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合作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6本章字数:2012字

    碧儿见许宁幽神情有些焦虑更加不解起来,区区一个账本,小姐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呢?

    许宁幽越想越不通,明明前几天沈青在二夫人那边看到周木来找二夫人,周木交给二夫人的是真账本,而周木拿走的是假账本,如今账房里只有真账本,那那个假账本呢?

    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

    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

    门外的周木终于挣脱了沈青的束缚赶紧冲到了房间里,见许宁幽手里拿着账本神情有些不对劲,连忙苦笑道:“大小姐也看过账本了吧,若是没什么事情便将账本还给我吧……”

    许宁幽没有办法只好将账本还给了周木,她冷笑道:“周掌事可要好好看管账本呢!账本出了差错可是要受板子呢!”

    说罢,许宁幽转身便带着碧儿和沈青离开了。后来许宁幽派沈青去查看药铺仓库有没有黄天竹,沈青却是连个黄天竹的半个影子也没看到。

    “奇怪,那天我明明听到周木说将黄天竹放在了仓库里,我还听到二夫人臭骂了周木一顿的……”沈青十分奇怪道。

    “估计她们早就有所提防,所以都将假账本和黄天竹转移了地方,就是怕有人知道。或者就是提前转移了!”

    “那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难道我们之前的计划都泡汤了吗?”沈青有些焦虑道。

    许宁幽摇了摇头,思索了片刻后她缓缓笑道:“不急,我还是有办法可以让计划进行下去。”

    “什么办法?”沈青问。

    许宁幽挑眉笑了笑,她凑到沈青耳边:“这个办法就是……”

    夜色悄然而至京城,街上粼粼而过许多马车,人流不断。街道两旁是各种商铺,多的是酒肆和茶坊,而横出的飞檐上垂着火红的灯笼,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此时的盛家药铺正要打样,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黑色斗笠的男子却突然走了进去。

    男子用手拍了一下正在整理柜台的周木,周木转身就见一张带着黑色面纱的脸对着自己,吓得连忙后退了几步,

    “老板,你不记得我了吗?”男子冷冷道。

    周木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个男子,这个男的就是原来订购黄天竹的季先生!周木气地拍了一把桌子,怒道:“季先生怎么才来!难道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你这都拖了多少天才来!”季先生本与周木约定好了五月初二便来取货,但却迟迟没来,这让周木十分生气。

    季先生道:“中间有事耽搁了几天,现在取货还来得及吧。”

    “你若再不来,我们老板可就要杀了我了!”周木睨了一眼男子,然后转身向里院走去,“你跟着我,我带你取货!”

    季先生一听赶忙跟上了周木的脚步。

    周木带着季先生从后院绕道走出了盛家药铺,季先生一看不对劲,停下脚步奇怪道:“怎么?不是去仓库吗?”

    周木看了一眼季先生,解释道:“您要的黄天竹份量这么大,仓库放不下,我们老板另外找了个地方。”

    季先生恍然点头,决定不再追问什么,继续跟着周木。

    离开了盛家药铺,一路上又转过几个黑巷,终是到了一家院门前停下脚步。

    周木从怀中取出钥匙打开了院门,他指了指前面一间屋子,对季先生道:“前面就是了,你且跟着我。”

    季先生跟在周木的身后来到了那间屋子前,周木上前打开了屋子,却不想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了两条胳膊。

    周末疼地跪倒在地,他挣扎着冲季先生喊到:“你干嘛啊!放开我啊!你疯了不成!”

    “你且回过头仔细看看我是谁!”

    说罢,那个男人用一只手摘下了黑色的斗笠,周木转头一看惊呼:这不是盛清漪身边的那个沈青嘛!

    “沈……沈青!怎么会是你……”周木一脸惊恐地看着沈青。

    此时的许宁幽也正好从院门口走了进来,她冷冷地看了一眼周木,笑道:“怎么?很惊讶吗?”

    “大……大小姐!”周木看到许宁幽之后更是惊讶,心中连连问自己这怎么回事?为什么盛清漪和沈青会出现在这里?

    “你现在一定在想,为什么我和沈青会出现在这里吧?”许宁幽缓缓走到一脸呆滞的周木面前。

    “因为从一开始就是我让沈青假扮男人去骗你的,本来我是想找到黄天竹就算了的,但是谁让二夫人心眼这么多,我就只好再让沈青出来骗你一次。”许宁幽蹲下身子,冲跪倒在地的周木笑眯眯道。

    “大小姐你……”周木咬了咬牙。

    “这也不能怪我,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也不能找到这里。”

    “大小姐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许宁幽冲周木挑眉笑了笑,道:“这个嘛当然是不能告诉你了!不过你若是想活着走出去的话,便乖乖听我的……”

    周木却突然冷笑了一声,“呵呵,我可不认为大小姐你会放的过我!”就算许宁幽放过自己,二夫人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两者都是死,他还不如帮助二夫人与盛清漪作对,毕竟二夫人答应过他她会保证自己的女儿一辈子衣食无忧。

    许宁幽皱起了眉头,摆出一脸无奈的样子,道:“看来你是不想与我合作了?”

    周木冷哼了一声,然后一把撇过了头,不再看许宁幽。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自己死了以后,二夫人会真实现她的承诺对你女儿好?”许宁幽笑了笑。

    见周木没有回头,许宁幽继续道:“你在二夫人身边这么多年,还不清楚她的为人吗?若你真的死了,她才不会管你的女儿,因为你的女儿对于二夫人来说只是个累赘而已。”

    周木缓缓地低下了头,他在二夫人身边这么多年当然清楚她的为人,这些年死在二夫人手下的人实在是数不胜数。

    “若是你与我合作,我可以保你和你女儿。”

    周木转头看了一眼许宁幽,见许宁幽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真诚,这让周木有些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