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试探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122字

    “你哪里知道的?”二夫人挑眉,问道。

    这件事情她也知道,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讥笑道,“你竟然还会关心这些事情?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周木被赶走了!”柳姨娘又说道。

    说来也巧,这些日子,她嗓子有些疼,今日打发人去周木的药铺里拿药,进去之后才知道,盛清漪和盛仲达来查账的时候,发现了漏洞,当场就把周木给赶走了,周木只好带着女儿卷铺盖走人。

    二夫人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神色微微一变,“你说周木的女儿?不可能,她还在我身边做事呢。”

    说罢,叫来身边的大丫鬟,让她们把周木的女儿叫来。

    可那丫鬟却说今日那女孩儿冲撞了沈青,被沈青带走了。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怎么能如此!”二夫人慌了神,质问道。

    丫鬟无奈,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柳姨娘见此,目的已经达到,害怕引火烧身,连忙告退离开了。

    彼时,二夫人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事情发展成这样,周木必定是被盛清漪收买了,做假账的这件事情,也一定是被盛仲达知道了。

    一千两不是个小数目,这一次,是结结实实栽坑里了。

    “娘,那该怎么办……”盛明涛听二夫人把事情说出来,心中也没了主。

    二夫人知道此事非同小可,盛仲达只怕是不会再信任她,再加上盛清漪旁敲侧击,只怕是……

    “恐怕……”二夫人能够想到的最坏的结果,便是权利全部都不诶盛清漪夺走。

    “可是盛清漪不是马上就要嫁人了吗,就算让她管家,最多也就只有一年罢了,娘正好也休息一下,到时候还不都能回来。”盛玉珠宽慰道,“就不要为了她生气了,想来您平日里这么累,现在还要受这个气!”

    二夫人点点头,心中却依旧是不安,盛清漪现在可不死好惹的,日后出嫁,必定会想到另外的方法来钳制着她。

    看起来,她一定是要分家了。

    “娘,那你说说,过继给大伯父的这件事情……”

    “不要再提了!”瞪了一眼盛明涛,二夫人心中愤愤,自己怎么生了一个这么蠢笨不懂得审时度势的儿子!

    现在就只能尽量不动声色了。

    “赶紧把那几本账本烧了。”二夫人沉沉地说道,长叹一声,离开了房间。

    “这个盛清漪,把娘气成这样!”盛明涛道。

    盛玉珠冷哼一声,“你也不看看,还把姐姐气成这样呢!”

    盛玉珍手捂着脸,又羞有愧,自己怎么能糊涂到那种地步。

    “盛清漪……”咬牙,盛玉珍发誓,一定要给她好看。

    “看起来,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盛清漪了!”盛明涛低声说道,看了一眼盛玉珍,这次她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越发大胆起来,“再让她这样耀武扬威,我们还要不要活了!”

    盛玉珠点点头,“说得对,不能让她再这么放肆了!”

    早就看盛清漪有多不顺眼了,三人当下便窃窃私语起来,决心要好好“教训”一番盛清漪。

    彼时,用过晚膳后,盛清漪便拿着结绳走出了芳菲院。只带上了沈青一人,许宁幽径直走向了郑姨娘的院子。

    那个院子依旧破落,落叶落满了地也没有人去清扫,许宁幽心中不是滋味,敲了敲门,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咳嗽的声音,“是谁?”

    “姨娘,是我。”许宁幽答道。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探出头来,郑姨娘脸色有些不好,急急忙忙地看着四周,“大小姐,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不要来……”

    “姨娘,我进去坐坐。”许宁幽说道,踏入了屋子里,郑姨娘一愣,还来不及说话,许宁幽便坐在了位置上,道,“姨娘,我就是来谢谢你的。”

    “怎么……”

    “给我送了那些东西。”许宁幽说道。

    郑姨娘讪讪一笑,道,“这是应该。”

    许宁幽拿出那个结绳,道,“这个结绳编的好看,我很是喜欢。”

    看着那个结绳,郑姨娘缄默了,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许宁静,心中有些难受,勉强一笑,“是了。”

    “姨娘还有编吗?我想多讨几个。”许宁幽又笑着问道。

    “这……”郑姨娘想不到许宁幽会提出这个要求来,当下便有些慌乱了,这些本就是许宁静的杰作,更何况过程繁杂,自己虽然有看过,但也不知道该如何编制,只好道,“我现在眼睛看不太清楚了,手也笨了,恐怕要让大小姐失望了。”

    许宁幽挑眉,“姨娘也可以教我,我学会了可以自己编。”

    “我只怕是有些忘了,时间太久了……”郑姨娘慌忙说道,前言不搭后语。

    许宁幽起身,将结绳放入袋子中,紧盯着郑姨娘,企图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心中有了底,笑道,“这是我娘编的吧。”

    郑姨娘大惊,看着许宁幽,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地开口,“怎么、怎么会呢……小姐已经……”

    “这是我娘生前编的给你的吧!”许宁幽又说道。

    “大小姐……”郑姨娘彻底慌了神,想不通为何盛清漪会知道这些事情,按理说,这个结绳是多年前的,盛清漪当时年纪还小,不曾有印象。

    许宁幽见郑姨娘脸色煞白,知道自己猜对了,迫近她道,“姨娘和娘的关系应该不浅吧,否则,娘怎么会把结绳给你呢。”

    “是你娘让我给你的……”郑姨娘呐呐,说道。

    给她的时候,许宁静已经病入膏肓,盛清漪迟迟未归,她知道自己已经等不到她回来了,将结绳给了她,希望她有朝一日能给盛清漪。

    因为害怕旁人看到自己接触盛清漪,郑姨娘才迟迟没有交出去,眼下盛清漪竟然发现了蛛丝马迹,拿着结绳来质问她。

    该怎么说?这件事情,本不该多说的。

    “大小姐,您多虑了。”郑姨娘还是争辩道,并不愿意多说。

    许宁幽幽幽叹息一声,心中已经了然,郑姨娘的争辩已经几多无力,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她红了眼眶,“娘去世以后,我便孤身一人,你也知道服里面那些跋扈的人,多是势利眼,眼下……姨娘告诉我个真相吧。”

    见许宁幽落泪,郑姨娘连忙上前宽慰,长叹一声,“都是我,没有办法保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