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 好像做了他的‘情人’一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8本章字数:2183字

    第22章:好像做了他的‘情人’一样

    彭子航突然想问,但话语莫名就被卡在了喉咙里。

    支温雅眼底的星光一寸寸将他凌迟着,疼痛难忍。

    如果她的男人真是薄训庭,那他便没有丝毫机会!

    支温雅笑着看他,心却在滴血!

    她一边注意周围没有薄训庭的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一边还得注意自己的情绪:“子航,小寒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我有男朋友了,我现在过得很幸福。”

    彭子航喉咙突然疼痛,埋头咽下一块肉:“可是,他对外的女朋友并不是你。”

    两人都没有提及‘薄训庭’三个字!

    支温雅深呼吸口气努力将谎圆起来:“他很快就会处理的。”

    “温雅,你不该那么践踏自己!”彭子航忍不住低喝,话却戛然而止:“他有女朋友,你现在这样……”

    “呵呵……”支温雅轻笑:“我现在这样,就好像做了他的‘情人’一样,是吗?”

    彭子航抿唇不语,但的确那么认为。

    没有名分,支温雅只能是‘小三’!

    可支温雅是德国著名服装设计学院的学生、是支家的大小姐、是人人称赞的千金名媛、是心灵手巧的善良女人,她可以是任何一个模样,独独不该是‘小三’!

    支温雅握着餐叉的手微微用力,面色丝毫不显:“子航,你也那么看我吗?”

    “我没有!”彭子航立马反驳,奈何他除了这个解释想不出任何解释……

    如果不是,薄训庭为什么要得罪荆家帮助支家!

    江城就那么大,芝麻大点儿的事很快就会传开,更何况是薄训庭得罪了荆家!

    彭子航最初是不在意的,可当支温寒告知他薄训庭跟温雅在一起后,他查过!

    薄训庭竟然护了支温雅,哪怕是以‘下人’的身份!

    “既然没有,那就相信我。”支温雅不想多做解释而旁边的柯贺正在靠近,她必须结束这个话题。

    彭子航张张嘴还想追问,支温雅只低声说了一句:“子航,等有时间的时候,我会跟你解释的。”

    这一句话,饶是彭子航心里有再多的问题都止住了!

    从来,他都不愿为难她。

    饭后,彭子航提出要送支温雅回家,谁知‘庄园’竟然打电话过来了,张婶和周叔要回老宅。

    支温雅挂断电话却说:“抱歉,我现在还有地方要去。”

    彭子航沉默。

    ……

    夜晚,支温雅坐在卧室的地毯上看窗外繁星。

    在江城,她连家都没有了还能去哪里,那不过是她接了张婶的电话后胡乱说出的谎言而已。

    此刻‘庄园’分明只有她一个人,可依旧让她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死死监控着……

    这个家里,除了她的卧室没装监控外,每一个角落都有监控!

    突的,楼下‘砰’一声巨响!

    支温雅吓得呆滞两秒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赤脚走了下去。

    是谁?

    大半夜的,竟然来了这里?

    “少爷,少爷。”陌生的男人嗓音传来,支温雅从楼梯拐角探出头便看见薄训庭的新助理蔡双搀着醉酒的他看看踏进‘庄园’,而那个男人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酒柜发出‘砰’一声巨响。

    “支、支小姐?”蔡双狐疑看着支温雅,有些不确定。

    支温雅颔首,蔡双立马说:“抱歉,少爷喝醉了不能回薄宅,我只能送来这里。”

    支温雅想问为什么不送去楚诗蔓那里,猛然又想起她的病,估计会受不了……

    薄训庭醉得厉害,蔡双想将人送到沙发上都显得有些困难,支温雅下意识下来帮忙……

    眼看她的手要碰上薄训庭的时候,蔡双张嘴想提醒:我家少爷,不喜欢被女人碰的……

    谁知,原本醉醺醺连站都站不稳的薄训庭见她过来,竟然无意识主动搭上了她的肩……

    那一瞬,蔡双狠狠咽了咽口水。

    少爷什么时候主动靠近过女人?

    “薄训庭,你还能走吗?”支温雅被薄训庭一条胳膊压得矮了一大截,忍不住瞪他。

    薄训庭不说话,只依靠着人挑眉看她。

    这个时候,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是不是认得出面前的人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支温雅瞪着他看了两眼,无奈放弃:“我们把他弄过去。”

    蔡双连忙应下,但薄训庭的身高体重都在那里摆着,轻易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支温雅更是被他压得连松松垮垮盘起来的发都散开了,眼看就要到沙发边了,薄训庭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就要摔下来,支温雅下意识上前搀扶……

    一声闷响,支温雅摔在柔软的沙发里,再一声闷响,薄训庭倾身覆了上来!

    修长的一只腿陷进她的双腿间,画面瞬间变得旖旎……

    支温雅惊得瞪大眼眸,面前那张突然放大的俊脸此刻因为醉酒难受的皱着眉,似乎看清了身下的人又似乎没看清。

    那是支温雅第一次在薄训庭的眸里看见自己的模样。

    震惊、慌乱、紧张。

    “支,温雅。”薄训庭轻唤吐出她的名,浓烈的酒香熏得支温雅差点醉了。

    蔡双站在旁边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干脆转身去给薄训庭倒水。

    支温雅红了脸颊,小手却抗拒的抵抗着他结实的胸膛:“你让开。”

    “呵……”

    薄训庭的招牌冷笑,支温雅近距离看见了他的笑蓦地连耳根都红了:“我想让就让,不想让就不让。”

    支温雅深知不能跟醉酒的人多说话,干脆闭嘴只一个劲儿的推攮着他,不过顷刻连脸都急红了……

    倏地,薄训庭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眯了眸:“听说,你今天跟彭家那小子吃饭了?”

    后面刚好倒水出来的蔡双又偷偷躲进了厨房。

    他怎么觉得,他家少爷的话里好像有酸味呢?

    可其实,不然。

    支温雅镇定看着他一言不发,薄训庭嘴角笑意明显:“可惜啊,彭家也没胆子碰上荆家。”

    支温雅抵在他胸膛的手微微握紧,脸色变得严肃些,薄训庭继续说:“所以,只有我敢!”

    这一点,支温雅从一开始便看得格外清楚!

    否则,她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薄训庭说完才翻身松开她,闭眸感受着支温雅迅速起身的动作,讽刺开口:“支温雅,这十个月,你连跟男人相处都是奢侈,乖乖生下我的孩子,否则,我不介意毁掉一个彭家!”

    一句话,背对着薄训庭的支温雅僵硬了身子!

    彭家!

    支温雅震惊回眸看他一眼,男人倚靠在沙发上嘴角含笑,醉酒的他有种邪肆桀骜的帅,却令人格外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