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纨绔子弟多事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8本章字数:2028字

    许宁幽听到了脚步声从后面传来,知道有人来了,急忙转过身去,却猛地被一个人紧紧抓住手腕,按倒在墙上,一股浓厚的酒气传来,呛得她咳了几下。

    “美人儿为何站在这……”盛明涛戏谑的问道,睁开眼来,同面前的许宁幽都愣住了,想不到竟然是盛清漪?她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一瞬间,几百种龌龊的事情出现在盛明涛的脑海中,他坏笑一下,想不到盛清漪平日里在府中这样端庄严谨,背地里竟然是这种人,她不是马上就要和郡王成亲了吗,出现了这种事情,看郡王还要不要她。

    说罢,他又仔细看了一下许宁幽,平日里面有在意,想不到盛清漪竟然这样好看,尤其是今日,装点了一番,更是摄魂动魄的美,盛明涛心中算计着,反正眼下她在这种地方,自己就算对她做了什么,就说自己喝多了看不清楚便罢,该被怪罪的是盛清漪啊!

    想来,他就低着头,越发靠近许宁幽,许宁幽慌了神,恶狠狠开口,“盛明涛!你在做什么!”

    “美人儿知道爷的名字?”盛明涛含糊地说,详装自己喝醉了,一个劲儿的想要轻薄许宁幽一番,皆被许宁幽奋力地抵抗着,“你这个混账!你动我一下试试?”

    “美人儿让我动,我当然要动一动,不然美人儿随我去楼上,我动给美人看。”说罢,盛明涛扯着许宁幽的手腕,要将她往外拖去。

    许宁幽慌了神,力气自然是抵不过盛明涛的,拼命抵挡着盛明涛,不肯往前走一步,回过头去,看着那扇门,奋力地伸出手去,猛地敲打着那扇门,嘴里喊着苏景渊的名字,声嘶力竭。

    盛明涛好笑地看着许宁幽的动作,冷笑一声,加大了力气,“你还好意思喊宁郡王的名字,你来这种地方,做这种事情,他可知道吗?往常我怎么没发现你盛清漪这样的厉害呢?别喊了,把里面的人叫出来,吃亏的可是你,我倒不介意多几个人……”

    “你这个混账玩意儿!”听盛明涛越说越放肆的话,许宁幽气不打一处来,狠命同他抵抗者,但是渐渐的觉得体力不支,盛清漪的身体不是自己的身体,她实在是太过羸弱了!

    盛明涛邪笑着将挣扎着的许宁幽一步一步的往外拉扯,许宁幽声嘶力竭地大喊着拍打着那厚重的门,心中多了几分绝望。

    苏景渊猛地起身,喊停了那歌舞,欧阳鸿有些诧异,见苏景渊脸色黑沉,面色有些紧张,便开口道,“又怎么了?又要算卦?!”

    “不是……我感觉,有人在喊我。”苏景渊低声说道,没有多说话,走到门口,按理说,厢房的隔音非常好,就算外面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也难以听到,更何况刚才还有那些秋娘的歌舞,应当不会听到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景渊就是感觉愈发的不安,便想也没想,拉开了门来。

    许宁幽在同盛明涛的拉扯之中不甚摔倒在地上,盛明涛笑着走近他,摩拳擦掌,心中想着胜利在望,脑海之中已经想了不知道多少龌龊之事。

    彼时,门忽然开了,一阵亮光照来,许宁幽一愣,抬眼,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熟悉得让她红了眼眶。

    “苏景渊……”她喃喃地开口,对上了苏景渊诧异的双眸,继而,眼中便噙满了泪水。

    苏景渊看着许宁幽衣衫不整狼狈地趴在门口,心中一痛,连忙走上前去抱起许宁幽来,手微微发抖,“你如何了?你怎么会这样?哪里受伤了?”

    许宁幽却摇摇头,埋在苏景渊的脖颈之中,低声的啜泣,双手紧紧地环住苏景渊,不肯松开。

    苏景渊低声抚慰着许宁幽,抬眼,看着不远处正准备偷偷逃跑的盛明涛,脸色一沉,将许宁幽轻轻地放在地上,拍了拍手。

    一瞬间,几个侍卫便飞奔而来,将盛明涛团团围住,盛明涛吓得面无血色,看着那些侍卫,瘫坐在地上。

    谁知道许宁幽时和苏景渊一同来这里的!

    “没事了,清漪,我在这儿,没事了……”苏景渊低声地安慰着哭泣的许宁幽,看着不远处被抓住的盛明涛,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紧紧地抱住许宁幽,感觉她身子骨是这样纤弱,方才跌在地上,不知道该如何疼痛。

    许宁幽吸了吸鼻子,蜷缩唉苏景渊的怀中,好半天,才微微恢复了神志,感觉眼睛瑟瑟,抬眼看着苏景渊,末了,又低下头去。

    “方才是不是摔伤了?”苏景渊弯下腰来,挽起许宁幽的袖子,果不其然看到了几处淤青,还有手腕上的红痕,脸色一沉,越发的恼怒起来。

    “这倒无妨……”许宁幽低声说道,声音闷闷,好容易止住了哭,看苏景渊这样小心翼翼地帮自己检查,更是难受,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苏景渊的手,“只是我还以为,我差点就……那我就不能……就差一点就……”

    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苏景渊却已经明了,伸手轻抚着许宁幽的发,将她抱在怀中,“真傻,乱想什么。”

    许宁幽微微发抖,确实被吓得不轻,也难怪当时那些丫鬟听说要卖到妓馆来的时候,会这样害怕。

    苏景渊又低声安慰了许宁幽好久,又让人端上热水来,亲自给许宁幽擦了擦脸,才牵着她要走,有担心许宁幽身上有伤,想要抱着她。

    “不用了,我可以走路……”许宁幽见此,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后退一步,道。

    苏景渊皱眉,但许宁幽语气坚定,他也就作罢了。

    彼时,另一件厢房内,盛明涛正被绑在此处,身侧站着几个武艺高强的侍卫,还有花满楼的老板,都恭恭敬敬地等着苏景渊到来。

    欧阳鸿先来此,那老板觉的有些不安,小心地问欧阳鸿道,“大人,你可知道那女子是何人?”

    欧阳鸿挑眉,想着方才的那副场景,冷笑一下,“那可是宁郡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