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阴谋诡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8本章字数:2099字

    用过了魏长宁的药,盛仲达的病奇迹般的越来越好了,过了几日竟然已经能够自己吃饭了,只是身体还是虚弱,只能长时间的躺在床上。

    许宁幽看在眼里,心中欣喜万分,时不时来同盛仲达说话,午膳和晚膳必定要同盛仲达一同吃饭。但是醒来后的盛仲达好像心中有事,有些郁郁寡欢,许宁幽问询了几次,他都不说半句。

    正午时分,嫣儿慌慌张张地来到许宁幽的房间,刚一进门,就瘫倒在地上,哇地哭出声来,说不出一句话。

    许宁幽有些诧异,连忙走上前扶起嫣儿,心中隐隐觉得不安,“怎么了嫣儿?发生什么事?”

    “小姐……小姐去看看我们奶奶吧,我们奶奶不好了……”嫣儿颤抖着说道,指了指门外,“今日午睡之后,就怎么也叫不醒了,我心想觉得大事不好,赶紧来告诉你了!”

    许宁幽心中一惊,急忙跑出门去,叫碧儿去叫大夫,就到了郑姨娘的院子里。

    郑姨娘静静地沉睡在床上,不出一声,平息得让人觉的她好像不过是睡着了,可是嫣儿上前去推了推她,又叫了叫她,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许宁幽神色不郁,想不到盛仲达的病刚好,郑姨娘却倒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碧儿,你去请大夫,记住,悄悄儿的从后门请过来,不要惊动任何人!小心点!”许宁幽低声说道,神色谨慎,碧儿严肃地点了点头便匆匆跑开了。

    不出一时,大夫便匆匆赶来,给郑姨娘把脉之后,又看了看郑姨娘的脸色,面露愁容,说是中毒了,且是慢性的毒,已经积累了一段时间了,但是所幸不知道为何竟然没有太过严重,开药灌下去后再开始调养,至于昏睡,便是这毒药的药性了。

    “先是昏睡时间变长,一日好几个时辰,继而就是好几日,再之后便是好几个月,然后就是永远的昏睡不醒了。”那大夫说道,听得众人心惊肉跳,为郑姨娘捏一把汗,所幸病的不重,还有挽回的余地。

    但是到底是何人下毒!

    “近日有什么人来吗?还是吃了什么别的东西?”许宁幽问嫣儿,嫣儿却一概摇头,说同平日别无两样。

    “一定是有什么差错!”许宁幽低声喃喃道,沉思了片刻,“饭菜呢?是从何而来?”

    “都是厨房里煮的,和往常一样的。”嫣儿说道。

    这可就奇怪了,郑姨娘一向深居简出的,平日里也没有和别人打交道,怎么平白无故的就被人下毒了。

    想想自己上次中毒的经历,许宁幽还心有戚戚,心中怨恨这样的人,低头沉思了片刻,想着嫣儿说的话,脑中划过一个念头。

    “碧儿,替我查查厨房的人手,有没有新来的人。”许宁幽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

    碧儿点点头,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看了看天色,许宁幽只能叮嘱嫣儿先照顾着郑姨娘,匆匆赶到了盛仲达的房间,同他用午膳。

    午膳已经摆在桌上一些时候了,盛仲达见不到许宁幽怎么也不肯开饭,静静地坐在位置上一直等候,许宁幽匆匆赶来,见盛仲达还未开始吃饭,有些歉意,“爹。”

    “出什么事情了?你这样急急忙忙的样子。”盛仲达抬眼,看许宁幽面色有些慌乱,跑得微微喘息,问道。

    许宁幽坐下,看着满桌子的菜肴,叹息了一声,“郑姨娘中毒了,我让人去给她治病,耽搁了一阵子。”

    “什么?!”盛仲达愣了神,手中的银筷子没有抓稳,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这样大的反应,也惊了许宁幽一跳。

    “平白无故的,怎么会中毒了?”盛仲达皱眉,问道。

    许宁幽一窒,想不到盛仲达会如此关心,便开口道,“我正在调查。”

    “好好彻查这件事情!”盛仲达少有的强硬地说道,脸色有些不好,没了平日里的和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宁幽有些奇怪,侧目观察着盛仲达,想要问他怎么了,但是转念一想又作罢了,这两日盛仲达都不愿意同她说心中的烦闷,自己也就不再过多的问询了,但冥冥之中,许宁幽总感觉盛仲达的怏怏不乐和郑姨娘有些关系。

    因为心中顾虑着郑姨娘的话,许宁幽匆匆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正巧盛仲达也不乐的放下了筷子,挥了挥手,让侍女将几乎满当的饭菜收拾了,许宁幽虽有些惊讶,但事不宜迟,自己还是先去调查郑姨娘的事情,同盛仲达问安后便匆匆离开了。

    回到芳菲院时,碧儿也回来了,许宁幽连忙问道,“如何?”

    “小姐猜的真准,我偷偷的去厨房里看了,里头真的新来了几个人,还有一个厨子,听闻最近姨奶奶的饭菜都是他烹制的……不过,三位姨娘都是一样的饭菜,为何独独就郑姨娘出事了。”

    许宁幽冷笑一声,她就知道会是如此,好在自己先下手为强,没有打草惊蛇,否则眼下,必定会让人隐藏了踪迹。

    府里面来了新人,自己却一概不知,这个管家当得可真是表面,更何况还是从厨房里来的新人,好在盛府有三四个厨房,自己和盛仲达是一个厨房,二房一个厨房,姨娘们一个厨房,再加上给丫鬟仆人煮饭的厨房,所以有时候哪个厨房出什么事情了,还真的是不能及时发现。

    眼下已经过了饭点,那几个人如果真的是有阴谋诡计,一定早就离开了,看起来,还要等到晚膳的时候。

    姨娘的饭菜都是一样的,除了哪天哪个姨娘想吃点别的东西,都需要自己掏钱去买,三份一样的饭菜,为何就是嫣儿端走的那份给郑姨娘的有问题?

    许宁幽总觉的哪里有些不对,难道是吃的并没有毒?那什么才有毒?

    不可能同上次一样是擦嘴的手帕,也不可能是随机拿取的碗筷,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呢?

    “说起来,姨娘们还有什么东西是各用个的呢。”许宁幽沉思。

    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方法,许宁幽长叹一声,在芳菲院里走来走去,冷风瑟瑟,她不由得裹紧了衣服,半眯着眼,呆呆地坐在芳菲院外的石头上,出了神。

    “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