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互相套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5本章字数:3294字

    上了马车,许宁幽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扯着苏景渊的衣袖大声喊道:“等等,等等,我还有东西没拿!”

    “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在意,等出了塞北,什么东西买不到?”

    “不行不行,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带走,我会死的!”许宁幽一脸紧张,都怪李君瑶,害她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忘了!

    苏景渊看她实在着急,只好打发手下回去将东西取来。“你身边应该没多少东西啊……”

    “不多不多,就一点点……”

    刚说着,一个侍卫便将一个麻袋推了上来。

    苏景渊:“这即使你说的一点点?”

    再看许宁幽,一脸喜悦地将麻袋抱在了怀里,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苏景渊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就怒了。

    “你打算让我和这一袋子吃的待在一辆马车里?赶紧给我扔出去!”

    “不行!你借给我的钱我可都花在这上面了!”许宁幽抱着麻袋不松手,苏景渊伸手去拉,两人拉扯间,袋子里的点心干粮掉了一地,许宁幽立马扑过去将东西都捡起来塞回袋子里,恶狠狠地瞪着苏景渊:“你要扔了我的东西,就干脆把我也扔了吧!”

    “这些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等回了京城,什么好吃的没有?”

    “大叔,你没搞错吧,这还不算好东西,桂花饼,绿豆糕,香椿饼,你知道我多久没吃过了吗?你知道那种做梦都流口水的滋味吗?又想梦到它们又不敢梦到它们,这种心情你能理解吗?”

    苏景渊看着许宁幽,她对这些食物的宝贝样子不是装的,可是她离家不过三个月,虽然吃了一些苦,可也不至于对这些粗糙的食物馋到这种程度……

    许宁幽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太过了,可是没有办法,她以前在家时就好吃,姐姐总笑她是一条馋虫,每个月的例银都用来买零嘴了,后来在塞北过了整整五年食不果腹的日子,她实在是忍不住了,现在就算是最差的食物在她眼里都是美味佳肴,想要抢她的吃的,没门!

    “这个东西哪里来的?”苏景渊突然拿出了一枚玉玦递给许宁幽。

    “这是我的!”许宁幽身子一僵,突然反应过来,这枚玉玦是以前一位故人留给她的,后来她来塞北之前,将玉玦放在姐姐徐宁静那儿,现在既然在苏景渊这儿,说明姐姐将玉玦给了清漪,而清漪应该是拿着这个来找自己……“是我娘给我的。”

    “你娘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的?”苏景渊摩挲着玉玦上的那个“秦”字,想到当初他将玉玦送给那个人时,她还不到十岁,从年龄上来算,不可能是许宁静。

    “是我小姨的,她是我娘的妹妹,她叫许宁幽。”这些事情苏景渊有心一定可以查到,所以她没有必要隐瞒,

    “许宁幽,难怪……”苏景渊突然带着几分急切,问道:“她现在在哪?”

    “她已经死了。”许宁幽不愿意多说,她就是许宁幽这件事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就算她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她怎么死的?”苏景渊有些激动地抓住了许宁幽的手臂,随即又松开,喃喃地说道:“是了,她既然是许家的人,就活不了,都怪我……”

    “郡王叔叔认识小姨?”

    苏景渊将手中的玉玦扔给许宁幽,闭上眼睛让人看不出思绪,冷冷地说道:“不关你的事。”

    许宁幽撇撇,想着确实不关她的事,她也不记得自己认识什么宁郡王,不过,她倒是想要弄清楚这个宁郡王究竟是哪边的人。

    “郡王叔叔……其实我也不是故意想叫你叔叔的,毕竟你看上去那么年轻,只不过你应该和我爹很熟吧?所以按我爹的辈分来说,我应该尊称你一声叔叔才对,你说呢?”

    “我和你爹不熟,不过也有些来往。而且我不是看上去年轻,我实际上也不老。”

    “是是,但是您跟我爹有交情对吧?”许宁幽试探得问。

    “你不用猜了,是你爹托我来找你的,不过,你的死活跟我可没关系,我之所以救你是因为……另一位故人。”苏景渊睁开眼睛,看向许宁幽的眼眸中带着一抹深意,“我说过,会护你周全,就一定不会让你死。”

    许宁幽翻了个白眼,嘀咕道:“不是说了不在乎我的死活么?”

    “突然又在乎了,不行么?”

    “行,当然行,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许宁幽暗自腹诽,这些身份尊贵的人脾气都这么差么。

    之后的几日,许宁幽等人除了偶尔休息,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路上度过的,不过好在天气不错,随行的车马都属于上等,所以很快就出了塞北地区,进入了繁华的中原地带。

    进城的那一天刚好赶上元宵,街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许宁幽几年没有见过这样热闹的场面了,整个人都欢欣雀跃不已。

    “这里还有些偏僻,比起京城差了不少。”苏景渊跟在许宁幽身后,看着她开心得像个孩子。

    “不差不差,我很满足了。”许宁幽从街头走到街尾,将各种小吃吃了个遍,还打包了不少,这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来。

    “只买吃的,不买别的吗?看到喜欢的就拿上,让沈青付钱就行了。”沈青是苏景渊带来照顾许宁幽的侍女。

    “不用不用,衣服和用的东西你已经让人给我买了很多了,其他东西我觉得也没什么用,没必要浪费钱,还是吃的最重要,民以食为天啊!”许宁幽一边吃着街边买的美味的大饼,一边笑眯眯地说道。

    苏景渊突然伸手拉住了她,将一只银色的发簪插入了她的发间。许宁幽正啃着大饼,目光惊讶的看着他。

    “送给我?”许宁幽问道。除了家人还没有人送过她礼物,这种感觉似乎有点奇妙。

    苏景渊看着她脏兮兮的脸一脸嫌弃地说道:“本来发育就不好,还不好好打扮,别人非得以为我身边跟了个男的。”

    许宁幽低头看看自己,悲催的发现,她们许家的姑娘似乎都……有点平啊。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你不是想看热闹吗?去那边瞧瞧。”苏景渊指着前面的灯市让许宁幽看,刚好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灯市的花灯都已经亮了起来,看上去绚烂夺目,如同人间仙境。

    许宁幽眼前一亮,快步跟上苏景渊的脚步,可是灯市的人太多,人潮涌过来的时候,苏景渊的身影一下就不见了,她心中一慌,呆呆地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笨蛋。”苏景渊额声音在她头顶响起,随后一只大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掌心里,拉着她穿过人群,“你要是丢了,我可懒得找你,跟着我,不要松手。”

    “嗯。”许宁幽抽了抽鼻子小声地回答。

    两人一同穿过灯市,灯市上有许多猜灯谜的摊位,许宁幽一边走一边念出上面的谜语,然后绞尽脑汁才想得出答案,当她实在想不出来的时候苏景渊就会轻松说出答案,让她感到十分挫败。

    “走,去那边,那边的灯最大,灯谜肯定最难,我就不信你能猜得出来!”许宁幽气呼呼地拉着苏景渊往那边走,却刚好碰上了李君瑶一行人。他们一路上算是一起走一起休息,不过隔了些距离,一路上也都没有什么交流。

    “宁郡王也来猜灯谜?刚巧君瑶对于猜灯谜有些心得,不如郡王也一起试试?”李君瑶下马车后特意到客栈换了衣服,此时的她一身浅色长裙,外面穿着粉色的狐裘披风,看上去就像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的,显得格外明媚动人。

    许宁幽以为苏景渊肯定会拒绝,却没想到他只是点点头说了声“好”。李君瑶立即喜笑颜开,与苏景渊一起走进了人群当中。

    许宁幽看着自己被松开的手,又看着和李君瑶站在一起的苏景渊,心里有些不舒服,难道苏景渊也和其他人一样,最在乎的只有容貌和才情吗?难道她许宁幽果真这般差劲,处处比不上李君瑶吗?

    人群中的苏景渊和李君瑶都相貌不凡,猜灯谜的速度又不分高下,立即引起了围观群众的各种赞叹,什么“郎才女貌”,“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听得许宁幽一阵憋屈,转身就要离开。

    刚转身,就被苏景渊拉了回去,“又想乱跑到哪去?”

    “不用你管,你猜你的灯谜去!”

    “灯谜是你要我猜的,我好不容易给你赢了这盏最大的花灯,你还不知足?”

    “给我的?”许宁幽看着苏景渊手里的花灯,正要伸手去接,花灯却被李君瑶拿到了手里,李君瑶拿着花灯,一脸期盼地看向苏镜渊:“宁郡王,这花灯好漂亮啊,我本来是想要靠猜灯谜赢过来的,没想到郡王技高一筹赢走了花灯,不过这花灯我实在喜欢,郡王可不可以送给我?”

    不过是一盏花灯而已,旁边还有不少人盯着他们看,要是苏景渊拒绝,未免也太小气了一点。

    苏景渊还没说话,许宁幽就扑过去一把抱住了花灯,大声说道:“他已经送给我了。”

    “是吗?”李君瑶一脸委屈地看向苏景渊,而旁边不知内情的人见美人委屈也开始为她打抱不平。

    许宁幽可管不了这么多,死死地抱着花灯不松手,反正她就是不愿意让给她!

    苏景渊看着许宁幽孩子气的一面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他嘴角微勾,拉着许宁幽对李君瑶说道:“这是我送给侄女的花灯,李小姐想做我的侄女,这年纪恐怕太大了点。”

    苏景渊说完,便拉着许宁幽转身离去,许宁幽看了李君瑶垮掉的笑脸不客气地笑出了声。人家就是想装嫩,苏景渊却偏偏嫌弃她年纪大,这打击也实在是太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