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赔我的裙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6本章字数:2075字

    “大小姐,我……”

    “沈青,门口候着,一个都不许放走!”许宁幽没等管家老婆辩解,低声喝道。

    沈青听罢,径直走到了门口,面色肃杀,瞳眸之中闪过一抹嗜血怒意,众人皆胆颤,知道沈青的身手,更知道沈青背后的人是苏景渊,一时间沉默无言。

    好半天,管家老婆才哀叹一声,颤颤悠悠地拿出了手中的钱袋,“大小姐,小的知错了,小的……小的赔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生气了。”

    说罢,打开了那精致的钱袋,许宁幽身手直接夺过,跌量了一下分量,冷笑一声,“我看你的月例也没有这么多吧,看来这几年你是发财了。”

    管家老婆自知理亏,自己在盛府暗地里办了多少赌场,也只有她知道,遂没有辩解什么。

    许宁幽自然也猜到了一二,看了一眼二夫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别处,想着这些人大概也是沆瀣一气的,今日就不多追究这件事情,将钱袋递给碧儿,“碧儿,你看看,够不够赔你的裙子。”

    碧儿双眼红肿,吸了吸鼻子,有些惊讶地看着许宁幽递过来的钱袋,有些怯怯地看着管家老婆的面容,却被许宁幽挡住了视线,“你别怕她,东西坏了就该赔,看看吧。”

    碧儿只好接过了钱袋,打开一看,那些钱买多几件襦裙都已经是绰绰有余了,遂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这件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了,这个坏掉的襦裙,你也给我原封不动的缝补好。”许宁幽说道。

    管家老婆的额头渗出了冷汗,紧紧地抓住那襦裙,丝绸本就滑软,市面上的线根本就无法修补,一旦坏了,就只能丢弃,哪里还有缝补这一说的。

    许宁幽明摆着就是要刁难别人!

    管家老婆大气不敢出,知道二夫人不再帮她,看着那襦裙,只好又低下头来道,“大小姐这……这是不可能的,小的已经赔钱了,还望大小姐网开一面。”

    “我说的不算,你问问碧儿。”许宁幽淡淡道,看了一眼碧儿,碧儿抬眼,对上了管家老婆急切的眼神,沉吟片刻,道,“就算修补好了,也无法恢复原来的模样,不能穿了,小姐还是买一件新的襦裙吧。”

    管家老婆如释重负,听到碧儿这样说,小心翼翼地看着许宁幽,“大小姐,你听到了……”

    许宁幽不耐地挥了挥手,“行了,今天的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了,再有一次,就不是赔钱这么简单了。”

    那管家老婆哪里还敢造次,点头哈腰着说着是,就跟着二夫人走到了门口。

    “清漪,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想不到平日里别人都说你仁慈,今日一看却也不过如此。”二夫人始终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听着管家老婆被许宁幽教训,也没有再开口,许宁幽勾起嘴角,“二夫人说笑了。”

    她还以为自己是那个软弱的,忍气吞声的盛清漪吗?真是可笑。

    二夫人没有多说,甩袖愤愤离开,看着一干人走出了芳菲院,许宁幽才松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回到厅堂里,依靠着椅子,“我看那些下人以后还敢不敢造次!”

    二夫人的下人在她的芳菲院里闹腾,起伏自己的丫鬟,虽然说不是欺负到她的头上,但还不是要给自己示威,有时候,下人就代表着主子的脸面,二夫人的心思,许宁幽不会不懂。

    “小姐。”碧儿擦了擦眼睛,走到许宁幽身侧,有些抱歉,“都怪我,小姐,害的事情变成这样……”

    许宁幽摆了摆手,不甚在意,“不是你的错,就算今日没有这些事情,她们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从头到尾,目标就只有她一个人你,而碧儿不过是被殃及鱼池了。

    “小姐,我……”碧儿将钱袋放在桌子上,为自己刚刚的失态感到愧疚。

    许宁幽打开了钱袋,将里面的银两倒在桌上,数了一遍,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又是一个中饱私囊的下人,这盛府迟早要被他们掏空!”

    说罢,将银两放回了袋子里,递给碧儿,“这些钱你拿去,买几件新的襦裙。”

    碧儿一怔,有些感激地看着许宁幽,踌躇了片刻,迟迟不敢伸出手去。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许宁幽拉住碧儿的手,将钱袋塞入她的手中,“好好儿的,别哭了。”

    碧儿擦擦眼泪,点了点头,“我去看看午膳好了没。”说罢,急匆匆的,就出去了。

    “小姐,明日十五,郡王邀您进宫中吃饭。”见碧儿远走了,沈青走上前来低声说道。

    许宁幽一愣,全然没了方才的凌冽,面色有些不自然,扶额,“十五……十五应该在家中和爹爹吃饭,怎么要去……”、

    “太后也一同吃饭。”沈青又说道。

    想到太后慈祥的面容,许宁幽实在不忍心拒绝,但是又想到苏景渊桀骜不驯的面容,许宁幽更不想见到。

    脑中一片混乱,把玩着手中的琉璃杯,许宁幽长叹一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看了看天色,碧儿迟迟未归,许宁幽觉得有些奇怪,打发另一个小丫鬟去看看,那小丫鬟出了门没多久,就一溜烟的跑了回来,“小姐,不好了……”

    那小丫鬟跑来的急急忙忙,没有注意到脚下,一不小心绊了个跟头,沈青攒眉,看着那小丫鬟,眼疾手快地拉住她,“什么事情。”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许宁幽揉了揉眉心,深吸一口气,道,“怎么了?”

    “二夫人说贼就在我们家中,现在正着急着人要来抓贼呢!”

    贼就在家中?

    许宁幽一窒,疑惑不解地看着沈青,猛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桌,“难怪昨天夜里……”

    沈青听许宁幽这么一说,也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肃杀,握紧双拳,“都是计……”

    难怪为什么偏门会忽然间这么多烂泥,而昨天又并未下雨,一定是有人刻意为之。

    “都怪我大意了!”许宁幽恨恨地说道,凭着脚印,很容易看得出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更何况沈青习武,脚印一定比自己的更深一点,整个盛府,会武功的女子,不就只有沈青一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