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又是方昭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6本章字数:2045字

    苏景渊叹息,命人端来茶水,“算了算了,醒来了就好,我还以为你要死了。”

    “胡说八道。”许宁幽撇撇嘴,嘀咕道,“哪有你这样说的。”

    不过,如果不是及时醒过来,自己还不知道会不会就在梦中这样昏睡过去……如果是这样,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许宁幽想到。

    侍女端着茶水上来,她微微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水冲刷了方才心中的寒意,许宁幽竟然又有一些庆幸,好在上天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能够再看一看这世界。

    “休息好了就准备走了,这个时间了,恐怕已经开始了。”苏景渊淡淡地说道,逼迫的眼神紧盯着许宁幽,看着她把一杯的茶水的喝完,才让侍女帮她整理一番,一番折腾,发饰七零八落的,头发也乱七八糟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许宁幽有些遗憾,还是碧儿费好大力气帮她盘好的。

    苏景渊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许宁幽纤细的背影,把玩着手中的玉佩,陷入了沉思,眉眼之中,闪过一丝厉色。

    如果他没有听错,她这个未过门的妻子,是不是喊了方昭的名字。

    真是奇了怪了。

    那天宫宴之中,偶然听到她对于小姨子许宁幽同方昭的感情十分了解,苏景渊心中就起了疑惑,莫非她们关系匪浅?不过想来也是,否则,许宁幽怎么会把自己赠与她的玉佩给盛清漪呢。

    但是这到底和方昭有什么关系?实在是有些让他捉摸不透。

    虽然知道了许宁幽和方昭是青梅竹马的情感,苏景渊心中有些芥蒂,但是眼下许宁幽已经离开……

    每每想到这个事实,苏景渊总会感觉心中一阵刺痛,如果自己早些去寻她,或者自己早些接触她,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

    “你在想什么?”许宁幽的声音打断了苏景渊的沉思,他回过神来,拍了拍许宁幽的头,“没什么,快走吧。”

    说罢,疾步匆匆地上了轿辇,方才问了问时间,好像是有一些晚了。

    “现在去,还来得及吗?”许宁幽也同样担心地问道。

    苏景渊勾起嘴角,挑眉,“你觉得呢?”

    “我哪里知道……”见苏景渊如此,许宁幽鼓起嘴来嘀咕道。

    “坐轿辇的时候可别再睡着了。”苏景渊打趣到,对上许宁幽杀人般的眼神,自在的笑了笑。

    宫门大开时,已经是歌舞升平。

    许宁幽有些窘迫,没想到已经开席了,自己和苏景渊好像晚到了许久,这可不是一般的宴席,到底是皇上的宴席,也不知道皇上会如何怪罪。

    想到这里,许宁幽就觉得脚下一软,有些走不动路了。

    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苏景渊低头,看着许宁幽如此,无奈地摇摇头,看起来,自己的娘子还需要涨些胆子了。

    “走吧。”伸手握住许宁幽的手,苏景渊并不在意,牵着许宁幽走入了厅堂之内。

    正好,一场歌舞结束,苏景渊同许宁幽并排着,给上位的皇上和太后问安。

    “怎么办……”许宁幽心中忐忑,跟随着苏景渊的动作,一面低声问道,这可是大不敬啊!一时紧张的只觉得脑中轰鸣,难以平息,许宁幽咬咬牙,闭上眼睛,等着皇上的责怪。

    好半晌,却只听到一声戏谑的声音传来,“怎么了?又睡着了?”

    许宁幽抬起头来,侧目,疑惑地看着已经起身的苏景渊,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再一抬头,看着皇上和太后坐在高座之上,并没有说话,觉得疑惑不解,苏景渊无奈,伸出手来,“快起来吧,娘子。”

    “这……怎么回事?”许宁幽一边呐呐地说道,一变握住苏景渊的手站起来,因为长时间低着头,只感觉头昏眼花,摇摇晃晃地往后栽倒,苏景渊蹙眉,眼疾手快地揽住许宁幽,“小心些。”

    “孙媳妇这是怎么了?”太后担忧地问道,“方才看着就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没事,许是方才坐马车的时候有些晕了,她身子骨本就有些薄弱。”苏景渊笑着回答道,“走吧。”

    “赶紧坐下吃饭吧。”太后听闻,连忙说道。

    苏景渊扶着许宁幽入座,许宁幽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主座上的皇上,好像并没有责怪的意思,看着眼前的佳肴,问身侧的苏景渊,“皇上竟然没有生气。”

    苏景渊耸耸肩,夹了菜放入许宁幽碗内,“为何要生气?”

    “可是明明开席了才来……”

    “本就是家宴,没有这么多的规矩。”苏景渊笑道,“你太过紧张了。”

    这么说来,许宁幽也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感叹皇宫中的家宴确实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虽然是家宴,但也不是大家一起围坐着,还分着席位。

    抬眼看着正对面,熟悉的浅黄色衣袍,许宁幽目光一紧,眼中闪过一丝寒冰,咬紧牙关,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银筷子,才克制住不让自己身体颤抖。

    那人神色泰然自若,同身侧的人喝着美酒,精雕的酒杯被他握于手中,杯中美酒摇晃,微微泼洒,却引得那人勾起猩红的唇角,上扬的眉毛和狭长的眼眸,锐利的眸光微微抬起,正对上许宁幽的双眸。

    许宁幽一惊,猛地低下头去,紧张地夹着碗中的菜肴,胡乱地放入口中,再拿起杯子,猛地喝了一口杯中酒酿,长吁一口气,鬓角,渗出微微冷汗。

    “怎么了?”蹙眉,见许宁幽如此慌乱,苏景渊目光瞥向她方才看着的方向,正对上太子的视线,神色微微一变。

    太子举起杯子,对着苏景渊敬了一杯,道,“皇弟今日来的有些晚啊,是否要自罚三杯?”

    “皇兄笑话了,明知道我不胜酒力。”苏景渊道。

    太子却依旧举着杯子,冷笑一声,“谁不知道你是千杯不倒,还想糊弄我?”

    这男人有什么好?放荡不羁,为所欲为,为何盛玉珍会喜欢他?

    苏景渊无奈,碍于皇上的面子,举起了酒杯,“皇兄说笑了。”说罢,一饮而尽,侧目,看着依旧低着头的许宁幽,心中疑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