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京城盛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5本章字数:2320字

    之后的路途中,李君瑶估计是被打击得狠了,再也没有过来和苏景渊套近乎。许宁幽乐得清净,虽然一路奔波劳累,但是在苏景渊的照顾下,她只负责吃吃睡睡,倒也不觉得难熬。

    一月之后,一行人总算到达了京城。苏景渊因为要进宫,进城之后就将许宁幽交给了盛家的人,不过他特意将沈青留了下来。

    许宁幽对盛家还算了解,只不过这五年间,盛家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所以她只能小心谨慎地应对。

    马车在盛府门前停下,许宁幽一下马车就发现马车竟然停在了偏门。

    “二夫人说了,小姐久出未归,或许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为了不让府里的人沾上晦气,小姐还是先从偏门进去洗漱一番再去见各位夫人为好。”

    “好什么好,从偏门进,知道的只说我这个大小姐不受府里待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老爷又抬了个妾室回来!”

    许宁幽知道盛府的大致情况,盛清漪的父亲盛仲达官居二品,除了正妻许宁静之外,还有三位妾室,只不过不知道这几年有没有添新人,除此之外,盛仲达还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叫做盛勤武,盛勤武不学无术,却贪图享乐,后院聚集了一大群莺莺燕燕,一家人都靠盛仲达过日子。

    不过,他有一位厉害的夫人王氏,便是下人口中的二夫人。如今盛仲达正妻过世,府中管事的恐怕就是这位二夫人了。

    “二夫人是这样吩咐的,小姐还是听话比较好,可别让我们难做!”管事脸上的神情十分倨傲,完全不把许宁幽放在眼里。反正如今大夫人已经过世,大夫人娘家那边也已经完全没落,而他们这位大小姐原本就和老爷父女关系不合,所以他们也没什么好忌惮的了。

    “是吗?”许宁幽心中冷笑,难怪清漪要逃离盛府了,她本来就性子软,个性又太过单纯,没了母亲庇护,在这里怎么生活得下去。

    “小姐,咱们进去吧!”管事嬷嬷说着便伸手去拉许宁幽的手臂,许宁幽刚一皱眉头,沈青便挡在了她面前,对管事嬷嬷怒斥道:“小姐也是你能随便动手的?”

    许宁幽对沈青的反应非常满意,不愧是苏景渊的人,果然没让她失望。

    不过管事嬷嬷却完全不怕她们,反而还有些不快地说道:“哪来的野丫头,要进去就赶紧进去,不想进去就留在外面吹冷风吧!”

    沈青拿着剑上前一步,瞪了管事嬷嬷一眼,将管事嬷嬷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许宁幽连忙拉住她,硬碰硬不是好办法,更何况不过是一个下人,还不值得她去硬碰硬。

    “我不进去了,我等爹爹回来。”许宁幽说完便抬脚往前门走去。

    管事嬷嬷没想到许宁幽会来这一招,顿时也有些着急了,又想去拉许宁幽,可是有沈青在,她根本无法靠近许宁幽半步。

    许宁幽就大大咧咧地坐在大门口,沈青也不去干涉她,只是安静地守在她身边,不让任何人靠近。

    盛仲达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虽然一直和女儿关系不太亲近,可真看到她脸颊通红地坐在门口时,还是觉得十分心疼。

    “爹!您终于回来了!”许宁幽想清楚了,不管盛仲达心里怎么想,他总归是盛清漪的父亲,在盛府,她也只能依靠他了。

    果然,许宁幽在盛仲达脸上看到了一丝担忧,不过盛仲达性格有些古板,所以还是有可能会生气,许宁幽咬咬牙,走到盛仲达面前直接跪下了,“爹,对不起,女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盛仲达愣了一下,立马扶起女儿,待看到她冻得通红的手以及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庞时,心里涌起一阵自责,只是到底也说不出什么亲昵的话来,但许宁幽却注意到他的眼角湿润了。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盛仲达连说了两句,然后又问道:“怎么不进去?”

    许宁幽目光闪烁了一下,故意瞄了一眼之前的管事,那管事立马就低下头不说话。

    盛仲达自然明白这其中有事,正要发火,许宁幽立马说道:“是我执意要在这儿等爹爹的,家里其他人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呢!”

    不知道是不可能的,这些下人也进去禀告过了,只不过里头的人正摆着架子,见许宁幽不肯进来,也知道她又闹小性子了,所以故意晾着她。

    这会儿盛仲达回来了,二夫人自然就不敢怠慢了,至少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所以立马领了府里的小姐和妾室们站在院子门口等候。刚从暖烘烘的房间里出来,被冷风一吹,几人都冷得有些发抖,几位小姐都嚷嚷着要回房烤火去。

    “都给我站好了,不许给人留下话柄!”二夫人吩咐道,“总归是你们伯父的女儿,咱们不做做样子,你们伯父心里怎么想?”

    “伯父又不喜欢她,巴不得她不回来呢!”说话的是二房的二小姐盛玉珠,她一向不喜欢盛清漪。

    “二妹,别乱说,她终归是盛家的大小姐。”二房的大小姐盛玉珍微笑着看着前头,心里的思绪却翻滚到了极点。她是盛府最优秀的女儿,虽然不是盛仲达所生,可是如果没有盛清漪,那她就是盛府的大小姐。可是现在,盛清漪回来了,她又要失去一切了!

    “她算什么东西?还大小姐,她容貌才情哪一样比得上姐姐你,这盛府的名声可都是姐姐你撑起来的,京城谁不把你当成盛府的大小姐?”

    “行了,这话咱们心里明白就行了,别瞎嚷嚷,你伯父他们快过来了,表现的热心点!”

    二夫人刚说完,就有下人过来禀报了,“夫人,大老爷带着大小姐去给大夫人上香了,说暂时就不过来这边了。”

    “什么?”二夫人的脸立马就拉了下来,“回来先去拜一个死人也不来见我,还有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了?”

    “她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盛玉珍怒气冲冲地说道:“母亲你现在可是盛府的女主人,她敢不尊敬你,咱们一定要给她点厉害瞧瞧!”

    “可是母亲,你不觉得这一次和以往有些不同吗?以往要是盛清漪不过来,伯父也应该赶着她过来了……听下人们说,他们并没有吵起来。”盛玉珍心思细腻,观察到了这一点不同之处。

    “还不是在外头受了苦不敢放肆了,要不再被赶出去可怎么办啊!不过姐你放心,盛清漪那性子咱们还不了解,迟早还得闹起来!”盛玉珠笑着一脸讽刺。

    “我觉得玉珍说得对,一个小小的盛清漪我用不着这么在意,你们父亲和大伯父兄弟关系好,他总不至于为了小辈来责怪我吧!”二夫人脸上闪过一丝阴狠,“这次算她命大,让她活着回来了。不过,以后日子还长得很,还怕对付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