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管家的权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106字

    早些时候,许宁静便看出来二房居心叵测,但是自己心中郁结,没有过多的精力,当时还因为盛仲达纳了侧室而难过,只好让郑姨娘也去给盛仲达当侧室,一是看看另外两个姨娘是什么居心,二也是日后能够帮衬着盛清漪。

    “周姨娘是老夫人给的,没有什么居心,不过为人高傲,自然不把旁人放在眼中,又有老夫人为靠山,二夫人当然也不能对她如何。至于柳姨娘,是二夫人的人,其中的关系,我不说你也知道。”郑姨娘淡淡地说道。

    自己并不爱盛仲达,也不想要什么争宠,只是对于许宁静的忠心,才让她如此。

    “这么多年来,你都是这样过来的?”许宁幽听罢,心中不是滋味,看着这个日渐苍老的女人,明明岁数应当同姐姐差不多,却看起来更老。

    “我在意这么多做什么呢?”郑姨娘苦笑了一下,“若是往日,你娘在的时候,日子还好过一些,现在你娘去世了,我便落魄了,二夫人也不想管我了,否则……”

    “那个恶女人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提到二夫人,许宁幽便愤愤地开口,咬牙切齿,“今日给她的打击必定大了,郑姨娘,你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郑姨娘微微一愣,听许宁幽这番话,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抬眼,对上许宁幽坚定的眼神,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难道……

    摇了摇头,郑姨娘又笑了,“你马上就要嫁给宁郡王了,我也替你高兴,当初,你娘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如果你回来了,必定会被二房的人陷害,果不其然,前些日子下毒的事情,再加上别的,那些人个个都不是个好人!”

    说起她们,郑姨娘更是愤怒,“老爷辛辛苦苦领的俸禄,一大半也是给他们吞了!”

    许宁幽心头一动,提到盛仲达,她仔细地观察了一番郑姨娘的神色,缄默了片刻,又开口道,“姨娘如何知晓?”

    “我看也看得出来,二房明面上看着虽然花费不多,但是这些年必定没有少赚黑钱,包括那些老婆子半夜开赌场,必定也是二夫人应允的!”郑姨娘说道。

    许宁幽听闻倒是一惊,想不到郑姨娘表面上看着不闻窗外事,没想到竟然能够想得如此面面俱到,心中也放下来了不少。

    她正欲多说什么,就听闻沈青在外头传来声音,“小姐,碧儿方才来了,说老爷找你。”

    “我爹?”许宁幽蹙眉,不知道为何。

    “你快去吧!”一听到盛仲达,郑姨娘心中就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这样做,虽然说是许宁静安排的,再者自己一心想要保护盛清漪,但是总是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对于盛仲达,都是退避三舍。

    许宁幽叹息一声,起身,环顾了一下屋内,道,“过两日,我让人来修葺一番,实在不行,换一个院子住。”

    “不用麻烦了,我还能够活多少年呢,有劳大小姐关心了。”郑姨娘道。

    没有多说什么,许宁幽急急忙忙离开了院子,径直来到了盛仲达的书房。

    盛仲达惆怅地坐在位置上,见许宁幽进来了,急忙起身,“清漪啊……”

    “爹,你找我?”许宁幽问道。

    “我想了一下,今日发生的事情,着实是让我有些震惊,方才你二婶也来找我了,说是这些日子身子有些不好,想要休息休息……”

    许宁幽冷笑一声,她倒是赶紧撇开责任,就怕自己找到账本,来个人赃并获,不过也好,自己的目的也达成了,只要权利在她手中,一切都好办了。

    “爹的意思是……”

    “你一直说要管家,爹想了想,你嫁给郡王之后,也是要管家的,倒不如先让你练练手,试一试,反正失败了也不要紧,爹能够承担得起。”盛仲达说道。

    许宁幽露出了笑意,走到盛仲达身侧,“多谢爹!”

    “谢什么,傻丫头,管家可辛苦了,不要累着自己了。”盛仲达心中仍然有些不顺,没想到自己的亲弟弟会如此,总是有了个芥蒂。

    日后,只怕不会像往日一样对待了。许宁幽想到,只要心中有了疙瘩,就不可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爹,若是日后我嫁出去了……我还是担心你,担心家里。”许宁幽说道。

    “爹没事,还能照顾自己。”盛仲达道。

    “爹……你就没有想过,再娶一位……”

    “胡说什么!”盛仲达连忙打断了许宁幽的话,一脸诧异,想不到这样话竟然会从亡妻的女儿口中说出来,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许宁静死后,自己就断了续弦的念头,或许是心中的愧疚,或许是自己真的累了,眼下,他也只想好好地看着盛清漪,看着她平安就好了。

    许宁幽顿了顿,知道这件事提起来有些唐突,但还是道,“爹,日后你老了,该有谁来照顾你啊!”

    “虽然那些姨娘在,但是女儿还是想要你找一个靠得住的人!”许宁幽坚定地说道,“娘一定也是怎么想的,不想爹孤单。”

    “我对不起你娘,也不会再对不起她了。”盛仲达摇了摇头,不愿再多说,“你先去休息吧,今天累着你了。”

    见盛仲达这样,许宁幽只好不再多说,向盛仲达问安之后便离开了书房。

    若是盛仲达在这段时间娶了正房,那管家的权利就永远不会落在二夫人的手上,她便再也没有作恶的一天了。

    不过,这不是许宁幽最终的目的,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能够在出家的时候分家,看着二房的那些人,许宁幽就想作呕。

    尤其盛玉珍,日后,指不定还会对苏景渊做出些什么幺蛾子来!

    莫名地想到苏景渊,许宁幽连忙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想什么呢!怎么老要想到苏景渊,谁喜欢他和自己有什么干系!

    “谁会在意苏景渊这个又老又自大的人!”许宁幽一跺脚,说道。

    坐在书房里看书的苏景渊莫名地打了个喷嚏。

    “真是奇怪了……”他喃喃自语道,看着天色。

    说罢,无奈地摇摇头,又端起了书来。

    明日要找太后赐结婚的日子,又要见到盛清漪了。想到这里,苏景渊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