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7本章字数:2098字

    许宁幽不想辩解了,爱怎么说怎么说吧,闭了闭眼,唯有听的命了。

    盛玉珍被宫女带到了太后宫门口,便不知道该去何处了,按理说自己应当站在门口等候,可是偏偏眼下太阳高升,盛玉珍唯恐自己的妆容花了,只好详装要如厕,先行离开了。

    走了几步,盛玉珍越想越不是滋味,想到太后方才的言语和神情,就是傻子也看得出太后对自己有所不满,阳光下自己的影子婀娜娉婷,为何连太后都那样喜欢盛清漪,对自己熟视无睹呢?!

    盛玉珍猛地跺脚,气不过来。

    扯着那宫装的袖子,闷闷,不知道走到了何处。

    皇宫偌大,盛玉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只是看着华丽的宫殿,有些茫然,心下一惊,若是等等寻不见自己,被太后知道了,又该怪罪自己不识礼节了。

    盛玉珍想找一个宫人来问询,偏偏四周都没有人经过,光年华日,竟然没有一个宫人,盛玉珍一面嘟囔着一面疾步匆匆地要离开,身后的寝宫门忽然打开了。

    太子一开门便见到一个身影走过微微一愣,定睛一看,那身影还婀娜多姿,倒是很引人注目,宫装华丽,珠钗精美,还以为是皇上的哪个妃子走到这里来,再细细一想,妃子到不可能会来东宫的。

    转念一想,蹙起眉头,走上前去,“你来作甚?”

    盛玉珍急于寻找出路,没有发现有人走近,等太子出生问询的时候,惊了一大跳,回头看去,愣了神,“太子殿下……”

    太子也愣了,有些尴尬,没有想到竟然不是她而是盛玉珍,轻咳一声,微微颔首,上下打量一番盛玉珍,发现她今天格外夺目,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道,“盛小姐。”

    “太子……此处竟是东宫?”见太子走来,身后是敞开的宫门,盛玉珍才回过神来,有些局促,“打扰太子殿下休息了。”

    太子摆了摆手,微微一笑,“无妨,只是……盛小姐今日为何会来此?”

    半眯着眼看着盛玉珍特殊的装扮,心中便盘算起来,太子本就多疑,想来自己位在储君,盛玉珍莫非是想要借此得到个太子妃的位置,日后便是一朝母仪天下。

    见太子表情有异,盛玉珍暗恨自己怎么会走到这里来,连忙摇头,“今日陪姐姐来给太后请安,我先出来候着,随意走走,哪知道竟然迷路走到这儿来了。”

    太子皱眉,脑海中回忆起盛清漪的模样,原来就是苏景渊的王妃。

    想到苏景渊,不知道为何,抬眼便脸色一沉,继而便又很快地恢复了深色,道,“既然如此,本王便送送盛小姐吧。”

    “不敢扰了太子殿下。”盛玉珍见他这样说,连忙说道,看了看四周,依旧没有宫人走过,说来也奇怪,为何太子出门身后一个侍卫都不曾有。

    太子却笑,“无妨,本王也正要去给皇祖母和父皇请安。”

    说罢,不由分说,径直走在了前面。

    盛玉珍还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都说太子脾性不好,自己若是一直拒绝,只怕是会惹怒了他,张了张口,只好跟在了太子的身后,一路之上,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太子的问话。

    怎会变成如此,苏景渊没有遇到,反倒遇到了太子!盛玉珍心里叫苦不迭,低着头看着自己裙摆飘摇,没有往前看去,竟莫名的撞上了停下脚步的太子殿下,惊得她连忙欠身,“太子殿下恕罪!”

    “皇弟,怎么是你?”哪想到,太子却忽然开口说道,盛玉珍心中一惊,听太子的说话,这是遇到了……

    “前来拜见皇祖母和皇伯父。”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盛玉珍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心中竟有些感动,自己今日的努力没有白费,竟然真的遇到了苏景渊!

    想罢,她连忙抬起头来,看着面前也停下脚步的苏景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参见宁郡王。”

    苏景渊这才发觉盛玉珍跟在太子身后,微微颔首,便不再看她,继续同太子说话。

    盛玉珍站在后面,仔仔细细地看着苏景渊,眼眸之中满是爱慕之意,紧紧地抓着裙摆,想要让苏景渊再看看自己的模样,可苏景渊从始至终,目光都不曾往这里看来,让她有些失望。

    “不知宁郡王去何处。”见二人说话声停了,盛玉珍连忙开口问道,苏景渊瞥眼,见盛玉珍妆容华丽,并没有过多的注意,挑眉,“准备候着清漪。”

    哪想到苏景渊现在竟然张口闭口就是盛清漪,盛玉珍变了神色,握紧了拳头,指甲刺入肉中,有些吃痛,还是勉强撤出笑意,“我听闻长姐还需要不少的时间,不如宁郡王先去别处走走,一人等着也无趣。”

    太子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听闻盛玉珍这样说,侧目看着盛玉珍,发现她看着苏景渊的眼眸满是情感,心底冷笑一声,想来那日在酒宴之中的猜测并没有错,便幽幽开口,“看来本王是不如你了啊,景渊,好心带着玉珍小姐出来,见了你,她竟全然不记得我了。”

    这话说得虽然有些戏谑,但是苏景渊依旧能够听出一丝别样的以为,侧目看着二人,他倒也是烦闷,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好好地走路,都能遇到这种事情。

    “太子殿下言重了,并非如此,左不过是宁郡王日后将是民女的姐夫,民女同姐姐关系本就好,只是想着这样如此。”见太子语气有些不对,盛玉珍连忙说道,暗恨自己怎么这样嘴快,没有想到太子还在身边。

    太子冷笑一声,点了点头,“如此,玉珍小姐将景渊当一家人看,只怕景渊并未有这样的想法。”

    “…………”盛玉珍讪讪,说不出话来。

    “不必了,我自还有去处。”苏景渊顿了顿,淡淡开口道,说罢,便同太子打了个招呼,绕开两人径直离开勒

    盛玉珍还想说什么,但看了看身边的太子,又看了看远去的苏景渊的背影,张了张口,未说出话了。

    太子看着苏景渊的背影,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嗜血,想来,好在这样的人不是自己的亲生兄弟,若是如此,指不定还有多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