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走投无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8本章字数:2074字

    二房的人在翌日的下午便搬走了,盛勤武不情不愿地带着二夫人和两个女儿来拜别盛仲达,盛仲达心中终究是有些恻隐之心的,给了盛勤武一笔钱财,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应付月余的生活。

    许宁幽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地站在一侧,看着那一干人,心中没有一点儿同情,今时今日,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自作自受得来的。

    拜别之后,盛勤武便带着家人离开了盛府,一块去了许宁幽给他们找的地方,于盛府几乎是在城的两头,二夫人在马车上听罢地方,便冷笑一声,难止住恨意,“这个盛清漪,可真是个九曲玲珑心,就想着我们走得远远地,再别回来!”

    但事已至此,她再说什么也都无用功了,盛勤武闷头坐在一侧,不耐地打断了二夫人的话,心中盘算着离开了盛仲达之后该怎么生活。

    “想不到我大哥现在竟然连死去的娘的话也不听了,真是见了鬼了!”盛勤武在一旁自言自语道,二夫人睨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车渐行渐远,消失在尽头。

    几日后。

    方府。

    午时,方昭从宫中归来,照例到房中来陪方母说说话,进了屋子之中,才发现方母身侧还坐着二夫人,便随意地打了招呼,准备离开,就听二夫人叫住了方昭,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方母有些谨慎地看向二夫人,方才说了这么多话,她可都没有说起找方昭有事情啊。

    何况没节没日的,她又突然回来了,方母心中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二夫人讪讪一笑,看着方昭,好半天,才忽然开口道,“昭儿啊,你可知道有什么门路,可以打点一番那些往塞北的军官吗?”

    方母一听,脸色瞬间一沉,塞北这件事,回来之后,大家都不想再提,眼下二夫人又说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方昭也是一愣,提到塞北,感觉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但是偏偏,一个身影又一闪而过,让他失神片刻。

    二夫人也有尴尬,她见方母变了脸色,也知道她必定不喜欢提起这件事情,但是眼下盛明涛马上就要被充军了,她也不得不拉下面子来,便说道,“你明涛弟弟啊,前些日子冲撞了宁郡王妃,说是要被宁郡王充军,眼下我们没了法子,只想着能不能打点一番那些军官,放过明涛……”

    宁郡王妃?那不就是盛清漪吗?方昭一顿,想到那个女孩儿的模样,微微蹙眉,想了想,道,“姑母,若是宁郡王下的指令,恐怕我也没有办法了。”

    方昭自是知道二夫人所说的冲撞必定没有那么简单,否则不至于会被抓去充军,想到此,他便不想帮忙,二来,他自己也没有说错,苏景渊说要让人充军,必定就会让人充军,哪里还轮的到他来帮忙?

    二夫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缄默了好半晌,才擦着泪道,“难道我的明涛就要这样……死在塞北……”

    方母微微缓和了脸色,听闻二夫人这样惨淡,便开口安抚了一番,好半天,二夫人才平复了心情,又道,“既然如此……你有没有门路给你姑父找个事情做……”

    “妹妹,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说这些话来?”方母有些诧异,看今日二夫人穿戴也不似凭你的华贵,问道。

    二夫人长叹一声,想着盛清漪的模样便气不打一处来,咬牙道,“如今盛府那盛清漪管家,非要闹分家,本来大哥是不同意的,但是明涛那个小子不知道怎么重装了她…谁知道明涛有没有冲撞她,还是她自己下的计谋,弄得而今不得不分家,我家那口子偏偏又整天没个事情做,眼下连度日都难了……”

    方母瞠目结舌,原本最初听二夫人说盛清漪管家,还觉得未出阁的女孩家能够懂什么,想不到如今竟弄得这个场面,又看二夫人如此凄惨,心中不由得几分高傲,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便同情地全说了一番。

    “盛清漪这个小蹄子!弄得我没有了法子!若是来日,势必让她知道我不是这般好欺负的!”二夫人恨恨地说道。

    方昭冷眼看着二夫人,并不怜悯,想来盛清漪也不是那种无端会欺辱别人的人,更何况看人看多了,二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眼便看了出来,遂冷冷一笑,道,“听姑母这样说,如今的事情恐不是无缘无故会变成这样的吧。”

    说罢,便离开了房间。

    “这孩子……”方母口中说了,也不甚在意,只是听的二夫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勉强又说了一会儿话,想到如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你也别太担心,你不是还有玉珍吗?”方母忽然开口道。

    玉珍?二夫人疑惑抬头,看着二方母,擦了擦眼角的泪。

    “给玉珍找个好人家,日后你们也就有着落了,反正玉珍在京中多出名啊,多少皇宫贵族来提亲啊,眼下也应该到了年龄了吧。”方母笑着说道。

    二夫人心头一动,正是如此,她迟迟不肯给盛玉珍定亲,就是因为想要给盛玉珍找一个极有权势的人家来,如今事已至此,倒不如赶紧把玉珍嫁出去。

    想到这里,她便待不住了,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匆匆离开了。

    方昭回到屋中,见李君瑶正在秀鸳鸯,他们也快要成亲了,虽然日子还没有定下来,但是大抵就是在过年之间了。

    李君瑶见方昭回来,放下手中的鸳鸯,递给方昭看,笑道,“你看你如何?”

    “极好。”方昭微微一笑,回答道。

    “如此,明日我们就让爹爹定好日子,怎么样?”

    方昭微微动作微微一顿,低头,见李君瑶一脸期待,缄默半晌,道,“再说吧。”

    “怎么?”李君瑶脸色一变,将鸳鸯甩在桌上,“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往后就是宁郡王的婚期,我们应当再晚一些,不要冲撞了人家。”方昭无奈,见李君瑶又如此,解释道。

    想到苏景渊,李君瑶便想到盛清漪来,咬牙道,“我偏偏就要冲撞了他们,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