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回于今日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001字

    “家里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若是日后我成亲了,就更不能解决了。”想到二夫人手中还握着家里的掌权,如果自己嫁给了苏景渊,便不再是盛家的人了。

    苏景渊挑眉,倒是越发想不通盛清漪再想什么了,“如何,你还要将家中的事情如何处理?”

    “起码,不能让……我娘的那些药铺再作为她们谋取私钱的东西了,这些年来,我娘太冤枉了。”许宁幽沉声说道,“这些事情,大概还要个,半年一年的吧。”

    苏景渊捏了捏许宁幽的脸,感觉有些冰凉,蹙眉,伸手捂住她的双颊,“从前到没有看出你有这份心思,还以为你只会吃。”

    这句话倒也没有说错,许宁幽翻了个白眼,往后顶了一下苏景渊,“别胡说!”

    “天色凉了,也不知道多穿一些衣服。”苏景渊低声说道,伸手紧紧拥住许宁幽,伸手握住她抓着缰绳的手来,“将手缩回去,别受凉了。”

    许宁幽点了点头,脑海之中,回忆着方才的景象,只觉得是一场噩梦,想到那些斑驳血迹,留下的,全部都是他们许家的人的血。

    想到这里,她就不能自已,仇恨也就多了几分。

    再者,便是深深地自责悔恨。

    恨自己没有尽孝,恨自己没有为家里出力。

    归家的时候,已经天色渐沉,苏景渊先行下了马,再讲许宁幽抱下马来,周围的家丁看着二人,脸上都露出暧昧的神情,许宁幽有些不好意思,推了推苏景渊,“这是做什么!”

    “方才还说要成亲,眼下这样都不行吗?”苏景渊笑道。

    许宁幽缄默,倒也是如此。

    “进去吧。”苏景渊笑道。

    许宁幽点了点头,抬眼,好似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眉头微蹙,勾起嘴角,“看来,有人在窥宋玉了。”

    苏景渊冷哼,也看到了那个人影,捏了捏许宁幽的脸,“我倒不是宋玉,而是王昌吧。”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许宁幽走入府内,看着两侧高挂的灯笼,闭了闭眼,将方才在许家重拾的回忆都放在脑后,现在,她不是许家的二小姐,而是盛家的大小姐盛清漪。

    芳菲院中亮起了灯来,许宁幽面露疲倦,瘫坐在位置上,面色有些苍白,碧儿连忙服侍着许宁幽脱下衣服,有些担心,“小姐,你脸色不太好啊。”

    “没事。”许宁幽知道是为何,只不过是想到了那些场景,心中郁结。

    拿出怀中的发饰,也顺便掏出了那根断掉的玉笔,碧儿皱眉,看着那笔通透,道,“这是什么……”

    “没什么。”许宁幽一窒,连忙拿过笔来,讪讪,“发饰收起来吧,这个笔……改日找一个师傅来修理一下。”

    碧儿蹙眉,看了一眼沈青,沈青并没有说什么,只好应答和,拿着发饰离开了。

    许宁幽揉着眉心,觉得脑子一阵一阵的闷痛,有些喘不过气来,想要平复一下心情,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小姐,老爷他们还在等着你开席呢,今日大少爷也会回来。”碧儿走来说道。

    许宁幽这才想起来今日是十五,晚上应当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宴了。但是……

    大少爷?

    什么大少爷?

    “什么大少爷?”好像盛仲达没有儿子吧,怎么凭空冒出来了一个大少爷。

    “小姐?”碧儿疑惑地看着许宁幽,许宁幽回过神来,低头沉思了片刻,道,“他算哪门子的大少爷!”

    碧儿一顿,自知失语,但是家中的下人都这样称呼盛明涛,更何况二夫人好像也是这样说的。

    “是了,二夫人的儿子,倒也不能算上大少爷……”碧儿呐呐,说道。

    原来是二夫人的儿子。

    许宁幽挑眉,明白了几分,大少爷?也亏她想得好,不就是看着盛仲达没有子嗣,心中那些小九九,自己还能猜不到吗?

    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许宁幽到想去会一会那个“大少爷”,看一看到底是什么货色。

    “小姐,我看你面色很不好,要不要休息一会儿?”碧儿却担心地说道,正说着话,二夫人已经派人来催问了,等不到盛清漪,盛仲达怎么也不肯开席,家里的人有些饥肠辘辘,但是都不敢多说什么。

    方才盛玉珍怒气冲冲地回来的,二夫人就猜到了大概是盛清漪回来了,连忙派人去催促。

    许宁幽换好了衣服,不紧不慢地走入了厅堂之内。

    “清漪好慢呀,我们等你可都等得好饿了呢。”二夫人笑着说道,几分责怪的意味。

    许宁幽环顾了一下,发现所有人都在场,连几位姨娘也不例外,中间坐着一位面生的少年,大概就是盛明涛了。

    “没办法,宫中礼节不得不做完了才来,二夫人恐怕不知晓。”许宁幽淡淡地说道,看着二夫人那笑里藏刀的模样就心中烦闷。

    盛仲达起身,招呼着许宁幽过去,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侧,“回来就好,可累着你了吧?”

    “宫中的美味佳肴俱全,有什么好累着的呢。”盛玉珠阴阳怪气地说道。

    许宁幽坐下,微微一笑,“妹妹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进过宫,自然就不知道这些了,不信,你问你姐姐去吧。”

    盛玉珠语结,瞥了一眼有些愣神的盛玉珍,讪讪,不再言语。

    盛明涛挑眉,紧盯着许宁幽,心中疑惑,这个姐姐之前不都是一副软弱的模样,而今怎么变得这么伶牙俐齿,听母亲说,她还想夺过自家在盛府的掌权,令他大吃一惊。

    “今日明涛回来了,理当为他接风洗尘。”盛仲达笑着说道,拍了拍许宁幽的手,“开席吧开席吧。”

    众人见此,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说说笑笑,倒也还算和谐。

    许宁幽心中有事,面对美食毫无胃口,象征性的吃了一两口,便不再动筷,感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几分难受,微微比了比双眼,不知道是不是刚刚骑马的时候受到了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