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图腾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9本章字数:2035字

    侍女正在送御医离开,许宁幽松了一口气,好在没有被别人发现,继而就听到侧妃的声音,请许宁幽进去,许宁幽缓缓走入房间之中,那侧妃见到许宁幽,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多亏了你,我才能够及时回来,否则方才御医说再迟个一刻钟,我的脚便再也不能跳舞给太子看了……”

    提到太子,许宁幽眼神便尽是阴霾,但很快就恢复了神色,笑道,“没事就好,也是我碰巧听到了声音。”

    “我还不知道你是何人?只是看你穿着宫服,必定是哪位亲王的妃子吧……”那侧妃笑道,心中有些感慨,正妃同侧妃的宫装是不一样的,自己地位低下,根本不可能被封为正妃,但是被封为侧妃,和太子那众多的侧妃有什么区别呢?

    许宁幽蹙眉,原来这位侧妃并不知道自己,便笑道,“你可以叫我盛清漪,我是宁郡王的妃子,今日入宫给太后请安的。”

    那侧妃双眸豁然睁大,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和许宁幽,握住许宁幽的双手,道,“原来是宁郡王的王妃,是我无礼了……”

    本来,虽然她是太子的侧妃,但是正妃和侧妃的地位差别还是摆在那里,许宁幽见她看着自己眼中有些许羡慕,就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不动声色地笑着开口道,“言重了,娘娘还是太子的妃子,日后自然也是后宫之中的妃子了,日后我见到娘娘,还应当请安。”

    一席话说的这个女人心花怒放,看着许宁幽的神色也越发的柔和起来,命人上了茶点和茶水,一直不舍让许宁幽离开,许宁幽唯恐太子等会儿回来了,遇到了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场景。

    “盛家我是听闻过的,可是名门贵族啊。”那侧妃忽然开口说道。

    许宁幽抿嘴一笑,也算是默认了,“早先许家还没有覆灭的时候,听说更甚。”她试探地开口说道,见侧妃的脸色无异,疑惑地点了点头,便知道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话锋一转,又笑道,“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有时候名门贵族也不是很值得艳羡的一件事情。”

    那侧妃反倒不认同,开口道,“你可知道方家?”

    许宁幽蹙眉,心头一动,还有比她更了解方家的人吗?想到那些一个个冷血无情的人,许宁幽就咬牙,气不打一处来,侧妃见许宁幽忽然缄默了,侧目疑惑地看着她,许宁幽猛然回过神来,才讪讪一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殿下的表妹就是嫁给方家的长子方昭的,那也是个出了名的钟鸣鼎食之家呢。”侧妃道。

    殿下的……表妹?

    太子的表妹?谁是太子的表妹?难道是那个杀害了自己的……李君瑶?

    “太子殿下的表妹?”许宁幽蹙眉,李君瑶竟然是这个身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是了,其实也算不上多亲近的关系,但是那个女孩儿确实好看,说起来你应该也听说过,但是年岁渐长了,听闻这一两个月内也要成亲了。”侧妃笑着给许宁幽解释道。

    许宁幽心头一动,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李君瑶竟然是太子的表妹?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方昭要娶她的原因?或者,这就是为什么方昭要让自己代替李君瑶的缘故?许宁幽觉得心头乱糟糟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既然如此,那方家可真是有幸啊。”许宁幽冷冷笑道,“我还听闻方昭之前有过婚约呢,想必那一定是个绝世美人,才会让他不顾伦理放弃婚约,同她成亲吧?”

    侧妃一愣,倒是不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也饶有兴趣,八卦地看着许宁幽,小声道,“你说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个薄情郎?”

    “我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但是想来这么一想也说得通不是吗?不然,方昭怎么会这么久了都还不成亲?左不过是为了遮挡世人的口舌罢了,想要等风头过去了,再成亲。”许宁幽胡诌道,但是想到方昭就这样弃自己不顾,她也能想到方昭放弃自己,不仅仅是自己是许家的人,也一定是因为李君瑶同太子的关系。

    心中,又加深了几分恨意,不知道是何滋味。

    碰巧此时,有下人来报苏景渊来了,许宁幽才松了一口气,好在刚才找人及时去告知了苏景渊,她知道他必定会匆匆赶来的,便起身,握着侧妃的手道,“今日就先失陪了,还请娘娘赎罪。”

    侧妃露出笑意,摇了摇头,“恕我不能起来送你。”

    “不必了。”许宁幽说罢便离开了,边走边抬眼,看着东宫之内的装修,心中更是难以言表的镇静,东宫之内,确实和苏景渊的府里的装饰七八分相似!

    苏景渊等候在门口,见许宁幽出来了,皱眉,连忙迎上去,也没有多说话,先带着许宁幽离开了东宫。

    走出了是非之地,他才松了一口气,看着许宁幽,好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到了东宫去了?

    好在太子出宫了,没有和他打照面,不然到时候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许宁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苏景渊,沉吟半晌,才开口道,“我说……我绝对不是故意的,你相信吗?”

    “……?”苏景渊挑眉,疑惑地看着兴致突起的许宁幽,但也没摇头,点了点头,便牵着她往外走去。

    “苏景渊,我说的可是真的,你别不信我啊!”许宁幽跟着苏景渊走,感觉他有些生气了,急忙解释道,“都是误会,我本来同沈青好好儿的走着,可是……”

    “沈青,回去自行领罚。”苏景渊开口,声音沉沉,打断了许宁幽的话,对身后的沈青说道。

    沈青眉眼没有表情,应答了。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罚她!她又做错什么了!”许宁幽有些生气,从未见过苏景渊这样不讲理,甩开苏景渊的手站在原地,“苏景渊,都是我的缘故,你干嘛要罚她!你有本事就罚我,别牵扯到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