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8本章字数:2086字

    第28章: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支温雅拎着急救箱径直走过去,凉凉道:“薄少不是把我调查得很清楚吗,难道你不知道?”

    薄训庭忽的被怼了一句挑高了眉看她,支温雅目不斜视将东西放到桌面上:“薄少,晚安。”

    说罢,支温雅转身就要回房!

    她何必在家里坐立不安一整天,又何必因为他护着孩子的行为而担忧他?

    在薄训庭的眼里,她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的下作女人,难道她忘记了吗?

    支温雅在心里唾弃自己、埋怨自己、厌恶自己,却偏偏委屈得想大哭出声……

    她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来到他身边的,他比谁都清楚!

    薄训庭略显尴尬的轻咳一声,却又呵斥着:“你站住!”

    支温雅都已经踏上楼梯的脚步顿时止住,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情绪没动。

    薄训庭眉头轻蹙着脱下衬衣背对她:“给我上药!”

    支温雅怒得转身,却只看见他背对自己略微侧头的侧颜,那几乎没舒展过的眉头高高挑着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支温雅张嘴想拒绝,薄训庭已经凉凉打断她:“怎么,帮我上个药很委屈,还是你下次想试试被烫的滋味?”

    薄训庭说着已经转过身,瘦削的身段格外养眼!

    精美的八块腹肌,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支温雅面前第一次出现那么劲爆的画面让她一时间连眼睛放哪里都不知道,男人却已经开始催促:“快点!”

    现在虽然是盛夏,可大晚上的赤果着上身还是有些凉。

    支温雅倔脾气上来又想拒绝却不小心看见了他背上被粥烫起的水泡,大多数已经破开沾上了衣服。

    支温雅忽然就在想,他刚刚是怎么神情淡定的脱下来的,水泡有些再度被撕破看着都感觉疼……

    薄训庭又想催她,眉头皱成了‘川’字。

    支温雅缓缓走过去,小手轻触一下他的脊背,面前的男人却纹丝不动。

    他,感觉不到疼吗?

    支温雅难以想象薄训庭就顶着这样的背陪了楚诗蔓一整天,他人都在医院就不会去处理一下吗?

    薄训庭将急救箱塞进她手里,将笔记本抱在腿上继续办公大有任由身后人肆意乱来的姿态……

    到底薄训庭是因为自己才这样的,支温雅不过两个深呼吸便开始小心翼翼为他处理着脊背……

    一个在认真办公,一个在认真疗伤。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薄训庭放在电脑上的大掌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她在做什么?

    冰冰凉凉的小手时不时触及他的肌肤让他差点就喟叹出声,在勾引他?

    薄训庭骨子里那股不喜欢被女人触碰的感觉一下升腾,猛然转身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你在干嘛?”

    支温雅一脸茫然,一手拿着镊子一手拿着沾了酒精的棉花:“我、我在清理伤口。”

    他背上的水泡破开直接导致细小的皮黏在肌肤周围,加上他还穿着衬衫捂了一天必定是要消毒的,可原本一切都好好的,他怎么突然就发火了,还问她在做什么?

    薄训庭看着一脸无辜的支温雅惊觉自己会错了意,一时间有些尴尬,硬着头皮道:“别随便碰我,脏!”

    脏?

    一个字,支温雅小脸上血色褪尽!

    这是第几次她被薄训庭嫌弃脏了?

    刚刚进‘庄园’的时候张婶说她‘脏’,在医院的时候他也说过她‘脏’,现在他还是说她‘脏’!

    支温雅一双眸从他脸上缓缓低垂,一言不发。

    薄训庭眉头轻蹙,转身呵斥:“速度快点!”

    支温雅拿着东西的手都微微颤抖,忽然有种丢下所有东西转身跑掉的冲动!

    可终究,她还是动手帮他处理着背上的伤,只是那张苍白的小脸上再也没了小心翼翼和原本该有的愧疚。

    薄训庭看着眼前的电脑越发烦躁,背上的触感实在太过清晰,一会儿清凉、一会儿灼烫、一会刺痛……

    支温雅明显一改之前的‘温柔’现在‘粗暴’起来!

    “你……”

    “好了。”

    两人同时开口,薄训庭还没回神身后的小女人已经拎着急救箱走开:“薄少,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到底她手脏,要是不小心感染了他呢?

    薄训庭蹙眉:“处理好就行,没必要去医院。”

    支温雅看看他没有再多的只言片语转身回了卧室,独留下薄训庭在客厅里看着对面落地窗里她上楼的背影。

    第一次,薄训庭深邃的眸底泛着点点别样的情绪却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

    翌日。

    支温雅躺在床上满足的伸了一个懒腰,脑海里蓦地出现昨夜的薄训庭,好心情瞬间消散。

    支温雅从楼上下来时客厅已经没了他的踪影,支温雅随手开了电视去给自己弄早餐……

    刚刚端着温牛奶出来,支温雅俯身去拿电视下的遥控上前却忽然出现薄训庭帅气的脸,惊得她顿时瞪大了眸。

    一瞬间的四目相对倏地就让支温雅心跳略微加速,愣在原地直直看他。

    薄训庭……

    唇齿间绕过他的名,支温雅感觉哪里好像不对了。

    “据报道,今天上午有知情人士透露,江城薄少将于近期与相恋四年的楚家小姐订婚,不日完婚。”

    主持人的嗓音清晰响彻在耳边,支温雅眼睁睁看着电视上的薄训庭变成了他和楚诗蔓的模样……

    订婚?

    不日完婚?

    手里的牛奶忽然失去力道打翻在地,支温雅垂眸不再敢看电视里的男人一眼。

    心情谈不上坏,但却隐隐有些抑郁的让她感觉心脏难受。

    他和楚诗蔓要订婚了。

    支温雅脑海里不断闪过这个消息的同时又不断安慰自己:他们订婚是早晚的事,有了孩子结婚也是早晚的事!

    从一开始她不是就知道的吗,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薄训庭和楚诗蔓婚姻保驾护航的唯一筹码和唯一途径……

    “支小姐,你在做什么?”忽的,张婶熟悉的嫌弃嗓音传来。

    支温雅略微紧张的看了电视一眼,上面的新闻已经换了……

    张婶走过来:“真是,你身边一天也离不了人吗,刚刚铺的地毯都被你毁了……”

    支温雅蹙眉,又听见她轻声嘀咕:“少爷的订婚宴我还得帮衬着呢,偏偏你……”

    订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