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秦太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9本章字数:2001字

    许宁幽没有明白苏景渊的意思,侧目见他虔诚祷告,也转过身来,对着菩萨拜了拜,想来菩萨普度众生,自己是不是也是冥冥之中被普度而来的,那许宁幽的前世,一定做了不少好事吧。

    二人起身,老方丈迎着二人去会客厅喝茶,彼时诵经的声音已经停了,僧人们纷纷走来,见到苏景渊便朝他作揖,许宁幽有些诧异,“想不到你经常来这里。”

    “以前经常来,后来就不常来了。”苏景渊淡淡道,看着四周景色,“这里好像被修葺了一番。”

    “正是。”那老方丈回答道。

    “也不知是何人布施。”苏景渊道。

    老方丈笑了笑,没有回话,推开会客厅的门,泡了上好的茶后,就先行离开了。

    “我还以为你是来听他教诲的。”见老方丈离开,许宁幽有些疑惑,“难不成我们还在等什么人?”

    苏景渊喝了一口茗茶,勾起嘴角,“这茶倒是上品。”

    听他这么一说,许宁幽也端起茶杯,品了一口,点了点头,“想不到这里竟然藏有这样上品的茶叶,果不其然这寺庙不同凡响。”

    “要是我早些时候来这里就好了。”许宁幽低声说道,如果还是许家二小姐的时候来这里祈福,也许就会躲过一场灾难。

    苏景渊侧目,听闻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讲出这种话,不由得轻笑出声,“现在来也不迟。”

    许宁幽却蓦然地摇摇头,现在已经不同往日了。

    苏景渊皱眉,见她有些反常,刚想开口说什么,会客厅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修行服的女人走了进来,看上去五十上下,面容清瘦,双眼清澈,眉眼微蹙,神情淡然,那双瞳眸略过苏景渊和许宁幽,看上去竟然同苏景渊有八分相似。

    许宁幽愣了愣,连忙站起身来,又看了看苏景渊,苏景渊却微微一笑,“娘。”

    “景渊,你今日这么早就来了。”那女人开口回答道,声音低沉,说罢,又抬眼看了看许宁幽,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是你的妻子吧。”

    “参见……参见太妃……”许宁幽回过神来,连忙问安,脑袋终于转过弯来,这个女人是苏景渊你的娘亲,那就是逝去的秦王的王妃,想不到她竟在这个地方修行,那怪苏景渊会对这里这么熟络!

    有些窘迫,许宁幽没有想到苏景渊那带自己来见秦太妃的,低着头,好半晌说不出话来,有些不好意思。

    秦太妃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我已经不是什么太妃了,你就不必拘礼了。”说罢,往里走去,“坐吧。”

    三人坐定,见秦太妃并没有露出不满的神色,许宁幽才松了一口气,苏景渊侧目,看着她如此,猜透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

    秦太妃看在眼中,见苏景渊眉眼之中是全然的温柔,像极了当初某人待她那般,苦笑一声,开口道,“何时成亲?”

    “快了,太后定下个月初五。”苏景渊道。

    秦太妃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窒,末了点了点头,“也好,趁着过年的喜庆。”

    “太妃也要来吗?”许宁幽问道。

    秦太妃微微一笑,道,“我是个出家人,自然是不应该去的,但我会在这里为你们祈福诵经的。”

    许宁幽有些失望地点点头,看着秦太妃朴素的打扮,道,“太妃修行的心真是让人钦佩。”

    秦太妃叹息一声,“红尘之中的富贵我还有什么没有享受过的呢?倒不如在此处来的安宁。”

    “这茶叶是从何处得来的,我也想要带些回去。”苏景渊忽然开口问道,定定地看着秦太妃,眼中之中,多了几分刻意。

    “是皇上前几日赏赐的,说是因为你成亲的时候我不能去,特意赏赐的。”秦太妃道。

    许宁幽皱眉,看着秦太妃的神色无异,心中有些纳罕,秦王和皇上虽然是亲生兄弟,但是苏景渊不过是皇上的侄儿,为何他成亲,皇上要赏赐东西给秦太妃?

    苏景渊了然于心,虽然早就猜到了如此,但还是明知故问道,“所以就收下了?”

    “皇上赏赐的,收下就收下吧,何必在意这么多。”秦太妃道。

    许宁幽更是摸不着头脑,冥冥之中,感觉有些奇怪的关系在里面,但又不敢开口问,听着母子二人的对话,也觉得有几分怪异。

    “清漪啊,”忽而,秦太妃开口,看着许宁幽,许宁幽回过神来,看向秦太妃,“此番是第一次见面,我也送了你一些礼物,只是放在了藏经阁之中,我身子骨不方便,去不得,只能劳烦你……”

    “无妨,无妨!”许宁幽连忙起身说道,猜到秦太妃可能要同苏景渊讲些话,便笑着说道,同外头的小沙弥一起离开了。

    “倒是个机灵的孩子。”秦太妃看着关上的门,淡淡地说道。

    苏景渊笑,看着手中的清茶,“她一直如此。”

    秦太妃抬眼,看着苏景渊模样,却忽然开口道,“是吗,我看她倒是同一位故人很面熟呢。”

    苏景渊微微一顿,蹙眉。

    “往常听闻你皇祖母一直在逼着你成亲你都不肯就范,为何偏偏这次,你把那个女孩儿从塞北带回来后,就愿意同她成亲了?”秦太妃道。

    “这事情,谁又说得准。”苏景渊淡淡地说道,想到初见盛清漪的模样,谁又能料到会有日后的这一天呢。

    太妃摆摆手,冷笑一声,瞪着苏景渊,“旁人不知道,我也不敢妄加猜测,只是想来这个女孩儿像极了你心中的故人,你才要同她成亲的。”

    “娘……”苏景渊看了看门后,所幸藏经阁还有一段路途,唯恐秦太妃说的一番话被许宁幽听到了,“已经过去多久的事情了,你怎么又说起来了。”

    “那年你拿着祖传的玉珏送与她,被你爹知道了,都忘了是怎么被教训的吗?”秦太妃不紧不慢地说道。

    说道往事,苏景渊面上有些窘迫,轻咳一声,并不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