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往昔如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6本章字数:2024字

    “小姐,郡王叫人送来了衣服和首饰,可能是明天进宫时候穿的。”碧儿从外头回来,手里捧着衣服,远远看去,就能看到衣服鲜艳的颜色。

    许宁幽听闻,放下手中的书,走上前去,接过碧儿手中的衣服,打开了一看,是一件流彩暗花云锦宫装,银线纹绣着图案,轻盈而不落落俗套,上好的丝绸,润滑而舒适,就只是看着,便知道这件裙子不菲了。

    “他到有这个心思?”许宁幽有些疑惑,难道苏景渊今日过来是为了给自己送这件裙子的?“宫装我倒也有,怎么他还要送新的来。”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件裙子比所有的裙子都好看!”碧儿笑道,羡慕地看着那件裙子,“不知道比我的襦裙好看多少倍呢,我还这么宝贝着我那件裙子,是我目光短浅了。”

    许宁幽一笑,将裙子递给碧儿,“就你会说话,伶牙俐齿的。”

    说罢,看着桌上摆放的饰品,目光流连几番,自己向来不喜欢这些,但是苏景渊送来的大都简朴大方,乍一看,还挺让人觉得舒适的。

    想到第一次进宫,自己就带了苏景渊送她的银簪,看来明天确实要好好拾掇一番了。

    翌日一大清早,许宁幽就被碧儿喊了起来,她困倦地走下床来,看着蒙蒙亮的天,“怎么要这么早!”

    说罢,打了个哈欠,有些不满地嘀咕着什么。

    “不早了,小姐,还要打扮呢,马上车就来接了。”碧儿说着,不停歇地帮着许宁幽洗漱擦拭,许宁幽无言,昨日又陷入了过往的噩梦,好容易睡着,没过多久就被叫醒了,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小姐,别绷着脸了。”碧儿将许宁幽带到梳妆台前,开始盘头发。

    许宁幽长叹一声,看着碧儿娴熟的手法,感叹道,“想不到你对于这些这样熟稔,跟着我真是白白浪费了你这功夫。”

    “小姐睡糊涂了,瞎说话了!”碧儿无奈地说道,拿起昨日苏景渊送的步摇和金簪,小心翼翼地装点头发,继而换上了昨日的宫装,顺滑的布料触碰着肌肤,才让许宁幽微微回过神来,有些清醒。

    “真是太好看了!”碧儿惊叹道,许宁幽照了照镜子,摇了摇裙摆,笑了,“还真的是好看。”

    不得不说,苏景渊的眼光不差。

    简单的用过了早膳,沈青已经再门口候着了,许宁幽同盛仲达拜别之后,便走出了大门。

    身后,几对目光紧紧地追随,盛玉珍紧紧咬着绢帕,今日皇家的马车停在门口,她就猜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眼睁睁地看着许宁幽离开,想象着她同苏景渊一同吃饭的场景,自己就难以忍受。

    “姐姐,你又激动了。”感受到身侧人的微微颤抖,盛玉珠无奈地说道。

    “我有什么好担忧的。”盛玉珍淡淡地说道,恢复了神情,理了理头发,“谁说郡王只能娶一人了?”

    “…………”诧异地看着远去的盛玉珍,盛玉珠以为自己听错了,盛玉珍为了得到苏景渊,竟然不惜做他的侧室?

    有没有弄错,京城多少钟鸣鼎食之家来提亲,这句话要是被母亲知道来,还不知道要怎么教训盛玉珍呢!盛玉珠想。

    马车摇摇晃晃,让许宁幽更加昏昏沉沉,一旁的沈青微微扶着自己,眼看着自己的头一点一点的,马上就要陷入沉睡了。

    许宁幽用心中仅存的一点意识告诉自己,不能睡觉,要见到皇上和太后了,千万不能睡觉,绝对不能睡觉。

    但是越是如此,却约事与愿违了,许宁幽只听到马蹄声声,摇摇晃晃之中,渐渐回到了方才的梦境之中。

    塞北的冰天雪地,催命一般的号角声,呼啸的冷风吹过脸颊,生疼得难以忍受,她的手浸在冰水之中,不停地洗刷着衣服,为的,就是赶紧做好事情,再去帮着方家的人做事。

    她蹒跚在漫天的大雪之中,找不到归路,无助地大喊着,却得不到回应,只能听到风的呼啸声,天地之间,再没有其他人。

    “方昭!方昭……你在哪里!你来救救我!”她哭喊着,想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却怎么也见不到他的身影,“方昭,你说你要娶我,你在哪儿!”

    那个男人,待她永远温柔,永远都是微笑着,也永远都是让她牵挂,可是为何,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见踪影。

    “方昭!你到底在哪里!”许宁幽声嘶力竭地大喊着,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惊喜地回过头去,看着那人一袭白衣朝她飞奔而来,“方昭,你回来……”

    可心上人却手持利刃,面色凶狠地跑来,那匕首闪过光芒,映入了她的瞳眸,恨恨地朝着自己的胸膛没入。

    “为何……”她喃喃,来不及挣扎躲闪,只是感觉面前的人不再是自己认识的方昭,感觉心中一阵刺痛,缓缓的往后倒去。

    倒在了温暖的怀抱之中,睁开眼来,看到那双寂寥的瞳眸,深邃的眼中,有着她读不懂的情绪。

    “苏景渊?!”

    “能够梦到为夫,我很是欣慰。”苏景渊的面容出现在眼前,身边的冰雪也都消失,变为温暖的床被,许宁幽莫名地起身,看了看周围,“怎么,我怎么……”

    “你做个马车都能睡着,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苏景渊扶额,无奈地说道。

    自己掀开车帘就看到一个熟睡的人,想要叫醒她又有些于心不忍,只好让沈青先行一步,自己将她抱住,回到寝宫之内。

    但是一路上,却偏偏又见到她蹙眉痛苦的模样,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嘤咛着一些话语,鬓角竟然渗出冷汗。

    他还以为她生病了,叫了太医,一看,可能就是梦魇了。

    “做噩梦了吗?”苏景渊坐回椅子上,闲散地依靠着,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

    噩梦……

    许宁幽低下头来,有些踌躇,想着梦到了方昭,不知道为何,心中竟然有些惭愧,抬眼看着苏景渊,好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