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我比她差在哪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080字

    “没有……”想着自己穿着里衣的样子被苏景渊望见了,许宁幽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你怎么来了……”

    苏景渊长叹一声,看着许宁幽还有些苍白的脸,“我能不来吗?听说你都那样了。”

    撇嘴,也不知道是谁告诉苏景渊的,许宁幽微微动了动,却被苏景渊更紧紧地抱住,“别动,要是受凉了,你看我怎么教训你。”

    “知道了知道了……”许宁幽应答着,心头一暖,倚靠在苏景渊的胸前,闭上双眼。

    “定是今日去许府的时候沾染上了。”苏景渊忽然说道。

    许宁幽一顿,抬头,“你怎么也知道……”话说到一半,又不说了,他可是郡王,想要知道什么还不容易。

    “你到底怎么了。”苏景渊又道。

    长叹一声,许宁幽摇了摇头,“不知道。”

    “你…看到什么了。”沉吟片刻,苏景渊忽然问道。

    许宁幽疑惑地抬起头来,莫名地看着苏景渊,“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罢了。”苏景渊淡淡地说道,“听说……是被你的小姨附身了……”

    许宁幽其实很想时候自己并不是盛清漪,但是说出来又有谁会相信呢?更何况现在这个身份可能更好一些。

    但是……

    “梦到了她的爹娘,还有家里的人,梦到了过去一些事情,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醒来也就不太记得了。”许宁幽轻描淡写地说道,不愿意多说,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不想再旧事重提,让自己伤心了。

    “她很痛苦吗。”苏景渊又问道。

    痛苦……

    苦笑一声,许宁幽摇了摇头,“如果说是痛苦,早就在活着的时候受够了。”五年的痛苦,还不够折磨她吗?

    苏景渊静静地听许宁幽说完,没有再追问,也许真的如同盛清漪所言,许宁幽在塞北的那五年,是怎样痛苦的生活着。

    碧儿整理好了床被,许宁幽扯了扯苏景渊的衣服,“我要回床上躺着了。”

    苏景渊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将许宁幽抱上床去,放下床帘,替她掖好被子,修长的手抚在许宁幽的额头上,确定她没有发热,才松了一口气,“下次可容不得这么乱来了,要是真的有个好歹……”

    “难得郡王担心我。”许宁幽心头一动,听苏景渊这样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红了脸。

    苏景渊也是一愣,诧异自己竟然不知觉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缄默,别过头去,后退了两步,“我先离开了。”

    “夜色沉重,还请郡王小心一些。”许宁幽说道。

    苏景渊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柔情,“好好照顾好你自己吧,不然怎么成亲?”

    说罢,不等许宁幽回话,便径自走出了房间。

    成亲……

    脸上升腾起两抹红晕,许宁幽闷着头,想着今日自己对苏景渊说的话,倒好像自己是个恨嫁的女孩儿家一样,一点都不矜持。

    当时被冲昏了头脑,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好生尴尬!

    苏景渊回想着方才许宁幽的话,甚至想着若是自己来的早一些,是不是就能够和许宁幽面对面说话,是否就能够将自己的心意表达。

    但转念一想,又责怪起自己这个自私的念头,盛清漪甚至本就薄弱,如果不早点解决,不知道还要受什么伤害,更何况,就算说了又怎么样呢,许宁幽已经死了。

    苏景渊长叹一声,说到底,有些人还是有缘无分。

    静静地走在小路上,身后传来窸窣脚步声,苏景渊面色一沉,警觉地加快了脚步,再细细一听那个脚步声,心中有了底,冷笑一声,也不问询,走向了大门口。

    “郡王留步……”

    一身娇弱的女声传来,果不其然,苏景渊脸上闪过一丝不耐,并没有停下脚步。

    盛玉珍有些尴尬,小跑着走到了苏景渊身侧,苏景渊转过头去,看着盛玉珍,视线没有过多的停留,“盛小姐。”

    “郡王此番……必定劳累吧,为何这样匆匆的就要走。”盛玉珍害羞地说道,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砰砰直跳。

    本来想再说说盛清漪的坏话,但是有了上次宫宴的前车之鉴,盛玉珍还是决定不要再这样说了。

    “不必。”苏景渊淡淡地说道,“若是盛小姐没有别的事情,本王便先行离开了。”

    “郡王!等等!”见苏景渊就要离开,盛玉珍哪里能放过这个机会,走上前去,扯住了苏景渊的衣袖,苏景渊蹙眉,甩开袖子,“盛小姐还有何事?”

    “不知道郡王何时……成亲。”盛玉珍呐呐,开口问道。

    苏景渊挑眉,“如何?”

    见苏景渊这样,盛玉珍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目,开口道,“不知玉珍同清漪有无差距,不知玉珍能否配得上郡王!”

    “…………”

    苏景渊有些无言,这个女人接二连三的纠缠不休,真是让他有些心烦,这样直白的说出口来,真是不知道皇宫之中那些有意结亲的人,是否知道盛玉珍如此。

    至于她说她和盛清漪……

    低头,昏暗的灯光之下,盛玉珍容貌娇俏可人,再加上精心地装扮,容貌确实夺目,但是……

    “你同她,不可相比较。”苏景渊说道,没有留给盛玉珍再说话的机会,翻身上马,紧紧握住缰绳,“本王已经打定主意,只娶一位妻子。”

    说罢,扬起缰绳,策马扬鞭而去。

    盛玉珍呆呆地看着绝尘而去的苏景渊,双手紧紧攥着衣角,尖锐的指甲刺入肉中,几分疼痛,她也全然没有了感受。

    盛清漪到底有什么好?值得苏景渊这样对她?她不过是一个缺乏教养的人罢了,自己又哪里比不上盛清漪的?

    无助地倚靠在柱子上,盛玉珍幽幽叹息,好容易见到了一次苏景渊,却是这样匆匆。

    “姐姐站在这里做什么?方才在同郡王说什么?”身后传来戏谑的声音,盛玉珍心中烦闷,不耐地回过头去,看着盛明涛。

    盛明涛知晓盛玉珍倾心于苏景渊,笑道,“姐姐,人家已经快要成亲了,你不如死了这条心?”

    “一身酒味,又是去赌了大半夜!让娘知道还不把你打得皮开肉绽!”盛玉珍愤愤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