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国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091字

    “也难怪太后昨日这么急匆匆要我彻夜查看,竟然是苏景渊要成亲了。”路途之中,一人白袍披身,白色缎带高束乌发,匆匆走向太后宫去,言语之中,多有几番戏谑,“想不到竟然这么快。”

    “国师大人,难为您昨天晚上彻夜未眠了。”侍者跟随在身侧,提着东西,行色匆匆个,眼神之中,全然都是对国师的钦佩之色。

    国师微微勾起嘴角,青黑色的眼眶,“我想着也不高兴,但是既然是苏景渊,就算了吧。”

    那男人游走天下多年,如今经能够得一“归宿”,实属是出乎意料。想到苏景渊那不羁的面容,倒是和谁家女子,能够让他停下脚步来。

    在门口等候片刻,太监通报之后便恭恭敬敬地出来将二人迎了进去,国师颔首,缓缓走路太后宫内。

    “臣参见太后。”

    “免礼,国师,你终于来了,哀家等得心急啊。”见国师终于来了,太后才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笑意。

    国师笑了笑,“太后有所不知,既然是宁郡王成亲的日子,臣必定要挑选极好的日子,才能使日后夫妻和睦,万事如意。”

    许宁幽撇了撇嘴,才抬起头来,听声音想必那国师年纪不大,和想象中的苍颜白发的算命老人不相同,映入眼帘的通身纯白的国师,微微一愣,想不到竟是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

    只是,那通身的白色扎了眼,像极了某位故人。

    思绪万千,许宁幽微微失了神,心中,不免难受了起来。

    “这位必定就是王妃了。”见许宁幽将目光看向自己,国师回过头来,对上了许宁幽的眼眸,电光火石之间,感触到什么,眉头微蹙,继而便不同声色地恢复了神色,“好一个倾城美人,也难怪宁郡王会愿意驻足了。”

    “清漪是哀家认定的人,自然不会差。”太后听罢,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国师让侍者拿出昨日熟悉的日子,红纸之上,天干地支写满了整张,太后眯着眼,仔细地看着那些日子,“倚国师看如何?”

    “请太后过目。”国师说道,不敢妄言,这些日子,都是他彻夜挑选出来的日子,每个日子都主不同的吉神,或是升官,或是多子,或是家和……

    太后点了点头,满意地看和那红纸,抬眼,正在一旁喝茶的苏景渊,道,“你看如何啊?景渊。”

    “皇祖母定夺,儿臣不识事。”苏景渊笑着说道,侧目看着沉默不语的许宁幽,表情有些奇怪,微微蹙眉,不知道她为何如此。

    再看那国师,眼珠一转,心中好像想到了什么。

    太后在几个日子定夺不下,旁人也都不敢说话,时候过去不久,才终于敲定了日子,正好是过年的时候,算一算也没有几个月了。

    “多谢太后。”

    “多谢皇祖母。”

    二人谢恩之后,拿过红纸来,太后满意地笑了笑,苏景渊牵着许宁幽正欲离开,太后却唤住了许宁幽,“清漪,你且留下。”

    “太后?”许宁幽心头一动,抬眼看着太后,又看了看苏景渊,苏景渊不解,“皇祖母,还有何事?”

    “我有事同清漪讲,你就先出去候着吧。”太后说道。

    “皇祖母这是有了孙媳妇忘了孙儿了。”苏景渊戏谑道,有些迟疑,还是松开了许宁幽的手,一面同国师往外走去。

    太后并不辩解,但对于许宁幽的喜爱表于面上。

    “一年多不见,倒越发的会说。”国师走在苏景渊身侧笑道,侧目看着苏景渊一脸沉思,“就一会儿时间,你媳妇还跑不了。”

    苏景渊翻了个白眼给国师,不屑一笑,“我会害怕这种事情吗?”

    “想不到有人能让你这个风流浪子回头是岸,真是出乎我意料,太后昨日让我则日子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谁呢,等到把你的生辰八字送来,真叫我大吃一惊。”国师毫不避讳地说道,苏景渊是自由浪荡惯了,何况这么多年了,从未听说有什么倾心的姑娘,想不到这一趟塞北回来,就修成正果了。

    苏景渊瞪了国师一眼,“一年多未见,变得更神神叨叨的,小心有朝一日你变成你师父那样。”

    二人关系本是匪浅,在门外谈笑半晌,国师饶有兴趣道,“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你如此倾心,回来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要太后赐婚了。”

    “…………”苏景渊缄默,听闻国师这样一问,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在当时赐婚的时候,自己为何会想要盛清漪答应,又为何自己会莫名的对盛清漪有别样的态度。

    若说是喜欢,他也无法确认,毕竟自己的心中还有着对许宁幽的倾慕,或许,是为了避免太后的一再逼婚,再或者……是因为她同许宁幽相似的面容,还是因为她是许宁幽在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了。

    仔细想想,自己同盛清漪成亲,竟然全然都不是因为爱情。

    见苏景渊陷入了沉默,国师觉察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氛,听到脚步声,推了一把苏景渊,道,“一提到你这个娘子,你就要想半天,人家都出来了。”

    苏景渊回过神来,抬眼看到许宁幽正朝这里走来,连忙迎了上去,“皇祖母和你说了什么?”

    “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让我明日再来一趟皇宫。”许宁幽说道,她还以为是一件什么大事,左不过就是这样。

    听她这样说,苏景渊心中虽还有疑虑,但也是松了一口气,牵着许宁幽道,“我们走吧。”

    “国师大人?”见站在门口的国师,许宁幽想不到他还在这里,苏景渊瞥了一眼国师,道,“方才同他说了一会儿话。”

    国师依旧是一脸温和笑意,一袭白衣站在光亮处,风华像极了某个人,许宁幽紧盯着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扯出一个笑意,“你们说什么呢?”

    “左不过是我好奇,你用了什么法子,才让苏景渊乖乖束手就擒的。”国师抢先说道,“要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浪荡子。”

    “少说两句!”苏景渊很是不满,瞪了一眼国师,就拉着许宁幽径直离开了。

    国师紧紧地看着擦肩而过的许宁幽,看和她的瞳眸,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