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结发为夫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29本章字数:2062字

    “如果是别的女人就罢了,可那之前不是……虽然说已经休了,可到底是夫妻一场,我怎能让勤武……说起来,那个女人也真是可恶,好端端的竟然就这样勾引勤武,真是让我措手不及,且不说大哥早先对她有恩,早在她当侍女的时候我待她也不薄,偏偏……”

    二夫人越说越伤心,伤心之处,又掉下两滴泪来,盛仲达尴尬地干咳两声,不知道该说什么,郑姨娘也没想到是这样一件事情,不好开口,一桌的人只是静默着,听着二夫人的哭诉,说起来,这件事情竟然是柳姨娘做出来的,虽说跟盛仲达没有关系,但是这么说出来好像有点不讲情面。

    许宁幽惊讶之余,也开始打算着该怎么办,盛仲达听完一定已经有些动摇了,更何况还是自己亲弟弟的事情,不可能不管。

    虽然自己离开了盛府,但是谁知道二夫人她们再次住进盛府之后不会再动什么歪念头呢?郑姨娘虽然可以管家,但是太好说话了,保不定哪一天又让二夫人重新管家了。

    “二婶先不要生气了,气坏了身体不值得。”许宁幽先开口说道,末了,又看看盛玉珍和盛玉珠,道,“想来,二位妹妹也不希望看到你如此。”

    盛玉珍早就已经对于二夫人在苏景渊面前露出这副神态而感到丢人,又听许宁幽这样说,心里更不是滋味,只是一味的低着头不言语,唯有盛玉珠还在拿着绢帕,擦拭着二夫人的眼角的泪,劝慰着她。

    二夫人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清漪啊,你不懂,夫妻之间这种事情,已经是很常见了……”

    许宁幽心中一惊,不知道二夫人说这句话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出口,她侧目看了看身边的苏景渊,又很快恢复了神色,笑道,“既然二婶都这样认为了,那就跟不要难过了,还是踏踏实实过日子来的重要。”

    “清漪,其实我这次回来也是没有办法,你二叔已经那样了,我也管不得,但是……但是明涛他还年轻啊,他不能……”二夫人又开口说道。

    许宁幽蹙眉,恐怕这才是二夫人真正的目的吧,苏景渊脸色一沉,并不言语,详装没有听见二夫人说的话,二夫人却伸手,拉住许宁幽的手,“明涛不懂事,我替你赔罪,但是清漪,求求你,能不能放了明涛一条命,你要是愿意,二婶愿意把命给你啊……”

    说罢,她竟然起身,直直地朝着许宁幽跪了下去,许宁幽大惊,连忙起身,弯腰搀扶着二夫人,道,“二婶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清漪,算二婶求求你了,你就答应二婶吧……”二夫人依旧说道。

    许宁幽诧异,疑惑地看着二夫人,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眼下众人都在,二夫人好歹也是自己的长辈,公然让她跪着不动作根本说不过去,盛仲达也起身,走到二夫人面前,道,“二妹,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大哥,你就就明涛吧!塞北极寒啊,那儿怎么能够存活下来啊!”

    塞北……

    许宁幽微微愣神,有些恍惚。

    是啊,塞北极寒啊,如果不是强大的意志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活下来啊。当年她不也是这样体验过吗?塞北的痛苦。

    见许宁幽缄默了,二夫人知道她开始动摇了,更是上前抓住许宁幽的手来,颤抖道,“是吧?清漪,你想想,你也去过塞北的,那里的环境你也知道的,明涛他不懂事,让他给你赔罪,给你做牛做马,你放他一条生路吧!”

    “我……”

    塞北太苦了,连阳光都是黑色的啊。

    许宁幽闭了闭眼,半晌,才冷静下来,苏景渊蹙眉,见她忽然有些反常,走上前来轻轻揽住她。

    许宁幽垂帘,好半晌,才淡淡开口,“正是因为我知道塞北的环境,盛明涛才应该去那里。”

    “我无法原谅他,就算是二婶这样求情也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网开一面,让他再塞北待两年就可以回来。”

    许宁幽懊恼,自己始终还是硬不下心来,二夫人微微一愣,还以为许宁幽已经同意放过盛明涛,但是没想到还是要去塞北。

    但是只是去两年,还是比那些没有归期的人好得多的,更何况日后再打点一下那些人,应该可以让盛明涛安全回家。

    见许宁幽已经不愿意再多听,二夫人长叹一声,被盛玉珍和盛玉珠搀扶着站起来,颤颤悠悠地坐回位置上。

    一顿饭,气氛也变得有些僵持。

    许宁幽没有了吃饭的胃口,匆匆吃了两口之后就放下了筷子,二夫人她们自然也不敢再说别的,见许宁幽回来了,也更不敢再提回来住的事情,吃完饭后就匆匆离开了。

    下人撤下饭菜,端上热茶,苏景渊环顾着盛府,笑道,“刚吃完饭,还喝不下热茶,不如清漪陪我走走也好?”

    “正好正好,你们去吧。”盛仲达道。

    许宁幽挑眉,见苏景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不知道他什么主意,起身带着他往外走去。

    二人出了门,顺着路往下走去,许宁幽一路静默无言,脑海之中,全都是塞北的冰天雪地还有那时候不停地劳作时候的场景。

    也算自己命大,居然等到了最后,恐怕这也是为什么李君瑶要对自己下狠手的缘故。

    “我看你方才心情一直不好,想到了什么。”苏景渊开口问道,侧目,看着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的许宁幽。

    许宁幽摇摇头,半晌,自嘲地笑笑,“你是否也觉得,我太过心软了。”

    二夫人只是随便的哀求一下,自己就答应了,许宁幽以为自己经历了一些事情,该知道什么时候不应当妥协,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改变自己。

    苏景渊轻笑,看着两侧枯枝,道,“确实如此。”

    “…………”

    “有时候,若是狠不下心来,会被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淡淡说道,停住脚步,玩弄着树枝上挂着的剪花,“若是被三言两语就忘却了自己受过的苦难,那只能说明……苦难其实算不上什么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