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真正的兵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1:25本章字数:2086字

    “谁?约翰.兰博?怎么可能?”

    周天帮那领队不可置信的问道。

    R区领队瞪了他一眼,他说的自然不是兰博本人,他说的是兰博一惯的做法,杀人之主显然要用兰博的手段,将他们一个个收拾掉。

    约翰.兰博,一个以一己之力灭掉整只部队的神话人物,难道自己等人真的要被这样收拾掉?

    “啊!!”

    凄惨的叫声再次响起,众人本能的想要过去查看。

    “都别动,大家围成一个圈,只要彼此都看得到彼此,他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R区领队显然对兰博非常了解,当即大喊。

    作为整只队伍最重要的人物,翻译,当然也是把R区领队的命令立马翻译给周天帮的众人听。

    可他的话刚说完,一只竹箭便飞射过来,直接洞穿他的脑袋。

    “草!!!”

    “八嘎!!!”

    两边的领队当即大怒,当即和众人一起,抱起步枪,对着竹剑射来的方向就是一顿无差别射击。

    一梭子子弹打完,R区领队大手一扬,示意众人停火,然后便快速的带着众人冲过去。

    这次绝对能把这可恶的混蛋打成筛子。

    可他们拔开草丛一看,瞬间傻了眼,因为地上躺着的,全身被打成筛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去搜查山洞的R区人。

    “八嘎咂路!!!”

    R区领队气急败坏,可片刻之后,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人,他知道,再在这树林里待下去,一个都回不去。

    “撤,全部撤。”

    R区领队说完,便赶紧带着他们的人撤退,但周天帮的人听不懂他说的什么啊,还以为是去那边搜查。

    可易天杰怎么会放过他们,很快,只剩几人的队伍,立马便又有着人消失。

    接下来的几人,溺水的溺水,掉坑的掉坑,甚至有的还被毒蛇缠身。

    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是找不到凶手,甚至连人的影子都看不到。

    “草,妈的,不会是鬼吧。”

    周天帮仅剩的领队,看着R区人领队和他的副手,忍不住有种心惊胆战。

    可这两个R区人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只能让他们心中更乱。

    “pou~”

    一声带着消音器声音的枪响响起,R区领队的副手立马便被击毙,正中眉心。

    “草!!!”

    周天帮的那人,立马吓得就蹲在了地上,没想到这人还会使枪,而且他们都是拿的步枪。

    在他个人看来,步枪都是哒哒哒的射击,对方就这么一枪,而且正中眉心,步枪当狙击枪用,对方的本事绝对通天了。

    “噗通~”

    他的思绪还没转完,一具身体便再次重重的砸在他身边,偏头一看,竟然是R区领队,他的眼睛大睁,眉心处,一刻弹印呈现。

    “大哥,大哥,我投降,饶了我,饶了我。”

    事已至此,十二人的搜寻小队,就只剩他一个,他立马扔掉枪,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这人比他们可狠多了,自己绝对会死,在这深山老林里,自己就算死在这里,也绝对跟死只蚂蚁一样。

    “呵呵,真特么怂,老子还没动手呢。”

    从远处石头上,突然一个人影跳下,他背着一把步枪,上边装着消音器,这些都是刚才捡那些死人的。

    周天帮搜查队队长见这人,是昨天晚上跳崖的那个,心当即就就就在了一起,这还是人么?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枪,很想冲过去捡起来,对着此人一顿孟,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

    “大哥,饶了我吧,我也是受人之命。”

    易天杰走到他旁边,笑了笑,是该说周天帮的人没有骨气,还是应该说自己刚才的手段的确有些震慑力十足。

    “你叫什么名字?在周天帮是干什么的?”

    易天杰突然有种想法,便询问了一下。

    “我……我……”

    此人还犹犹豫豫不想说。

    易天杰嘴角一勾,直接就把身后的枪拉出来,二话不说就要对着他来一枪。

    当易天杰动了的时候,那人就心凉了半截,眼疾手快的赶忙趴地上磕头,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叫刘兵,是周天帮一个小堂口的堂主,这次被派到这里帮忙的。”

    易天杰松开压在扳机上的指头,邪笑了一下,

    “呵呵,接下来,带你去一段神奇的旅程。”

    在刘兵恐惧的目光中,易天杰拉着他的领子,走进深山……

    片刻,易天杰便带着刘兵赶了回来,只是与之前有些不同,刘兵此时满脸的恐惧,步调也与易天杰保持跟随,看样子就像最忠诚的手下。

    易天杰撇了他一眼,然后暗笑一下,古刑法二十四法,他才刚刚用了不到一法,这刘兵就受不了了。

    现在,他手中已经握有足够他的把柄,刘兵以后听他话还好,不听,呵呵,他想死都难,活着更是比死难受。

    二人赶到山洞,易天杰让刘兵在外守候,然后自己进了山洞。

    刚进山洞,就感觉一根木棍狠狠的向着后脑勺袭来,易天杰赶忙躲开,然后抓住木棍。

    “冷晴,是我!!!”

    看了一下拿着木棍的冷晴,她满眼的恐慌,看的出来,一个人在山洞,提心吊胆的也的确是有些煎熬了。

    冷晴一看易天杰回来了,扔掉木棍就抱了上来,若不是坚强,估计差点就哭了出来。

    易天杰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

    “好了,没事了,都解决了,我送你出去吧?”

    感受到怀里的柔软,又想到这个女孩为了救自己,不惜糟蹋自己的清白,易天杰放在她后背的手,都忍不住摸索了起来。

    刚好碰到她保护的扣子,鬼使神差的就隔着旗袍顺手牵羊解开了,冷晴感觉到自己的那傲人瞬间没有了束缚,俏脸绯红。

    嗜血之后的易天杰,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淫乱的应龙,他把头深深的埋进冷晴的脖颈处,贪婪的吸取那不停钻进鼻息的处子之香。

    战斗与美色,是男人的本性,而比之更胜的应龙,则显得更加难以自控。

    易天杰那没有恢复好的伤势,也在这个过程中,又恢复了大半。

    “天杰,我爱你,我以后想和你在一起。”

    趁着换气,冷晴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话。

    易天杰微微一愣,赶忙松开自己的嘴巴,可依然还在抱着,自己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