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怎么就装了这么多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1:25本章字数:3329字

        徐区长在里呆了几分钟,就告辞走了。在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提醒李一飞,今天晚上他要请李一飞黄广为和王立阳吃饭。

        李一飞送他们走了不久,就看到东条一郎闪闪缩缩的过来了。昨天他被罚的脸色发青,但还是乖乖的把罚款给交了。他知道要是不交的话,想走出天朝可能性不大。

        东条一郎的饭店是开不下去了,用乔本松的话说,这家伙就是脑子抽筋了。以为别的国家,和他们大鹤民族一样,把屎当做一种美味。结果就是饭店再也开不下去了,谁会来到一家这样的饭店吃饭,除非是他们月经国的小鬼子。

        乔本松已经被东条一郎给踢走了。东条一郎责怪乔本松没有提醒他。还有就是现在留下乔本松也没有作用。

        乔本松在心中暗暗的不服,这个东条一郎就是属驴的。当时自己是提醒过他,要考虑到各国国情不同,接受能力也不一样。可是这个家伙楞是以为,能吃臭豆腐,就能接受金粒餐这东西。

        这两样能是一回事啊,一种是人吃的东西。二金粒餐估计只有狗才能吃的下去。看来小鬼子都是狗变的,这一点都不假了。

        “你来干什么,不要进来。”李一飞捏着鼻子把东条一郎堵在了门口,“我这饭店还想做生意呢,你进来了,就是再好的东西也不会有人光顾了。”

        东条一郎脸上涨的通红,和猴屁股有的一拼了。“李先生我是来找你有事的。”他只好站在门口咬着牙道。

        东条一郎也知道自己的饭店是不能再开了,不光是他自己,恐怕别的月经国人开的料理店,生意也要受到影响。

        东条一郎准备回国去,呆上一阶段在说。可是在临走前,想看看能不能从李一飞的手中,收上点好东西带回去,只要一转手,就是一笔大收入啊。

        “你找我能有什么事情?”李一飞堵在店门口,斜眼看着东条一郎,眼中是红果果的蔑视,捂着鼻子的手还没有放下来,和东条一郎说话的时候,头还尽量往后仰。好像东条一郎是一堆那啥一样。

        “李先生我听你说过,你手中有不少好东西。”东条一郎强忍着怒火道,“我现在要回过,想带一点纪念品,您能不能转让一两件给我?有昨天那样的茶碗就行了。”

        “靠,你直接说想从我这买点古董回去,好挣上一笔就是了。非要说的这样文雅,还纪念品!”李一飞不屑的道,“我手里的古董算起来都是文物,国家是不容许出境的。”

        东条一郎一听,心就往下一沉,知道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小子明显在敌视自己,想要从他手中买东西,可能行不大了。

        东条一郎现在有些后悔了,怎么早早的把乔本松给踢走了,怎么也要得到自己动身回国的啊,要是乔本松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

        李一飞看东条一郎像死了老爹一样的表情轻笑了一声,“呵呵,不过只要你出的起钱,我卖给谁不是卖啊!”

        东条一郎大喜,“好啊,多谢李先生成全。”说着对李一飞鞠躬,那态度就一个诚恳。

        “我车子里还有一件东西,现在就带你去看看。”李一飞摸着下巴道,“不过你先去停车场,我可不想和你一起走。那样太丢人了。”

        东条一郎咬咬牙也不说话,冲李一飞一鞠躬走了。他知道现在谁看到他都像是看到那一堆啥一样。可是他就不明白了,这里的人怎么接受不了金粒餐,那可是处女吃了一个星期的水果后,才能制作出来原料的。在他们月经国不是一般人都有这样的条件制作的。

        因为在他们月经国,十四五岁的处女,那简直是太难找了。就是找到了,还有一系列的挑选程序,比如容貌就要姣好等等等等,限制特别的多。

        昨天那做出来的金粒餐,他们可没有浪费。虽然饭店被查封了。但是回到住处的东条一郎,还是一个人把那些美味都给吃了。他现在心中只有愤恨不平,“我吃了这么多的金粒餐,不还是一点事情没有?怎么就因为我制作金粒餐,就要查封我的店了!”他忘记了,他们月经国的小鬼子,和人类几乎是两个物种。

        等李一飞到了停车场后,东条一郎急忙迎上来。还没等他凑近,李一飞就急忙道,“你别过来了,去自己的车子上,我把东西拿过来给你看看。”说着还用手在鼻子下扇了扇。

        东条一郎乖乖的回自己车子里去了。看着李一飞从车子里拿出一个纸盒。这纸盒很大,让他充满了期待。

        “你不用下来,”李一飞对要从车子中下来的东条一郎道,“你就在里面看了,看好了给钱。看不好东西我拿走。”说着把纸盒交给了东条一郎,就迅速的退出远远的。

        东条一郎打开纸盒盖子,就被里面的东西给吸引了。这是一件重器啊,要是弄回去挣钱就大了去了。

        东条一郎还是仔细的研究这梅瓶,他戴上了白手套,拿着这梅瓶细细的研究上面的没一个细节。因为是地下停车场,光线不怎么样,东条一郎还被车里的灯给打开了。

        李一飞也不去催他,回到了自己的车中,摸出了手机玩了起来。东条一郎一看就知道是行家,正好检验一下自己做这东西的水准怎么样。“可惜啊,这东条一郎没有检测的设备,只有凭着肉眼和经验了。”李一飞一边玩手机,一边还有些遗憾的想道。

        哪知道等他在抬起头来的时候,东条一郎的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出了一个有电脑机箱大的一起,在对梅瓶进行探测。这让李一飞吃惊之余有些担心了,因为李一飞在梅瓶内里肩部的位置,用简体字留下了青梅牌三个字。想要看到的话,一个就是砸了这梅瓶,还有一个就是用小摄像头带着灯光伸进去。

        还好东条一郎那个仪器明显不是什么用来摄像的,在摆弄的了一会后,东条一郎把仪器给收起来。还把梅瓶小心的放进盒子中盖好,这才下车向李一飞这边走了过来。那装有梅瓶的盒子,放在他的后座上,却没有带过来。

        “李先生,东西我看好了。真的是明初的官窑出的好东西。”东条一郎对李一飞一鞠躬道。这时候李一飞下了车子,东条一郎自觉的离李一飞远远的站着。

        “说吧,能给多少钱?”李一飞靠在车子上,“快点,我还有事情要做。”

        “这个竹林八贤的梅瓶,品相什么都很好。画面看的出来,也是大家绘制的。就是上面没有落款啊,所以这价格上就要……”东条一郎絮叨道。

        “行了,这东西是什么样的一个成色,你我心中都有数。”李一飞打断了东条一郎的话,“你给我一千万,或者把梅瓶还给我。多余的你就不要说了。”

        东条一郎没有想到李一飞这样的干脆,这壹仟万元也在他的心里价位上,虽然是偏高了一些。

        当看到手机上短信息提醒,有壹仟万元到了账户后。李一飞一句话没说,上车打火呼啸这开走了,只留下一股尾气,呛得在原地的东条一郎眼泪都要下来了。

        李一飞这是要去见吴凯和游老板,等会还要去叶老头的药店一趟。今早上吴老二把第二次制作好的铁皮枫斗交给了他。这次制作好的铁皮枫斗有十斤,装在五个盒子中,多于上下来的一点差不多有半斤的样子,和第一次剩下来的,被李一飞收了起来,他准备送人的。

        吴凯和游老板两人在一个茶吧等李一飞,李一飞在去之前给黄广为和王立阳打了电话,让他们两人一起过来。怎么也是合伙人了,这次要喝大红袍,也把他们两人喊上。

        在李一飞道了这家云水轩茶楼的时候,黄广为和王立阳两人,已经道了这里,正从车子里下来。和李一飞打了招呼后,三人一起就进了茶楼。

        吴凯和游老板已经在这里订好包间等着了,他们两知道李一飞这次是带着好茶过来的,早就有些急不可耐了。

        上次他们两人分到的大红袍,早就只请朋友喝了几片,就被朋友强行弄走了。当然了,像他们这种层次的人,不会白白拿走的,照原价给钱。还声明欠他们一个老大的人情。

        五人坐下来后,“现在我这里还有极品龙井,今天就喝这龙井。”李一飞说着有从他的黄帆布包中,摸出了一个小竹筒。让茶艺师去给他们泡茶。

        这龙井当然也是让吴凯和游老板赞不绝口,“李先生这样的龙井还有没有?怎么也要给我们留一点啊。”吴凯在喝了一杯茶后,有些急切的问道。游老板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李一飞。

        “这次给你们带来了,给你们每人五个竹筒,有五两了。”李一飞说着从帆布包中摸出了十个竹筒放在了桌子上。

        黄广为和王立阳两人看的眼中冒火,这十个竹筒要是卖给他们有多好啊,这样他们会京城后,就能嘚瑟一段时间了。

        吴凯和游老板两人急忙一人抓了五个,吴凯还没有忘记大红袍的事情。“李先生这才没有大红袍啊?”

        “额,大红袍还有一点。”李一飞说着又从帆布包中,摸出了四个瓷瓶放在了桌子上。

        正在欣赏手中竹筒的吴凯和游老板两人,立马被这瓷瓶给吸引了过去。他们一人抓过去两个瓷瓶,啧啧的赞叹,:“这是骨瓷做的瓷瓶了这工艺还有上面的青花,可以说是宗师级别的!这瓶子就价值不菲。”

        黄广为和王立阳则是好奇的看着李一飞的黄帆布包,这看起来也不是鼓鼓的啊,怎么就装了这么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