你说会不会有人过来打劫自己?

    虽然上次郑天雷也给了自己十万,但那是银行卡,对自己来说就好像数字的增减一样,没有实质的感觉。

    包括上一世也是如此,从来没怀揣这么多现金,太麻烦。

    “嘭~”

    突然一声响动从柳沁芳离开的地方传来,易天杰吓了一跳,该不会是撞车了吧?稍微整理一下,易天杰赶忙追上去。

    “你干什么?没长眼睛么?”

    柳沁芳抚摸着剧烈跳动的胸口,看着车子前边,邪撞在树上,还好不是正撞上去,要不车子铁定就废了。

    柳沁芳对着窗外蹲着的那人怒斥到,本来就糟糕的心情,更加难以平静。

    “闭嘴,再叫我就杀了你。”

    蹲着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寸头,他快速的站起来,环顾一下四周,就跑到驾驶室前边,手伸进去就把车门打开,一把三棱军刺就横在了柳沁芳的脖颈处。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柳沁芳一个平常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就已经被劫持了,可见寸头男子也是一位高手。

    “你干什么?”

    柳沁芳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即使是她,都能嗅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

    “带我过去前边警方设置的关卡,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平头男子手中的三棱军刺紧了紧,让柳沁芳那白嫩的脖颈都红了许多,显然再用些力气就会被刺破。

    “你别冲动?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躲着警方?”

    柳沁芳条件反射的问出心中的疑惑。

    “少特么废话,我看就是想死。”

    平头男子显然没有什么耐心,三棱军刺都让柳沁芳赶到了压力。

    柳沁芳感觉心脏都快跳了出来,她没想到自己惹怒了眼前的人,刚准备要开口。

    突然一只白芷的手掌出现,直接握住三棱军刺,然后一拳像平头男子的腹部轰去。

    “草。”

    男子果断放弃三棱军刺,双手格挡一下,然后闪身后退。

    “挡我者死。”

    平头男子稳住身形,并没有过多废话,直接又冲上来。

    柳沁芳呆呆的看着这只握三棱军刺的手,本来白色的手掌现在已经被刺破,流出大量殷红。

    而那个背影,显然就是刚才被自己丢下的易天杰。

    易天杰看了一眼手中的三棱军刺,竟然选择扔给了对手。

    “既然有这么张狂的口气,就是不知有没有同等的身手呢?”

    对方一愣,接过三棱军刺,眼中显过一丝犹豫,不过一想到市里的人儿,狠劲又冲了上来。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进市区,而周围警方已经设下重重关卡,就为了抓捕自己。

    易天杰趁他愣神的一瞬间,冲了上来,一上来便尽了全力。

    男子大惊,赶忙慌乱的格挡,然后二人便战在一起,柳沁芳眼神呆滞的看着二人大战,这样的武打,恐怕只有在电影中才能看到吧。

    “你为什么要阻拦我?”

    平头男子首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不过却仍能保持不败之地,能与现在的易天杰打这么久,恐怕拳脚功夫不输吕华。

    易天杰此时心中已经开始笑了,高手在交战了之后,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触,大致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就像从诗中就能读懂诗人的心境一般。

    易天杰嘴角上扬,他知道此人,并不是真正的穷凶极恶之辈,而且身手也是相当不错。

    “没什么,只是想帮你而已。”

    在平头男子惊愕的目光中,易天杰直接一掌印在他的胸口,只不过在他倒飞出去之前,说了四个字,

    “风雨酒吧。”

    男子顺势被打翻下路边的斜坡,然后便转身看了一下,消失在树林里,不管怎么样,这辆车是不那么容易抢了。

    与自己不敌的高手纠缠,倒不如赶紧去找别的出路,至于那青年最后说的风雨酒吧,还不不去的好。

    “你怎么把他放走了?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绝对是警方通缉的要犯,我都已经报警了。”

    柳沁芳从车里出来,然后拿着手机对易天杰说,她看的出来,刚才那满身危险气息的男子,不是易天杰的对手。

    其实她现在有些纳闷,易天杰这么厉害,可为什么在他身边感受不到丝毫高手的踪迹,反而像个二流痞子。

    “额,你看到的其实是假象,我受伤了,只能压制他一时,再说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你安全了就行,至于他是不是坏人,与我何干。”

    易天杰笑了笑,扬了一下右手,上边的伤口现在还在滴血。

    “哼,注定废物一辈子。”

    柳沁芳冷哼了一声,这易天杰拥有一身本事,却一点志向都没有,就他这身手,给别人当个保镖什么的,年薪至少三五十万,结果就窝在一家小公司里,当个小职员,一年恐怕连零头都拿不到。

    易天杰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走到车边上,然后打开车引擎盖,找了一下工具自顾自的修起了车。

    “我给你说话你听不见还是怎么样?废物,你别修了,我已经给6s店打过电话了,他们等会儿就来了,你修也修不好。”

    柳沁芳气的直跺脚,她胸口一鼓一鼓的,这易天杰越这样窝囊,她就莫名的越生气。

    “伯母,您能不能别老是被表象所迷惑?太肤浅了。”

    易天杰关闭引擎盖,然后便要往驾驶室走。

    可柳沁芳直接堵住了他,左边是树,右边是车,去驾驶室的路只有这一条,而且只允许一人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