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留下的脚印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6本章字数:2082字

    沈青神色不郁,暗暗自责还是防不胜防,昨天虽然觉得有些奇怪,本想今早去看看,但是被这么一闹腾,又给忘记了。

    “一对脚印的话,就知道是谁了……”许宁幽低声说道,有些懊恼。

    该死,真是该死!自己还是大意了,原来早上的闹腾不是主要的,而是为了让自己分不开心去考虑这件事情。

    “怎么办……怎么办……”许宁幽不停徘徊着想着,本来想借着昨天周木的话给二夫人一个重击,没想到她反而先将一军了。

    彼时,碧儿端着午饭进来,就看到来回走动的许宁幽,一脸疑惑,“小姐这是怎么了?”

    “碧儿?”许宁幽抬头,看着一脸不解的碧儿,攒眉,“昨天真的没有人发现我的行踪吗?”

    碧儿将午膳摆放好,一脸疑惑,“千真万确,芳菲院的小丫头昨天我都打发她们出去玩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小姐这是怎么了?”

    看着许宁幽有些疑虑的神情,碧儿一窒,“小姐这是怀疑我……”

    “不是。”摆了摆手,许宁幽打断了碧儿的话,“被人摆了一道,是我大意了。”

    “小姐……”碧儿不明白许宁幽的意思。

    许宁幽拿着筷子坐下,摇了摇头,“先吃饭吧,等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说是这么说,许宁幽不过是想冷静一下,她太慌乱了,差点儿就乱了分寸了,毕竟这里还是盛府,如果说是自己偷东西,说出去还有些可笑。

    抬眼再看神色不郁的沈青,她背后还有苏景渊,许宁幽还算放心,二夫人她们也不敢大动干戈做一些大事。

    只是……

    心中越发觉得烦闷,方才还说要来抓贼却迟迟不见踪影,只怕是要等到盛仲达回来之后,这出戏才能开始。

    日落余晖的时候,盛仲达回来了。

    他先行到了芳菲院里看了许宁幽,父女二人正说着话,不出一时,就听到脚步声声,许宁幽心中了然是和何人,抬眼看去,果然看到了二夫人和盛玉珍与盛玉珠。

    果不其然。

    抿嘴喝了半杯茶,许宁幽语气凉凉,“二婶和两位妹妹怎么来了?”

    “大哥,我有件事要和你说。”二夫人并没有搭理许宁幽,径直走到盛仲达面前,面容凝重,“还是昨晚我说的那件事情,我在偏门那里发现了脚印。”

    盛仲达一愣,眉头紧皱,“偏门?”

    “偏门那里发现了两个人的脚印,看模样应该不是男人的脚印,有可能是那个小丫鬟偷了东西从偏门送出去了。”

    “偏门那里不是有守门的婆子吗?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出去?”许宁幽打断二夫人的话,淡淡地说道。

    二夫人一愣,瞥了一眼许宁幽,心中虽然恼恨,但眼下还不是发火的时候,见盛仲达也有疑虑,遂说道,“恐是那个婆子昨夜身子不好,如厕去了,趁着这个时候,那些小丫头就出去了。”

    “我记得是两个婆子守门,怎么,都生病了?”许宁幽又说道。

    “虽说如此,但也是轮班来着。”二夫人瞪了一眼许宁幽,又说道。

    “不妥。”许宁幽摇了摇头,放下茶杯,“这样子说来,若是真的出现了昨天那种情况,不就失守了,二婶管家多年,想不到也会有这种遗漏。”

    二夫人话还未说完,就被许宁幽呛了好几口,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盛玉珍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笑了笑,“眼下最紧要不是这件事情,是家里的贼人到底是谁。”

    盛仲达也点点头,拍了拍许宁幽的手,“玉珍说的没错,二妹,你继续说。”

    “还是请大哥移步一同去看看吧。”二夫人说道。

    盛仲达起身,正有此意,许宁幽攒眉,也站了起来,“爹要去,我也跟着爹去。”

    说罢,一同走出了芳菲院。

    众人来到偏门出,看着那地上的几个脚印,昨天夜里的泥泞路已经被晒干,脚印分外明显,甚至还能看得出鞋底的纹路,深浅大小,一眼明了。

    一干人围着那脚印窃窃私语,说着猜测,二夫人眼珠一转,待盛仲达看到那脚印,才开口道,“大哥,你看那脚印分明就是个女子的脚印。”

    “这两个脚印深浅不同……”盛玉珍走上前一步看着那脚印,轻声说道。

    二夫人赞赏地看了一眼盛玉珍,不愧是自己的女儿,能够发现如此。

    一旁的家丁走上前来看,说道,“要么就是另一人的形体更重些,要不然就是习武之人走下去会更重一些。”

    习武?许宁幽心里一惊,果不其然会被人猜想道,眼下还不宜多说什么,许宁幽静静站在一侧,看着二夫人要说什么。

    “今晨芳菲院的碧儿送来了一双鞋子要我们洗刷,倒是一双好鞋子,但是沾染上了不少烂泥,至今我们都还没动手。”一个洗衣房的老婆子忽然开口说道,看了一眼许宁幽。

    “谁的鞋子?”盛玉珍开口问道。

    “这……好像是大小姐的鞋子。”那老婆子犹豫了一会儿,回答道。

    许宁幽一顿,想不到二夫人还留了这一手,低头看着自己新换下来的鞋子,昨天那双新鞋踩了不少烂泥,根本就擦不干净,自己只好送到洗衣房里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许宁幽见众人目光看向自己,淡淡地说道,“我就是家里的那个贼?”

    “清漪,你可别这么说,二婶也不敢乱说啊。”二夫人笑笑,说道。

    不敢乱说?你分明就是想让我变成贼!许宁幽在心中想到,可是又该怎么解释昨天晚上出去的事情?如果说去找周木,那岂不是就打草惊蛇了。

    “清漪啊,昨天夜里你出去了?”盛仲达还是没有怀疑许宁幽,开口问道,“怎么了?”

    “爹,我……”

    “是不是你把东西拿出去了?”盛玉珠口快,打断了许宁幽的话,“哦,你身边你的那个沈青倒是功夫了得,倒也对的上号!”

    “玉珠,你别乱说话,等姐姐说完!”盛玉珍皱眉,连忙打断了盛玉珠的话,瞥眼,静静地看着许宁幽。

    “你们姐妹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身后跟着一个戏班班主,倒也有些意思啊。”许宁幽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