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没有地方说理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1:24本章字数:3286字

        这句话让许大元父子两人听了一个清清楚楚,两人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但却是没有一点法子,他们现在也清楚,就是报警也不能把李一飞怎么样,不过就是让这小子被警察训斥两句。

        这句还不能把关系给弄的再恶劣了。还想着从这小子手中弄到好处呢。

        “玛德,神气什么!”看着李一飞和云青梅两人走远的背影,许一刚喃喃的骂道。

        哪知道这句话刚一出口。可被他老子许大元在脸上抽了两个耳光。“你真是头猪啊,事情都让你给搞砸了。”

        许一刚被抽的说不出话来,谁叫他刚才看到美女就忘乎所以了。

        许一刚年纪不大,已经交过两个女朋友了,当然都是些女混混之类的。他的童子鸡就是被一个十九岁的女混混给吃了。在山城的时候,许一刚读道初二就不再上学了。

        “可你也不能这样打他啊。”钱云丽有些不满的道,“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三人急匆匆的回到了停车场,上了车子后,许大元就问道,“下一步怎么办啊,不能就这样算了啊。”

        “我们还去找他,”钱元丽不甘心的道,“现在弄成这个样子,就先不要想着怎么去他的饭店了。找他弄一些蔬菜一定没有问题,那样我们的饭店也能挣到大钱。还能把档次给提起来。”

        “也行,不过把他的蔬菜弄到手后,我们要雇一个厨师啊。我不想天天站在厨房里,被火烤的半死。”许大元事先说好,“还有上什么地方找他去,等会这样的小事就有你去说,我不想再让他看到来气。”

        “去仁安里小区,一飞现在一定还住在那里。”钱云丽想到了一个地方。

        “先不忙着找人,我要吃饭,饿了。”许一刚从他老妈叫道。

        “那就去找个地方吃饭。”钱云丽急忙答应道,“吃过饭我们就去找他。”

        他们找了一家小饭店,匆匆点了几样菜。就是这样许大元和许一刚这父子两人,还喝了一瓶白酒。

        “你们天天这样喝,儿子这样小可不行啊。”钱云丽看着两人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不由就开口埋怨上了。这父子两人酒量都不高,半斤酒下去后,两人都头重脚轻。但是他们两追求的就是这种感觉。

        “你开车吧!不要那么多的废话。”许大元大者舌头道,“仁安里小区是你的老家了。”钱云丽看样子,和许大元说过以前住在什么地方。

        “这里变化不大啊。”钱云丽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仁安里小区,慢慢的开进来后道。她也在这里住了七八年,当然是忘不了。“就是这栋楼了,我以前在门口栽的小树长的这样高了。”钱云丽在单元门前停下车子,有些怔怔看着一颗银杏树。

        这还是她和李一飞父亲结婚第一年的时候,怀者李一飞的时候,和丈夫一起栽下了一棵小小的银杏树。就在他们家的窗外绿化带中。

        “你就别感慨回忆了,快去找那个小子吧。”许大元有些不满的对钱云丽道。

        当年和钱云丽结婚,就是看到她漂亮。虽然是一个寡妇,当时还没有结过一次婚的许大元也认了。现在看到钱云丽那感慨的样子,那里能高兴的起来。当年把钱云丽给勾搭走,还看上了那笔抚恤金。许大元能在山城开饭店,都是那笔抚恤金当的本钱。

        这些年一想起来这件事情,许大元还是为自己当初的英明果断而得意。那年许大元就在仁安里前面的一个小饭店中打工。

        钱云丽被许大元催促着下车,来到了熟悉的门前有些唏嘘。这防盗门她很熟悉,就是变得有些斑驳了。举起手来敲敲门,里面没有一点动静。

        吱呀一声,她身后的门开了。张姨听到有人在敲对面的门,就想过来告诉来人一声,李一飞已经搬走了。

        哪知道一眼看到敲门的人就愣住了,“云丽!你是云丽。这么多年你上什么地方去了,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钱云丽看到张姨有些尴尬的道,“是俊芳啊,这么多年还好吧。”

        “快进来坐,你是来找小飞的?”张姨有些激动的道,“小飞要是知道了,还不多激动呢。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我就不进去坐了,俊芳你把小飞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告诉我就行。我这刚从山城回来,往后就不走了,以后我们姐妹两有说话的机会。”钱云丽对张姨道。现在想想也对啊,李一飞挣到钱了,一定买别墅住去了。

        “你和小飞见过面?”张姨一听就有些明白了,“他不原谅你?这也难怪啊,当年你也做的狠了一些,你说怎么把小飞他爸的抚恤金都给带走呢,怎么也要给那老小留下一些啊。你可不知道那对老小是怎么过来的。”张姨对钱云丽道,话语中充满了不满和不解。

        “这个,这个。”钱云丽讪讪的说不出话来,总不能说自己就是不想让李一飞拖累,要去享受新生活吧。“对了,现在这房子是空着的啊?”

        她这样一说,张姨就知道钱云丽想干什么了,“是啊,是空着的。小飞刚搬走没有几天,你现在回来还没有住处吧?”

        “是啊,应该说这房子也有我一份的。”钱云丽喃喃的道,“我现在就去找小飞去,房子空着也空着,还不如让我一家来住。俊芳,小飞在什么地方你告诉我啊。”

        “好啊。”张姨冷笑道,在心中暗暗的想到,当初怎么就没有看出来,钱云丽是这样的人。现在就告诉她小飞住的地方,让她过去知道厉害。那地方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徐区长都被拦在了外面,现在在小区里传的纷纷扬扬。“我这就告诉你。”

        在知道李一飞住什么地方后,钱云丽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告辞走了。她这边一走,张姨回屋就摸起电话,打给了李一飞,现在张玉影还没有回来,正好也把她喊回来。

        李一飞回到青梅居后,给几女做了中饭。吃的她们三个很满意,“飞哥,你做这菜比你饭店大厨做的要好吃的多了。”张玉影一边吃一边赞叹。陈雯雯就根本不抬头,小嘴里塞满了食物,没有功夫说话。

        刚吃了中饭没有多久,张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李一飞听了张姨的讲述后,冷笑了一声,“张姨你放心好了,我知道怎么办的。好,这就让小影回去。”

        张玉影是撅着小嘴走了,她要是不按时回去的话,明天就不要想过来玩了。

        “我也要回去了,青梅,我明早过来玩啊。”陈雯雯也骑上电瓶车走了。

        “飞哥,是不是那些人要过来?”云青梅听清楚了张姨打过来的电话。

        “嗯,我这就吩咐哨兵,给那两个混蛋一些好看的。”李一飞说着就给哨兵打了电话,让他们注意,等会有人找过来,开着什么样的车子,那两个的男的大致什么样子,都讲清楚了。要哨兵找机会修理他们一下。

        现在哨兵也是那些精锐战士了,普通站岗放哨的战士给调走了。王处长又弄来了十五个后天武者的战士,说是站岗放哨用的,至于学习武功,就是顺带了。李一飞正想着多一些人做事,也没有说什么。

        钱云丽上车后就打火准备起步走,“怎么了,那小子不在家啊?”许大元问道。

        “搬走了,在这不远的地方,以前好像是当兵住的。那是一座小山,听说被小飞给弄下来了。”钱云丽开动车子后道,“现在这房子是空着的,我才想起来,这房子应该由我一份的啊。先去把房子要过来住再说,总比租房子住好。”

        他们现在租的是一室一厅的单室套,许一刚住在客厅中。现在想起来有这房子,还不赶紧弄过来。

        来到这大门前停下了车子,刚下来就看到有两个军人,拿着突击步枪走了过来,“车子退出警戒线,快点!”

        这三人才发现,在大门五米外的地方,是有一条黄线。“我们是来找人的,就是那个李一飞。”许大元指手画脚的道。他和儿子许一刚先下的车子,中午灌了半斤猫尿后,两人的胆子都大了起来。许一刚还一脸羡慕的看着战士手中的枪,看那神情是想上前摸摸了。

        钱云丽这时候还在车上没下来,听到两个战士的话后,急忙的打火把车子往后倒。

        许一刚看着战士手中的枪,就伸出手去,“这枪真的假的,有没有子弹啊。我听说不少哨兵的枪不是假的,就没有装子弹的。”他伸出手来想去摸摸步枪。

        两个战士都领会了李一飞的意思,一看这两人醉汹汹的样子。还有一个想伸手摸枪。这就是送过来的最好抽他们的理由啊,不由分说的就给了这父子两人一人一枪托。

        许一刚和许大元两人今天是倒霉透了,被打了好几次。这两枪托可是结结实实的,把他们两人砸倒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四脚并用爬出了警戒线,远离那两个哨兵。

        钱云丽刚把车子给停好下来,就看到许大元父子两人爬了过来。在出了警戒线后,两人爬起来扶着车子哎呦哎呦的叫着。这一枪托几乎砸断了他们的骨头,这时候再看那两个战士,他们已经回到了门口岗亭里。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出手就打?”钱云丽只看到他们两人被砸了。

        “这还不是你儿子干的好事。”许大元还是有些见识的,“这两个当兵的还是下手轻的,刚才你儿子可是伸手去摸人家枪的,就是他们击毙了我们两,也没有地方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