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姓张,嚣张的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5:44本章字数:2388字

    蓉城国际机场。张霄心情复杂的从旅客通道中走出来,他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上身是军绿色条纹迷彩体恤,脚上是一双美式军靴,整个人的打扮看上去颇有几分土气。

    此外,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被黑布蒙着的盒状物体,

    机场的大屏幕正在播放一则恐怖份子邮寄炸弹的新闻,于是不少旅客都下意识的避开,目光朝着那只盒子扫来扫去。

    张霄并未理睬旁人异样的目光,低头轻轻的摩挲着怀中的大盒子,语气低沉的说:“猴子,咱到家了。”

    正准备往前走,张霄忽然眉头一皱,飞身往旁边一扑。

    一辆蓝色车影飞驰而过,带着一阵尖厉刺耳的刹车声,‘吱’的一声停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

    张霄单膝跪地,稳稳的站起来,刚才他凭借灵活的身手躲开了车祸,可是手里的大盒子却颠落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车门打开,一个浑身名牌,气质狂傲的年轻人从车上跳下,冷漠的扫了一眼张霄:“没事吧?”

    张霄脸色阴沉,弯腰捡起盒子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没事之后,抬头冷冷的看着年轻人:“道歉!”

    “有病!”年轻人轻蔑说道,说完就要向车门走去,然而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看见张霄如一堵墙般挡在了面前。

    他是怎么过来的,速度这么快?

    年轻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刚才张霄站立的位置,呵斥道:“干什么,让开!”

    张霄一动不动:“道歉!”

    年轻人轻蔑的笑了笑,胳膊一抱:“是你自己摔倒的,又不是我撞得,我为什么要跟你道歉?我没告你碰瓷就算不错了。做人要知足,否则容易惹——祸——上——身!”

    最后四个字故意加重了语气,其中威胁的意味谁都能听出来!

    这时,从车里传来一个清脆空灵的女声,好似黄莺出谷那样动听,“徐立成,是你自己超速驾驶,还不向别人道歉?”

    听见这声音,年轻人顿时蔫了,恶狠狠的看了张霄一眼,没好气的说,“向你道歉,行了吧?”

    张霄摇摇头,“不是向我道歉,而是向他。”

    说着,他掀开包着大盒子的黑布,赫然露出一个骨灰盒,盒子正中央镶嵌着一张军人的一寸黑白照片。

    徐立成愣了一下,顿时一股怒火蹿上脑门。

    如果不是看在苏婧的面子上,他会给这个臭屌丝道歉?

    道歉就完了,还他妈让老子给死人道歉!

    门都没有!

    “识相的就给老子滚蛋,否则老子把你怀里那玩意跟饲料搅合搅合拿去喂猪。”徐立成气急败坏的说,完了还往地上吐了口口水,骂骂咧咧的低估:“真他妈晦气,出门碰死人!”

    “你说什么!”张霄眼神骤冷,他和战友浴血边疆,为了祖国安宁献出宝贵的生命,没想到回国后竟然被这样的人侮辱!

    “老子就说……”

    话还没说完,张霄已经闪电般的一记飞旋腿踢过去,当场就把徐立成踢倒在地。

    这一脚又狠又准,直接踹断了徐立成两颗牙,痛得他捂着嘴,满脸污血的在地上狂叫:“保镖,保镖!”

    “不道歉,不管来多少人,今天都别想离开!”张霄把骨灰盒郑重的放到一旁,冷冷的盯着车子。

    正好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千军万马他都敌过,还没把这一车人放在眼里。

    迎着张霄的怒视,一条完美的大长腿从车门处伸下来,紧接着走下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一袭职业套装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微微敞开的衬衣领口处露出一抹傲人。

    张霄微微一愣,此女姿色上佳,在他所见的异性中能与其媲美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而且此女身上有一种极度高贵倨傲的气势,眼神中又不时的显露出一抹野心色彩,应该是个很难缠的人。

    然而张霄的眼神又即可转冷,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他都完全不在乎。

    侮辱他战友,就必须道歉!

    否则,死!

    张霄情绪的变化落在美女眼中,她下意识的后撤两步,神色警觉的看着他,心里没由得生出来一个感觉,自己要是替徐立成出头,他不会连自己都揍吧。

    徐立成鼻青脸肿的爬起来,破口大骂道:“知不知道我是谁?蓉城谢三爷那可是我干爷爷,你敢打我,我看你是活腻了!”

    张霄的表情微微一变,谢三爷,这名字有点熟啊。

    徐立成见张霄没有动静,还以为他怕了,再度得意起来,傲气十足的说道:“小子,敢跟我动手,你真是自寻死路!现在知道怕了吧,只要你跪下给老子磕个头,我就大发慈悲留你个一个全尸。”

    徐立成正要说话,猛的发现一只拳头在眼前放大,最后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鼻梁上,温热的鼻血瞬间喷涌出来,同时还伴随着鼻梁碎裂的咔嚓声音。

    “谢三爷?以后叫谢孙子吧!”张霄冷冷的说道。接着又是一记左勾拳,直接将徐立成打飞了出去。

    “你这个疯子,你还敢打我,我要你死!我要你全家一起死!”徐立成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鼻子,扯开嗓子对自己的保镖吼道:“你们他妈的都是死人啊,还不给我揍他!”

    因为张霄出手的时机实在是太突然,徐立成的保镖完全没有回过神来,此刻就算徐立成不说,他们也会收拾张霄,否则不仅会丢掉这份工作,而且还有可能遭到严厉的惩罚!

    张霄将骨灰盒放在地上,交替着捏了捏拳头,低吼一声向着保镖冲了过去。只见他一手抓住一个,然后用力的往中间一碰,俩保镖干净利落的晕死过去。

    收拾完这群保镖之后,张霄走到了刚刚站起来的徐立成面前,又是一拳挥出,击中了他的小腹。

    徐立成嗷的一声惨叫,捂着肚子再度跪了下去。

    张霄单手扼住他的后脖子,将他的脸直接杵到了骨灰盒前,一字一句的说道:“向我的战友,道歉!”

    徐立成破口大骂道:“做梦,想让我给死人道歉,下辈子吧!你敢打我,我发誓会弄死你!”

    见他死不悔改,张霄涌起了滔天杀意,拳头慢慢的举起来,正准备一拳轰出的时候,一直在旁观的美女开口了:“住手!你知道他是谁吗?”

    张霄抬头盯着她,冷漠的说道:“谢三爷的干孙子嘛,他自我介绍过了。”

    美女有些惧怕张霄的眼神,暗暗的吐了口气,说:“你既然知道,还敢把他打成这样?不管你在外地有多么的牛逼,在蓉城得罪了谢三爷,整个城市都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你的朋友,你的亲人甚至都会受到牵连,这样你也不在乎吗?”

    “所以呢?”张霄不屑一顾的说道:“你是在提醒我,要把那个谢孙子也一并收拾了吗?”

    美女的瞳孔急速的收缩,问道:“狂妄至极!你到底是谁?”

    张霄一脚踩断了徐立成的小腿,当做是他不肯道歉的代价。旋即将骨灰盒抱起来,漠然又桀骜的说道:“我姓张,嚣张的张!不过知道我名字的人,都死了!你想要成为下一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