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盛府的女人们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5本章字数:2139字

    在许宁静的牌位前许宁幽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她是许家最小的孩子,比姐姐许宁静小了十来岁,姐姐一直把她当女儿宠,现在她竟然真的成了她的女儿。

    “爹,我娘是怎么死的?”

    “你娘的身子一直都不好,许家出事后,她积郁更深,我请了全京城最好的大夫,也还是没能治好她的病。”

    盛仲达站在许宁幽身边,看着许宁静的牌位,深邃的目光让许宁幽有些看不明白。

    盛仲达和姐姐年轻时的感情的确很好,那时候姐姐脸上都是幸福的模样,再后来,姐姐生了女儿,盛仲达却纳了妾室,姐姐为此伤心了很久,两人之间也是争吵不断。

    所以,盛仲达对于姐姐感情,她看不清也不确定。

    许家出事后,盛仲达真的全力帮助许家了吗?姐姐在许家出事之后就病情加重这真的是巧合吗?还有盛清漪,究竟又是为何冒险离开许家远赴塞北,又是被何人追杀?

    看来,这些事,还得靠她自己慢慢去了解。

    “清漪,别伤心了,你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以后你要好好地待在家里,别让她担心。”

    “好,爹,您也别伤心了,不然娘也要担心你了。”

    盛仲达自嘲地笑了笑,摇头说道:“她大概早已经对我死心了。”

    许宁幽想问清楚,盛仲达却已经走出去了,她连忙跟了上去。刚走了几步,盛仲达便回头对她说道:“以后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爹爹说,不要跟你娘一样,什么事都藏在心里,连个改过的机会都不给我。这诺大的一个盛府,这么多人,爹最牵挂的还是你。”

    许宁幽没想到盛仲达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也觉得心中一阵苦涩,“爹,这诺大的盛府,我也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盛仲达立即愣住了,女儿因为妻子的原因,对他一直都不亲近,他为此也很苦恼,没想到这一次,女儿回来竟然改变了很多,到底,还是血浓于水,骨肉亲情无法割舍吧。

    “你也累了吧,快去歇息吧。”盛仲达说道。

    “可是,爹,我还没去二叔家拜访二婶呢,她不会怪我吧?”

    “确实应该去见见她,她也一直记挂着你,为你担心,而且府里的事都是你二婶在管,以后还得靠她照顾你。”

    许宁幽心中了然,难怪姐姐一直没和盛仲达和好,原来这盛仲达还是像以前一样和弟弟一家不分你我,那二夫人又是个尖酸刻薄斤斤计较的主,一家人怎么可能相处得好。看这些人对她的轻慢态度,想必姐姐以前也受了不少委屈。

    到了二房这边,门口的人大概没想到盛仲达也一起过来了,立马急急忙忙地进去报信,没多久,二夫人王氏就带着两个女儿立马出来了。

    “清漪来了啊,你可算回来了,看到你回来,二婶这心啊,可总算是落地了!”

    “多谢二婶记挂,让二婶为我操心了。”

    “姐姐,你可真是的,一走就走这么多天,你一个人在外面,没出什么事吧?”盛玉珠意有所指地说道。

    “多谢玉珠妹妹关心,一个人在外面确实寸步难行,好在遇到了宁郡王,我这才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宁郡王,是秦王府的郡王殿下?”盛玉珍立马问道,脸上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

    “正是,这一次多亏了他,要不是他赶到塞北救了女儿,女儿可就回不来了,爹您可要好好替女儿谢谢他。”

    “这是自然。”盛仲达也有些惊讶,他与苏景渊交情并不深,只不过知道他每年这个时候会从江北过来京城,所以才修书请他帮忙寻人,没想到他竟然绕道去了塞北,还救了自己的女儿。

    “清漪你放心,这件事二婶会帮你处理好的,你也累了吧,我让人收拾好了住处,你先回去歇息吧。”

    “啊,都怪我,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许宁幽惊讶地说道:“二婶不是说了让我先去洗漱好再来见您吗?我刚刚急着过来就给忘了,对不起二婶,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盛仲达有些疑惑看向二夫人,二夫人立马解释道:“我是觉得清漪长途跋涉,先洗漱一番会比较妥当……”

    “二婶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宁郡王一路都很照顾我,我这一身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呀!不过,也确实如二婶所说,我带了晦气回来也不好……”

    “秀姑!”二夫人打断许宁幽的话,急切地对丫环吩咐道:“我让你将蕙兰院收拾好给清漪住,你还不快陪清漪小姐过去!”

    “蕙兰院?是后面的院子?”盛仲达不怎么管后院的事情,但是也知道前面几个大院子里并没有叫做蕙兰院的。

    “是……是一个新修过的院子,那儿安静舒适,我想清漪会比较喜欢。”

    “我不喜欢。”许宁幽说道。

    二夫人笑容僵在了脸上。

    “我不是不喜欢二婶给我安排的院子,我只是不喜欢安静。我想要和爹爹近一点,想要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许宁幽低着头,有些失落地说道:“娘不在了,也只有我爹相依为命了。”

    盛仲达一阵心酸,立马说道:“你就住芳菲院吧,那儿离爹的书房最近,以后没事还能过来陪爹说说话。”

    听到盛仲达的话,盛玉珠就不高兴了,“芳菲院我现在在住,伯父你让她住别的院子嘛!”

    二夫人有意让几个孩子多和盛仲达亲近,所以自从许宁静死后,她就将院子的格局都变动了,她的儿子盛明涛住在松涛阁,盛玉珍住在藏雪院,盛玉珠住在芳菲院,都离盛仲达很近。

    “清漪,你看玉珠住在芳菲院住的好好的,要不,二婶再给你另外安排?”

    许宁幽故作惊讶地问道:“二婶,你们家这边的院子出什么问题了?怎么玉珠都住到我们家里去了?那其他人呢?是不是都住到我们家去了?”

    二夫人有些尴尬地解释道:“这边的院子确实有些不好住了,而且这边人多,所以才会住到那边去。”

    “那怎么行啊,那得赶紧好好修葺一番啊,哦不对,人多了的话就应该买个大宅子才对,总不能让二叔二婶无家可归呀!”许宁幽看向盛仲达,一脸认真地说道:“爹,二叔二婶家要是没钱的话,你可不可以出钱给他们买个宅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