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搜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6本章字数:2064字

    盛仲达点了点头,送出了二夫人,坐会位置上,揉了揉眉心,看着窗外正对着的水塘,水塘一侧不远处就是盛清漪的芳菲院,盛仲达长叹一声,熄灭了烛火。

    翌日清早,许宁幽就醒了,这一夜睡眠很浅,许是因为昨天夜里太过于闹腾了,做的梦,竟全然都是方昭和在塞外的生活,冰天雪地之间,自己苟且存活着,一直到最后,竟然看到方昭举着尖锐的刀子,就这样刺入自己的胸前。

    许宁幽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睁开眼睛之后,才发觉天已经亮了,鬓角的冷汗涔涔,她伸手摸了一下,只感觉全身有些无力。

    又想到了一些过往的事情,真是可笑。

    有些事情,无论过了多久也难以忘怀。

    起身,想到今天还有些事情要做,许宁幽喊了两声碧儿,就听到脚步声传来。

    “小姐,今日这么早?”碧儿有些惊讶,看着许宁幽面色有些不好,端着温水过来,走到许宁幽床前,替她擦拭,“方才外面一阵忙乱,说是要搜查东西呢。”

    “怎么了?”许宁幽听碧儿语气有些紧张,抬眼看她,“为什么要搜查东西?”

    碧儿叹了一口气,有些哀怨,“二夫人说府里好像进贼了,这些日子少了不少东西。”

    进贼了?

    许宁幽可不相信真的有这种事情,翻了个白眼,漱了漱口,恐怕是二夫人人又想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吧。

    “你的东西被搜了?”许宁幽又问道。

    碧儿摇摇头,看着门外,“还没到芳菲院,不过前几个院子都已经查过了,听说还抓了不少丫鬟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

    说到这里,碧儿不免有些幽怨,紧紧地握住许宁幽的手,“小姐,你可要替奴婢做主啊!”

    碧儿倒是很少这样忧愁过,许宁幽心有不忍,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她还要出什么幺蛾子来。”

    说罢,起身换上了衣服,坐在桌子上看着端上来的早膳,随意的吃了两口,时不时瞥向门外,就等着那些搜查的人的到来。

    不出一时,二夫人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来了。

    领头的是管家的老婆,继而便是二夫人,身侧还跟着盛玉珠,气势汹汹,看起来倒不像是搜查的,反倒是来芳菲院抢劫的。

    许宁幽气定神闲地喝着茶,看着二夫人走进来,起身微微施礼,不咸不淡地开口,“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清漪还没听说呢吧?家里好像进贼而来,我昨日和你爹商量了一下,决定这样查一查比较保险。”二夫人笑着说道,一番话说得绵里藏针,把盛仲达都搬了出来,她盛清漪要是不答应,岂不就是忤逆自己父亲的话。

    许宁幽倒是不在意这些,不过看着这架势,在看看盛玉珠面容上讥讽和狠辣,大概也也猜得出二夫人想要做什么,谁放下茶杯,幽幽开口道,“二婶都这么说了,就是怀疑我了?”

    “是不是你还不一定呢?你这么说岂不是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二夫人还未开口,盛玉珠抢先说道,早听说进宫那天她把盛玉珍推入水中,回来盛玉珍病了些日子,她早就想要替姐姐出这口气了。

    二夫人侧目,“玉珠,不可乱说,眼下没有证据,不要污蔑大小姐。”

    话语,却没有几分是责怪。

    许宁幽挑眉,冷笑一声,“二婶倒还知道我是大小姐,怎么今时今日,竟然要抄我的芳菲院了。”

    “你误会了,例行公事罢了,玉珍和玉珠的院子都已经检查过了。”二夫人说道,再不等许宁幽开口,给管家老婆使了个眼色,管家老婆会意,让周遭的人走入了厅堂。

    “我还不曾同意,你们就这样肆意进入,好大的胆子?”见二夫人竟然想如此强硬,许宁幽变了声音,喝到。

    管家老婆脚步停住,有些犹豫,这些日子的变故自己可是看在眼中,这个大小姐好像也不是以前那样柔弱了,自己自然也就不敢再想过去那样嚣张,回头看了一眼二夫人,二夫人神色不郁,走上前来,“清漪,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知道我说的话你向来不听,但你总不能连你爹爹的话也不听吧?”

    “如果是我爹爹带人来搜查芳菲院,我便乐意了,就如同两位妹妹一样,不是吗?”许宁幽淡淡地说道。

    盛玉珠变了神色,气结,许宁幽的话说得清楚,盛玉珍和盛玉珠的院子虽说搜查过了,但是都是她们的母亲带着人去搜查的。

    二夫人蹙眉,咬牙,手紧紧攥住绢帕,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才缓缓开口道,“清漪,你父亲在朝堂之上忙碌,平日里没有什么时间管家,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不懂事?”

    许宁幽轻笑一声,抬眼看着一众人,“二婶若是要查也可以,我丫鬟的东西必须要我亲自来查看,碧儿的东西自然不必多说了,至于沈青,她是郡王的人,如果你们要搜她,到不如先去问问苏景渊。”

    二夫人脸色已是很不好看,本想给许宁幽下马威,却偏偏被她反呛了一口,许宁幽见她神色如此,更是得意,末了,二夫人才道,“说的有道理,便按你说的去做吧。”

    “娘……”一旁的盛玉珠不满了,扯着二夫人的袖子低声想要说什么,二夫人猛地将手撤回,皱眉瞪了一眼盛玉珠,吓得盛玉珠话到喉头,又说不出来嘞

    该死,自己跟着二夫人来芳菲院搜查,本就是想要给许宁幽一个好看,没有想到眼下竟没有这个机会了,二夫人却也同意了许宁幽的说法,真是可恨!

    眼看着管家的老婆跟着许宁幽进去,二夫人才侧头,看着盛玉珠,“急什么!就算你去翻了,能够翻出来什么?”

    “我哪里需要翻出来些什么东西?左不过就是实在看不惯她,这里原本可是我的院子!”盛玉珠嘀咕道。

    “什么你的我的,你没听到她那天说这里都是她的吗?”二夫人说道,眼中闪过一抹狠辣,“这小蹄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打什么算盘,想要和我斗,还少了些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