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见面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5本章字数:2194字

    “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呢?”方昭心疼地抚摸着李君瑶的发丝,继续道:“君瑶,等我辅佐太子登上王位之后,我便娶你好不好。”

    李君瑶闭上了双眼,满足地点了点头。

    “好啦,你不是说你不舒服吗?我先带你回房间休息一下,等宴会结束了,我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说罢,许宁幽就见两人依偎在一缓缓离开了。内心强大的恨意一步一步地趋势着许宁幽向他们跟过去,她真想好好质问一下这两个人,真想问问方昭为什么这么绝情,为什么要欺骗自己将自己推向一个深渊,难道只是因为李君瑶吗?

    可没等许宁幽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了几声急乱的脚步声。许宁幽转身看去,就见不远处走来一对男女,男的漠然地走在前面丝毫没有理会后面跟着自己的女人,那个女人一边急匆匆地跟着一边哭腔着声音说话。

    “郡王殿下……玉珍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郡王殿下!”

    原来朝许宁幽走来的是自己的二妹盛玉珍和苏景渊,盛玉珍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惹怒了苏景渊,而苏景渊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直径往前走,等到苏景渊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正是他看到自己的时候。

    “郡王殿下,你听玉珍解释……”盛玉珍也停下了脚步,神情慌乱间也注意到了不远处靠在假山上的许宁幽,一时呆滞在了原地。

    许宁幽冲盛玉珍笑了笑,那眼神好像就是看一个小丑一样,“二妹妹这是怎么了?”

    苏景渊不管不顾身边的盛玉珍直直走向了许宁幽,他脱下自己的外衫披在她的身上,解释道:“一些小事而已不打紧,倒是你,你不是和我说去方便了吗?怎么还在这里?”苏景渊的眼神闪过一丝疼惜,“在这里站着不冷吗?”

    捂着肚子的许宁幽一时语塞,难道明明白白的和他说我找不到厕所?

    愣在那里的盛玉珍好像被人打醒了一样,她收了收自己窘迫的神情,走上前假惺惺地关心起许宁幽起来,“姐姐没事吧?要不要我让母亲先送你回家?”

    许宁幽虽然不知道刚刚盛玉珍和苏景渊发生了什么,但心里多半猜到了几分,刚刚苏景渊摆出那么冷漠的样子应该是盛玉珍说了什么或是做了什么遭他嫌恶了,而盛玉珍现在又假惺惺地关心自己不过是想在苏景渊心里挽回点形象。

    “我没事,二妹妹有心了,只是二妹妹有空关心我,不如关心一下自己……”许宁幽下意识的睨了一眼盛玉珍十分狼狈的模样,“若是被人看到平日里貌美如花的妹妹现在是这个样子,估计会难堪啊……”

    “你……”盛玉珍气得嘴都快歪了,因为刚刚为了跟上苏景渊而过于着急,现在的自己衣衫和发髻都十分的凌乱,一点也看不出一个小姐的模样。

    一旁的苏景渊瞥都没有瞥过一眼盛玉珍,他只是敏锐地察觉到许宁幽的不对劲,明明她额头上冒着冷汗,手也十分冰冷,一看就知道有事!

    “你是不是不舒服?”苏景渊问她。

    许宁幽强忍着眼角的眼泪,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先回宴会吧,我去找间如厕方便方便,你总不是要连我去如厕你也要跟过来吧?”

    苏景渊始终不放心地看着许宁幽,却还是被她推开了,许宁幽强忍着疼痛勉强转身朝假山另一边走去,苏景渊看到她走了便也乖乖回去了。

    盛玉珍本想跟在苏景渊的身后和他一起回去的,却不想遭他冷漠的拒绝,她内心十分受伤,只因她和苏景渊说了几句盛清漪不好的话他就这样对自己吗?不!苏景渊一定是被盛清漪的假象所骗了!这一切都要怪这个盛清漪!

    想到这里,盛玉珍气地转身朝许宁幽跑去,然后狠狠地一把拉住了她。

    许宁幽本就没有多大力气,如今更是无力反抗,甚至差点被她拽倒在一旁的荷花池中。

    “盛清漪!你不要以为你有宁郡王给你撑腰你就敢这么对我!说到底你还是盛家的人!”

    许宁幽冷笑了一声,“我不仅有宁郡王给我撑腰,还有太后和皇上。”

    “你!”盛玉珍凶戾地瞪着许宁幽了几秒然后突然笑了,“盛清漪,你就不怕你和你娘一样吗?”

    许宁静?难道说许宁静的死和她们有关吗?许宁幽刚想询问些什么的时候,盛玉珍却突然猛地抬起了手臂!手掌就要挥落在许宁幽脸上的时候,她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吃力地反手抓住了盛玉珍的手腕。

    “我娘的账,我以后再和你们慢慢算,毕竟后面的日子还长着呢……”许宁幽冷哼了一声,然后用出了所有力气将盛玉珍推进了一旁的荷花池里,就听噗通一声,盛玉珍整个人就掉了进去。

    “这个就当作姐姐给妹妹是见面礼了。”说罢我许宁幽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盛清漪!盛清漪!”

    盛玉珍整个人在池塘里不停的扑腾,却是怎么也上不了岸,她不停地喊着盛清漪的名字,但盛清漪早就离开的没有影子了。

    不知过了多久,盛玉珍的叫喊终于引起了宫女太监们的注意,宫女们慌乱地跑去告诉二夫人,而有会水的太监直接跳进了荷花池里捞起了盛玉珍。

    捞上岸的盛玉珍全身湿透的趴在了地上,此时的她发丝凌乱,金钗掉落在地,已经丝毫没有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了,而她身上的外衣也被池水浸湿而微微透出了里衣,衣内的一番光景直接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急忙赶到这里的二夫人赶紧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披在了盛玉珍的身上,大声斥责着一旁的宫女太监们:“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落水!是不是你们中间哪一个人心怀鬼胎嫉妒我家玉珍所以推她落水的!”

    宫女太监们一听连忙下跪,解释道:“我们也是刚刚来的……我们来的时候已经看到盛小姐落水了……”

    二夫人怀里的盛玉珍情咳了两声,十分虚弱地回到:“母亲……不是他们推的,是盛……盛清漪把我推下荷花池的……”

    “盛清漪!”二夫人面目开始狰狞起来,起初看在盛仲达的面子上她不想这么快解决掉盛清漪,没想到她竟然自己先欺负上玉珍头上来了!

    “母亲……盛清漪说她从来就不把你放在眼里,而且以后还会继续想办法折磨我们……母亲我们怎么办啊……”一旁的盛玉珍已经开始抽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