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 软玉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30本章字数:2041字

    许宁幽心头一动,点了点头,这也许就是他们聚集的地方!

    想着,本想让沈青一直在门口候着,但是想想也不好,就同沈青换了衣服,回到了原先的座位上,静静地等着方昭出来。

    不出一时,里面的人便都出来了,许宁幽紧盯着,看着眼前的官员,她都认识,但是看到他们,她便恨得牙痒痒,那些人,大都是以前朝堂上许老爷的对头,果不其然,好一部分人都是太子的党羽!

    “果真如此!”许宁幽恨恨道,捏紧了茶杯,“眼下只能等到那日了。”

    想罢,许宁幽起身,盘算着该怎么调查那些人,等到方昭一行人离开一会儿,自己才付了钱走了。

    “殿下,可否告诉属下,您到底在做什么,树下有些担心。”沈青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开口说道。

    许宁幽一愣,侧过头去,末了,摇了摇头,“无可奉告。”

    这件事情,绝对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回到宁郡王府,许宁幽便偷偷地将那些官员的名字写下来,心中难免有些激动。

    碧儿端着衣服回来,看到许宁幽回来了,连忙走上前去,“殿下,快点试一试新衣服,明天要穿进宫呢!”

    碧儿一说,许宁幽才想起来,明天是十五,设宴的时候,皇上也宴请了大臣,趁着那个时候可以勘察一番。

    许宁幽起身,看着那套淡紫色的宫装,“这是什么时候做的衣服,我怎么没有印象。”

    “是郡王让人做的。”碧儿回答道。

    苏景渊?他倒是又想起这件事情来。

    但是看着衣服的花纹,许宁幽很是喜欢,便让碧儿服侍着穿上,站在镜子前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轻笑,“倒是他会挑衣服。”

    “这件衣服穿上去,明天小姐必定是最漂亮的!”碧儿在一旁称赞道。

    “胡说。”许宁幽笑道,心情好了不少,倒不是因为衣服好看,而是今日收获颇丰,心中畅通了一些。

    收拾好衣服,一直到用过晚膳,苏景渊才从外面回来,带着一阵风进了房间。

    许宁幽连忙收好纸笔,起身看着苏景渊一脸倦意,“怎么了?不是说进宫去给太后请安吗?”

    “若只是这样变好了。”苏景渊道,褪下外袍,看着许宁幽,忽然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怎么回事?”许宁幽有些诧异,推了推苏景渊。

    苏景渊摇摇头,眉眼闪过一丝倦意,眼中,却是可以隐忍的寒意。

    若是太子这样紧紧相逼,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原本是进宫陪同太后说话的,偏偏冤家路窄,遇上了正好前来请安的太子,而又正好,太子想来对他不满,二人针锋相对,在太后宫闹了一大场。

    到最后,皇上也来了,看着二人,倒是恨恨地责骂了一顿太子,只是随口说了两句自己,但是苏景渊知道,皇上在可以隐忍着什么,面对自己的时候。

    世人都说,叔侄很是相似,但是如何会相似到这个地步呢?

    苏景渊看着皇上,心中,越发的明了,自己千杯不醉,皇上设宴多次,无论是对大臣还是外臣,何曾见过他喝醉过?

    有一些事情,他自己也在调查,但是其实真相就已经摆在眼前,只是秦太妃一直不肯松口。

    但是这些事情他能够自己查出来,太子或许也可以自己查出来。

    若是太子知道了这些事情,事情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苏景渊想。抱着面前的温香软玉,他实在是不愿意去掺杂那些事情。

    “要是有一天,跟着我有危险了,我一定要先把你休掉。”苏景渊忽然开口道。

    许宁幽心头一动,用力地挣开苏景渊,紧张地抬起头,“发生什么事了!你快跟我说!”

    “什么事情,我只是随口一说的。”苏景渊笑道,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有些没有顾虑了,胡诌道,“只是忽然想到了,就说了。”

    许宁幽也不再多问,知道他不想说出口,只是拍了拍他表示安慰,给他端了茶水,又让人服侍了洗漱,熄了灯便上了床。

    “明日还要入宫,早知道会如此,你今日就不该入宫去了。”许宁幽低声说道,“是不是又遇到太子了?他又对你说什么不好的话了。”

    “倒是你聪明呢。”苏景渊笑到,想来这个小丫头还真是知道他心中的所想,“无妨,他也不是第一次如此了。”

    “若非皇上只有他一个独子,又怎么能轮得到他这样的人来当太子。”许宁幽低声说道,咬牙切齿。

    苏景渊心头一动,黑暗之中,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许宁幽,眼中意味深长,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看来自己真的有必要再去一趟寺庙,这一会儿,一定要让秦太妃说出点什么来,否则,凭着太子的多疑和心思,一定不会让自己好过的。

    见苏景渊没有说话了,许宁幽以为他有些生气了,讪讪的闭了嘴,轻叹一声,不敢再多说什么。

    觉察的哦啊身边的人有些异样,苏景渊了然她想到了什么,笑着轻轻地凑近了她,将她一把纳入怀中,闷闷开口,“他到没有我这么好运,有你在身边。”

    “就你会说话!”许宁幽红了脸,听着苏景渊的声音就在耳畔,说话时热气喷洒,让她感到身上酥酥麻麻的,有些难以自持,便推开苏景渊,“你可是说过了,我们是假的成亲。”

    苏景渊轻笑出声,感受到许宁幽的尴尬和紧张,便松开了手,“我是说过,你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说罢,往外挪了挪,扯了扯被子,末了,又把自己的一半被子分给了许宁幽,“天气转凉了,你多盖一些,生得生病了。”

    许宁幽轻笑,点点头,扯紧了被子正欲入睡,闭上眼睛的时候,恍惚看到了苏景渊胸口处一个玉佩一闪而过,她微微一愣,再睁开眼的时候,苏景渊已经转过身去了。

    许是看错了吧!许宁幽想到,一定是那日看到放在书柜上的雕件,自己才会想到那个玉佩。

    否则,苏景渊怎么会有那个玉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