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我要休了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8本章字数:2003字

    “总不能是想告诉我们她要当王妃了吧?”盛玉珠嘲讽道。

    盛玉珍神色不郁地睨了一眼盛玉珠,没有说话。

    许宁幽早早地就来到了正厅,见盛仲达也刚来,便扶着盛仲达坐在主座上,自己站在一侧,“爹如果不来,有些事情女儿做不得。”

    盛仲达微微点头,自然也明白许宁幽在说什么。

    不出一时,人就到了,许宁幽数了数人数,正好,轻咳一声,正欲说话。

    “清漪这么大晚上的让我们出来,是为什么啊?”二夫人率先开口了,不冷不热地说道,“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到明日再说呢?”

    许宁幽翻了个白眼,这个时候了,她还要呛自己一口,“本来我们家里的事情,你们也不用来的,仔细想想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也就勉强喊了一声,你们不都还是来了吗?”她唇舌反击道。

    二夫人脸色微微一变,瞪了一眼许宁幽,没有再多说话。

    郑姨娘面色依旧苍白,坐在椅子上,还需要嫣儿扶着,身边你的柳姨娘和周姨娘瞥眼细细观察,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今日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许宁幽开口说道,说罢,看向了三位姨娘,“姨娘们的厨房中多出来了一些人。”

    周姨娘微微一愣,抬眼看了看许宁幽,又低下头去,详装不知,许宁幽又道,“这些人进入盛府并没有告知,必定是有人安插进去的。”

    “再者,郑姨娘忽然中毒了,好在我请大夫及时,但是解毒仍需要一些时候。”许宁幽又说道,侧目观察着周姨娘的神色,发觉周姨娘神色微微变化,变得几分难看,“这件事,必定是同厨房里面的那些人有关系!”

    许宁幽不动声色地说着,彼时,周姨娘已经有些坐如针毡,面色发白。

    “我问询了管家,他倒也实诚,挨了我的一顿打就如实招来了,那些人都是他的穷亲戚,而这件事情之所以没有告诉我,就是因为周姨娘一句担保,说没有关系的,是否如此?”许宁幽说罢,转头看向周姨娘。

    周姨娘被忽然问道,有些仓促,讪讪一笑,“厨房本就人手不够,大小姐最近繁忙,我也就不想打扰你了。”

    “那些人进厨房有好几日了,姨娘是不是打算另起炉灶了?”许宁幽不咸不淡地说道,看周姨娘这番态度,心中有些不满。

    继而,她又说道,“郑姨娘中毒的事情,也和这件事情有关吧?”

    周姨娘惊恐地抬头,看了看郑姨娘,又看了看许宁幽身后的盛仲达,说道,“我如何会知道?要有问题,也是管家的人有问题!厨房每日三餐同时煮起来,怎么可能郑姨娘有事,我们没事!”

    “你说的在理,所以并不是出在食物的问题上。”许宁幽勾起嘴角,“是出在你身上。”

    “胡闹!”周姨娘一拍椅子扶手,喝到,“我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了?早些时候就是大夫人对我态度也谦和得多!”

    “放肆!”盛仲达怒喝道,抬眼看着周姨娘。

    周姨娘一惊,立刻泄了气,讪讪地闭上了嘴。

    “姨娘不用装了。”许宁幽不想废话,将方才管家说的话重新复述了一遍,

    “那几日,正好是十五新作的衣服送来的时候,新衣服需要浣洗,你就是在那时候将有毒的皂角给了管家,让他给为郑姨娘浣洗的小燕的!”

    “胡扯!”周姨娘恨恨说道,抬眼,看到管家正战战兢兢地站在那儿,指着他道,“定是他陷害了郑姨娘,转嫁给我!清漪,这个人手脚不干净,也不老实,赶紧将他打一顿打发走就是了!为何还要相信他的胡搅蛮缠!”

    “也多亏了他的手脚不干净,偷偷留下了一些皂角作为证据,眼下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许宁幽说道,说罢,挥了挥手让大夫上来,又把郑姨娘正在晾晒的还未干的衣服抱上来,继而再将皂角端上来,让大夫细细查看。

    彼时,周姨娘心中已经凉了半截,想不到这么快就会被许宁幽发觉,更想不到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还会露出马脚。

    柳姨娘脸色亦是不好,她知道是周姨娘给郑姨娘下了毒,但是不知道竟然是这样的方法下毒的,眼下如果事情被揭发了,那自己指不定也会被拖下水来,心中打着鼓,想不到许宁幽这样厉害。

    大夫看了好半晌,不出一时,才微微点点头,“这正是奶奶中的毒,有气味可识别,再者皂角里也可以验得出来。”

    盛仲达铁青着脸,侧目看着周姨娘,周姨娘一时间瘫软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讪讪的,喃喃自语,摇着头,“不是的,老爷,你听我解释……”

    “如果不是,我大可以将那天请来给爹爹看病的魏长宁再请过来诊断一遍,只不过,周姨娘,到时候只怕你的脸色会更难看吧?”许宁幽幽幽说道。

    提到魏长宁,盛玉珠睁大了双眸,原来许宁幽真的同魏长宁关系匪浅,一时间,心中开始盘算着什么事情。

    “上回老身回去也仔细想了想,按照这位奶奶的中毒事件,应当早就毒发了,为何几日之后才会如此,后来老身想到了,这个毒是寒毒,会让五脏皆冻结失去作用,姨奶奶必定是在中毒的期间喝了热性的药,才减轻了毒性,保住了性命。”那大夫忽然说道。

    许宁幽一怔,热性的药?

    听到这句话,郑姨娘脸色微微变了变,抬眼看着盛怒的盛仲达,好半晌,才又低下了头,不发一言。

    “可是今日没有购买药材的账目……”许宁幽低头想了想,多半是郑姨娘自己买的吧。

    让人送大夫出门,许宁幽侧目看着周姨娘,冷笑道,“你还有何可说的,周姨娘?”

    “不可能,事情绝对不是你说的如此,盛清漪,你这是伙同郑氏在栽赃陷害我,你……”

    “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