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东宫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143字

    “为何太后要我明天再来,你也要来吗?”没有过多注意到国师的眼神,许宁幽问苏景渊道。

    苏景渊摇了摇头,也疑惑为何太后要让许宁幽明日再来,“若是你不想一个人来,我可以陪着你来。”

    “不必了不必了。”许宁幽可不想这么做,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身边的人忽然陷入了沉默,许宁幽有些惶恐,莫非是自己说的话伤害到了他?抬眼,看苏景渊正紧紧地盯着自己,心中有些发毛,“我是说,不要让你这么劳累了,毕竟你也有自己的事情。”

    苏景渊挑眉,似笑非笑,伸手挑起了许宁幽的下巴,将她抵在墙边,面容凑近,气息沉沉,气氛缱绻,“原来你竟然还会关心我。”

    许宁幽被苏景渊这一招弄得猝不及防,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情不自禁地红了脸,用力挣开苏景渊的手,双手抵在他的胸前,“瞎说什么!”

    “不是?”苏景渊又压下来,低声问了一遍。

    “不……是是是,你说是便是吧!”害怕苏景渊再凑近自己,这光天化日之下,如果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便随意地应答着。

    苏景渊对许宁幽这种敷衍的态度还是有所不满,但是想着再这样下去这小丫头肯定要生气了,遂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

    许宁幽捂着胸口,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狠狠地剜了一眼苏景渊,咬咬牙,一跺脚,转身便疾步往前走去,“真是的!”

    “等等我吧。”苏景渊见她生气的样子着实可爱,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边笑边追了上去,看着许宁幽粉色的宫装裙摆随风飘摇,行走时候摇摇晃晃,衬托着她纤细的身材,远远望去,倒有些仙气。

    这样的女孩儿怎能不惹人爱怜?苏景渊想来,自己兴许也是最开始时候喜欢上了盛清漪的容颜呢?

    二人说说闹闹,缓缓走过宫闱之中,彼时天朗气清,苏景渊难得清闲,许宁幽也好奇这皇宫之中的布局景色,时不时问询苏景渊。

    “你儿时是在皇宫中长大的吗?”见苏景渊对于自己的问题皆能回答,许宁幽有些好奇,按理说苏景渊是郡王,应该不是在皇宫之中生长的。

    苏景渊耸肩,点了点头,“还小的时候,皇祖母就把我接来,等长到了读书的年纪才又送回家里。”

    “如此,也难怪,旁人看了也知道太后疼惜你。”许宁幽点点头,忽而发觉自己对于苏景渊的事情了解甚少,想来马上就要结发为夫妻了,怎么听起来都有些不成体统。

    侧目,看着苏景渊侧颜,许宁幽却问不出口,平白无故的问询,到叫人觉得奇怪,想想便罢。

    “这里的宫殿比方才看得都漂亮,必定是什么不凡的人住在这里。”正说着,许宁幽侧目,开口说道。

    这里檐牙高啄,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宫灯透亮,宫门深红,一看便是有同于其他地方,“莫非是皇上的寝宫?或是哪位爱妃的寝宫?”

    苏景渊微微瞥了一眼,心头一动,眼神微微一变,道,“太子的寝宫。”

    许宁幽的手猛然地握紧了,心猛地收缩,抬眼看那宫殿,心中思绪万千,原来他就住在这里吗?

    眼睛始终死死地盯着这些地方,仿佛要将这个寝宫扎根在心中,再难忘怀——许家的仇人,就是在这里!

    里面隐约传来声音,许宁幽抬眼,片刻的功夫,脑海之中翻腾着过往的回忆,想到了许府的模样,双腿如同灌铅一般,难以行走。

    苏景渊诧异,不知道许宁幽为何是这样的反应,走上前来,拉住许宁幽的手,许宁幽一惊,握拳的手缓缓松开,手心上都是汗,让苏景渊有些猝不及防,“怎么了?”

    “没事……许是有些累了,忽然觉得头疼,站着休息一下。”见苏景渊起疑,许宁幽匆忙胡诌了个理由,说罢,转过头去,拉住苏景渊的手快步离开,不愿在这个地方多待一刻。

    “宁郡王,盛小姐?”

    迎面走来一个人,声音娇柔熟悉,一双精致的绣鞋出现在许宁幽的视线之中,她停住脚步,平复着气息,抬起头来,正对上李君瑶的瞳眸,心中一紧,半眯着眼,冷哼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方大人家的大婶。”

    李君瑶神色微微一变,听到许宁幽这样说她,恨恨自己怎么还不识好歹停下来问好,当着苏景渊的面,又不好动怒,只是尴尬一笑,脸色有些不悦,“盛小姐别来无恙。”

    “大婶倒是越发的老了。”许宁幽毫不避讳地直戳痛楚,看到李君瑶,这个亲手给她下毒的毒妇,自己的愤怒就难以平息,“今日竟没有和方大人同来,真是稀奇。”

    “此话怎讲?”

    “大婶不是很爱粘着方大人吗?就算是众目睽睽之下也在所不惜。”许宁幽淡淡地说道。

    李君瑶无言,好半晌,才讪讪一笑,“今日不叨唠你们了,我先走了。”

    “往后也别想叨唠了。”许宁幽不依不饶,呛得李君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君瑶一顿,抬眼看了一眼苏景渊,发觉他目光根本就没有在自己这里,想来如果自己同他说什么,只怕也是自找没趣。

    苏景渊瞥眼李君瑶,上下打量一番,所为京中第一美人确是名不虚传,不过美人迟暮,年岁渐长,想到她,便想到方昭,便又想到许宁幽来。

    许宁幽自是不知道苏景渊的想法,也不知道他彼时心中烦闷,生着闷气,想来,心中也没趣,“大婶,快走吧,仇人见面可是分外眼红。”

    “实属不值我哪里得罪盛小姐了。”那李君瑶见盛清漪和许宁幽八九分相似的面容,心中也有些愤愤,想到方昭对她好似有一些别样的情感,更是恼恨,这样想来,言语之上,便不想让给许宁幽。

    “恐是我天生而对你这样的人儿心生厌恶吧。”许宁幽冷冷地说道,那日塞北,何人曾见过温婉的李君瑶露出那样狰狞恐怖的面容,何人曾听过声音靡靡的李君瑶发出那样声嘶力竭的笑声?

    做不过是一个伪装得太深的人罢了,旁人看不透,她许宁幽可不会看不透。

    若不是为了替她,自己也不会去塞北受五年之苦,也不会被方昭蒙骗得团团转,最后吃力不讨好,失去了家人,也失去了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