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正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8本章字数:2105字

    许宁幽怔怔,还想说什么,但是想郑姨娘反应这么大,还是作罢了,同碧儿离开了院子。

    柳姨娘摇着扇子,远远看着许宁幽走出郑姨娘的院子,挑眉,心中隐隐不安,“这个盛清漪,最近给郑姨娘换了院子,还这样亲昵,难道是有什么目的……”

    心中,有些担忧起来。

    晚些时候,苏景渊派人送来了一些精美的衣服和装饰,许宁幽有些讪讪,想到今日对待苏景渊的态度,感觉有些抱歉,不知道为何,看着那些衣服和装饰,脑海里全是苏景渊那时候的表情,心中有些堵塞。

    想来,这个男人竟然不知不觉的让自己牵肠挂肚了这么久。

    用过晚膳后,盛仲达才回来,许宁幽同他问安,一进门却发现有些不对劲,看着盛仲达面色苍白,急忙上前去,“爹,你怎么了?”

    “小事情。”盛仲达摆了摆手,咳了两声,喑哑着声音说道,“可能是受了风寒。”

    “这可不是小事情!我马上叫大夫过来!”许宁幽急忙说道,见盛仲达有些异样,看起来不应当时风寒,盛仲达还想拒绝,许宁幽却不由分说,扶着盛仲达躺在了床上,继而等着大夫过来。

    不出一时,大夫便来了,望闻问切了一番之后,面色有些凝重,示意许宁幽出房间再说。

    许宁幽心中登时忐忑不安,看着大夫,“大夫,我爹怎么了?是风寒吗?”

    那大夫叹息一声,“盛老爷这是积劳成疾,已经很严重了,再加上风寒的催化,眼下啊……真是难说啊。”

    许宁幽如同闷雷击打,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看着房间里躺着的盛仲达,有些吞吐,“你是说、我爹、我爹他这个病,可能……”

    那大夫低下头叹息一声,好半天,才缓缓点了点头。

    “不可能!我爹平日里身体挺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许宁幽急忙说道,有些难以窒息。

    “大小姐,这个病不是一下子就得上的,是日积月累形成的,眼下也只有给盛老爷先用三服药,若是有些起色,大概就有些希望了,若是没有……恐怕……”大夫说的有些委婉,许宁幽面色苍白,有些无力,若不是碧儿扶着,险些就瘫倒在地上。

    怎么可能,盛仲达怎么忽然就病入膏肓了,明明前些日子还好好的。

    想着这些日子盛仲达对自己的态度,许宁幽红了眼眶,命人去拿药之后,走到床前,看着盛仲达紧闭着双眼,面色憔悴,确实不似平日里的样子了,许宁幽心里没了主意,咬咬牙,忍着没有哭出来,回过头去道,“我爹生病的事情,谁也不能说出去,就说不过是普通的伤风感冒,多休息几天!”

    这件事情,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二房的人,如果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要闹得怎么鸡飞狗跳呢!

    看着盛仲达,许宁幽更加确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一定要找一个正房夫人了。

    “小姐,药已经煎好了。”碧儿端着药匆匆走来,看着许宁幽一脸倦意自,有些担心,“小姐,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这两天也累得慌。”

    许宁幽接过药,摇了摇头,放在桌上吹冷片刻,正好这个时候,盛仲达也悠悠转醒。

    看到许宁幽红着眼眶看着自己,盛仲达大概也猜到了什么,生老病死,人间常态,他朝着许宁幽笑了笑,“爹没事,爹好着呢。”

    “爹……”许宁幽说了一个字,便哽咽得在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指了指药,“我喂您把药喝完了。”

    “我自己来就好了,你赶紧去休息吧,脸色这样憔悴。”盛仲达被丫鬟扶着起来,看着许宁幽说道,许宁幽不允,硬要喂盛仲达喝药,盛仲达拗不过她,也只好如此了。

    “你马上就要嫁人了,爹想不到会这么快啊,眼看着这样的日子也没有多少天了。”盛仲达忧愁的说道,“你娘走了之后,你也要走了……”

    许宁幽眼中噙着泪,端着汤碗有些微微颤抖,努力地平复着内心的情绪,末了,才沉声道,“正是因为如此,我往爹能找一个能够照顾你的人。”

    盛仲达微微一愣,想不到许宁幽会这样说,想了半天,才道,“爹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不用你担心,你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就好。”

    “爹,你别勉强了,你看看今日,若不是我硬要你看大夫,你还不是硬撑着……娘已经走了,她也不希望没人照顾你……”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立正室了。”盛仲达轻声说道,想到许宁静,心中就一阵疼痛,将一切过错都堆到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当初自己的疏忽,许宁静也不可能会郁郁而终。

    许宁幽叹息一声,看着盛仲达越发苍老的面容,摇了摇头,“爹如果不能照顾好自己,女儿也不能安心嫁出去。”

    “你……”

    “爹若是没有重新立正房,女儿也不出嫁了,就留下来照顾你!”许宁幽坚定地说道,看着盛仲达,她知道盛仲达明白自己是说到做到的。

    盛仲达听罢,沉下脸来,看着许宁幽,“胡闹!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许宁幽心中苦涩,反正自己嫁给苏景渊,也不过是因为想要调查许家的事情罢了,早就把它等同于一场儿戏了,哪里还想得到这么多。

    二人没有说出个结果来,看着盛仲达沉沉睡去,许宁幽才离开房间,回到芳菲院。

    彼时,门外站着一个人,许宁幽皱眉,走上前去,发现竟然是柳姨娘。

    “姨娘。”许宁幽有些诧异,这个姨娘自己并不熟悉,是过去二夫人的侍女,眼下来这里不知道是做什么。

    柳姨娘见许宁幽走来,连忙上前抓住许宁幽的手,一脸急切,“听说……听说老爷病了,怎么了?严不严重?我不敢直接叨唠老爷,想来问问大小姐。”

    许宁幽蹙眉,看着柳姨娘,心中留了戒备,道,“伤风感冒罢了,不是什么大病,姨娘不必担心。”

    “不行,我一定要去照顾老爷……”放开了许宁幽,柳姨娘慌乱地说道,一面说着,一面往外走去。许宁幽连忙上前去拉住柳姨娘,“姨娘留步,方才我爹已经睡着了,还是不要去吵醒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