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整顿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010字

    那仆人讪讪,听闻许宁幽这样说话,一时半会儿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见盛清漪新接手府里的内务,本来想拿出二夫人来恐吓一下,寻常人自然会被吓跑,想不到竟然被盛清漪扇了个大嘴巴子,始料未及。

    管家站在许宁幽身侧,脸色有些不好,看着那仆人还想多说什么,赶紧使眼色让他离去,那仆人见管家都已经如此,自然是不敢再多说话,收拾了菜一溜烟就要离开,许宁幽却拦住了他,“把银两都算清楚,多的上交,你私吞的从月例里面扣除!别不明不白的想要占便宜,我可没那么好糊弄!”

    那仆人哪里还敢顶嘴,一个劲儿的点头,只求许宁幽不要对自己下手就好了,哪里还管得着什么钱财,讪讪地走了出去。

    “平日里都是这样的,想必你也是见怪不怪了吧。”许宁幽看着那仆人的背影,冷声对身侧的管家说道。

    管家一窒,冷汗涔涔,讪讪一笑,“大小姐多虑了,怎么会呢……不过平日里有些规矩是夫人定的,小的也……”

    话说到如此,已经够明白了,许宁幽也听出了化外之音,打断了管家的话,“从今往后,便是只能听我的规矩!”

    许宁幽下令整顿盛府,上上下下都细细查看了一番,改变了一些规则,又重新安排了事物,对于钱财更加谨慎管理,众仆人叫苦不迭,可是看盛清漪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了从前的软弱,只好哭着和二夫人诉苦。

    哪曾想到二夫人却趁着这个时候回娘家去了,言说已经不管自己的事情,众人皆愤愤,一时猜测四起,不过也就柳姨娘知道为何,只怕是二夫人害怕那些事情被人发现从而连累了自己。

    “平日里看着觉得容易,想不到真正做起来,竟然这样麻烦。”许宁幽揉着眉心,无奈地说道,“府里的人太多了,平日里若是有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也很难彻查,有些奴仆手脚不干净的,最是让人头疼。”

    “那些人必定是阿谀奉承了!往日里我就听说了有人给二夫人送银子,借此来逍遥,可真是看不过去!”碧儿说道,说起这件事情来,还是有些愤愤,好在现在是许宁幽管家,这些事情是再做不得嘞

    许宁幽点点头,自然也知道这些事情,不过还需要等日后慢慢处理,眼下最主要的事情……

    “找一件好一点的院子,修葺一番给郑姨娘住,再者,姨娘生前是我娘的丫鬟,每月的月例再多加三吊子钱。”许宁幽对着管家说道。

    管家虽然心中不平,但是碍于前两次被教训的经历,应答了就匆忙离开了。做完这些事情,许宁幽才松了一口气,洗漱准备休息。

    “小姐早些休息,明早还要进宫。”沈青在一旁道,帮许宁幽拿着退下来的外袍,许宁幽疲惫地点了点头,长叹一声,只觉得分外的劳累。

    “小姐最近太过劳累了,应该放松一下。”碧儿在一旁担心道,“若是再……”

    “放心,没多大事。”许宁幽勉强笑了笑,躺在了床上,盛清漪的身体真的太弱了,若是换做之前的她自己,这一点点的压力,哪会到这种地步?

    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无奈,话虽这么说,但到底也是要感谢这具身体,否则自己也不可能会有机会重新再来。

    “小姐,有件事情……”沈青忽然想起了什么,喊住了许宁幽,有些欲言又止。

    许宁幽挑眉,“你继续说。”

    “上回小姐进宫,太后让玉珍小姐陪同,明日进宫,按理说你也应当找一个人陪同……”虽然不知道是谁定的规矩,苏景渊是知道的,想要跟许宁幽一同去,但是又想着恐太后有什么事情不想让自己知晓,也就不好陪同,眼下,就只有……

    想到盛玉珍,许宁幽头痛就加剧了,闭上眼睛,心中几万个不想,“没有别的方法吗?”

    侧目,见沈青缄默,也就知道了答案。

    叹息一声,许宁幽摆了摆手,示意她无所谓,“罢了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叫她一同去就是了。”

    反正眼下太后大抵不会在意到盛玉珍,应该也不会出些什么其他的幺蛾子吧。

    二夫人回娘家去了,大概就没有人会出一些奇怪的计谋了吧。

    “她今日回来了,已经定下日子了!?”盛玉珍紧紧攥着手中的绢帕,一再地问询。

    盛玉珠不胜其扰,有些无奈,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二夫人不在家,盛玉珍就更无顾忌了,不敢顶撞盛玉珍,盛玉珠只好又说道,“姐姐,你还要问我几遍?确实是如此,你不也早就知道了吗?”

    盛玉珍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眼眶微红,“只是……想不到会这么快。”

    她还想再努力一次,若是苏景渊真的对她动了心呢?明明自己和盛清漪同是盛府的人,世人谁不说她盛玉珍的好,当年又有谁认识和在意盛府的大小姐盛清漪呢?

    可是就算是这样,为什么自己就不能获得苏景渊的喜爱?

    “二小姐,大小姐找人带话来。”侍女忽然走来说道,盛玉珍一愣,收起思绪,轻咳一声,恢复了平日的神色,“怎么?”

    那侍女将许宁幽的话说了一遍,盛玉珍同盛玉珠面面相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你是说盛清漪要我陪她一同入宫?”

    侍女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我就说嘛,她哪里像你一样有这么大的胆子一个人就敢入宫。”盛玉珠听罢,冷笑一声,好不得意,“你以为她能有多厉害,还不是要仰仗姐姐?”

    “别这样说。”盛玉珍口中说着这样,心中也不由得得意了起来,转念一想,入宫之后,兴许就有机会见到苏景渊,更是喜不胜收。

    方才的悲伤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盛玉珍理了理衣着,昂首挺胸走到门外,“本姑娘要沐浴更衣,明日好好的入宫,定不会让她盛清漪比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