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去查那个女人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32本章字数:2031字

    k市。

    晏庭。

    最顶级的娱乐会所。

    五楼,豪华的总统套房里,一声声暧昧的喘息让整个漆黑如墨的房间都透着无法言喻的暧昧。

    林弯弯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身上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打也打不掉,推也推不开。

    “唔……”好痛,怎么会这么痛?身体像是裂开了一般。

    林弯弯想要睁开眼睛,却感觉眼皮沉的像是粘了五零二一样,根本就睁不开。

    醉酒后的脑子更是混沌的厉害,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个极为好听的声音,似乎在她耳边说了什么,让她放松不少。

    夜,除了暧昧不停的声音,到处都是如水般的平静。

    清晨,第一缕阳光撒在豪华的大床上。

    林弯弯眯着眼睛,皱着眉头,手撑着快要疼到爆炸的头,缓缓的坐了起来。

    如婴儿般的皮肤瞬间暴露在空气里。

    “呼……”酒后头疼的想让她晕过去。

    昨天同学聚会,她一时高兴,居然喝多了。

    好久都没有这么喝酒了,酒量居然差成这样,三杯就醉了。

    林弯弯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听着浴室传来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居然在一间非常豪华的总统套房里。

    “我的天,莉亚这妮子不亏是富二代,这定个房间都这么的高大上。”

    翻身,下床,“嘶”双腿间的疼痛,让林弯弯倒吸了一口冷气,在看着自己撒在地上的衣服,要不是自己性取向正常,她还真怀疑自己把自己的好闺蜜给强了。

    刚穿好衣服的林弯弯,就听见了自己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老爸的主治医生,林弯弯赶紧接了电话。

    “喂,林医生,我是林弯弯。”

    “弯弯,你快来一趟医院吧,你爸爸现在情况很不好。”

    “怎么会?”林弯弯听到自己老爸情况不好,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林医生,我爸不是才做过手术吗?怎么会情况不好呢?”她着急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这个……”那边,林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马上就到医院,”

    林弯弯没有听出林医生的为难,拿起自己的包包就冲出了酒店,打了辆,就直奔医院而去。

    司御墨从浴室里出来,床上已经不见了昨晚那个柔软的像只小白兔的女人,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昨天居然忘记了问她的名字。

    床上的一抹嫣红,更加让他眼神深邃起来。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司御墨才收回思绪。

    助理贾卿进来,就看到自家boss腰间随意的挂着一条白色浴巾,十三块腹肌上还滴着未干的水渍,古铜的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在加上那份随意而又尊贵的气质,饶是他是个男人,这时也看的有些发呆。

    “有事?”司御墨接受到贾卿的目光,凤眸危险的眯起,一声深邃的眼睛散发着足以冻死人的寒光。

    “咳……”贾卿尴尬的咳了一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手里的文件小心翼翼的递到司御墨面前。

    司御墨修长的手指接过文件,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扔到一旁。

    他此时还在回味,昨天晚上那个小东西给他带来的感觉。

    那感觉该死的好,竟然让他有点食髓知味。

    “昨天晚上的女孩是谁?”

    “呃?”贾卿被问的一脸懵逼。

    昨天晚上?女孩?

    他抬起头,惊愕的看像司御墨,禁欲了二十多年的boss大人,居然开始吃肉了?

    看到贾卿的表情,司御墨就知道,他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可能不之情。

    不过即便是不知情,贾卿也不敢直接说不知道,跟在boss身边那么多年,他知道自己只要说这三个字,那么他就可以滚了。

    “可能是贺三少他们为了给您接封准备的,需要我去查吗?”

    问完他就后悔了,boss这样问,明显就是让他查的意思吗。

    正准备等着承受boss怒火的贾卿,却没有等到boss大人的怒火,只听司御墨淡淡的道:“去查,查清楚了告诉我就行。”

    这么好的猎物,他要亲自狩猎才行,不然这日子就太无聊了。

    “是,我知道了。”

    k大医院。

    急诊室门前,林弯弯紧张的走来走去,看着紧闭的急诊室大门,几次都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苍白的小脸,此时写满了担心。

    老爸,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她是孤儿,五岁被老爸从孤儿院里收养,从此就和老爸相依为命,老爸为了不让她受委屈,一生都没有给自己找个伴。

    想着,林弯弯就不停的流泪,她不敢想象要是老爸真的有个什么不好,她该怎么承受这份打击,甚至她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林弯弯,你可算是来了,怎么现在知道担心我叔叔了,你早干嘛去了。”

    林弯弯抬头,就看到大堂姐,林妙一脸嚣张的朝急诊室走来,身后还有大伯林郎,大伯娘,和那个禽兽不如的大堂哥。

    看着嚣张走来的几个人,林弯弯眼里全是寒意,就连小脸上都阴沉的可怕。

    就是他这位大堂哥,林子建,就是那天想强暴自己,被老爸发现,将老爸气的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

    结果,他们不但不承担责任,居然还恶人先告状,说是她不知检点勾引林子建,才气的老爸心脏病发作。

    想到这些,林弯弯就不得杀了林子建。

    在老爸要动手术的第二天,她们一家居然还有脸来找她要老爸的存款,说什么她是收养的,遗产不该分给她。

    当时气的自己拿了棍子就将人打了出去。

    都是一群畜生不如的东西,今天他们敢来闹,她林弯弯也不怕他们。

    林妙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弯弯,昨天她们就把林平那个窝囊废气的进了急诊室,连医生都说林平这次怕是挺不过去了。

    而且正好林弯弯这个野种不在,林平肯定是快死了。

    想到这里林妙越发的得意起来,嚣张的道:“林弯弯你个野种,凭什么霸占着我叔叔的遗产?”

    她可是知道的,林平虽说这是个厨师,可是手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