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 你袁叔叔还等着你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8本章字数:2087字

    第33章:你袁叔叔还等着你呢

    “好丢脸啊,如果她这个样子被支家人看见估计都不会认她了吧?”

    “啧啧啧,支家大小姐竟然被人从身上直接跨过去,想想都难堪!”

    “人家说不定以为薄少真护着她了,结果她只是薄家一条狗而已!”

    周围的议论让支温雅白尽了一张小脸,小手紧握成拳难堪到连头都无法抬起!

    她能理解薄训庭迫于无奈从她身上跨过去但却无法独自忍受周围的目光……

    “诗蔓呢?”楚广平从后面冲出来,似乎刚刚才得知楚诗蔓出事的消息:“诗蔓没事吧?”

    梅可欣上前,道:“楚先生,放心吧,薄少那么宠爱楚小姐,楚小姐怎么可能会有事啊?”

    “就是,楚小姐跟薄少的关系那么坚定哪里是一些狐狸精轻易就能破坏的?”焦玉静也说。

    周围人看向支温雅的目光越发讥诮,让她娇小的身子都忍不住颤抖着!

    难堪!

    屈辱!

    无奈!

    此刻的支温雅感觉自己仿佛动物园里的野兽被人肆意逗弄,恣意侮辱,放肆嘲讽!

    “支、支小姐?”没接到支温雅的蔡双刚好回来,看着眼前的情况一阵惊讶……

    她怎么跌坐在地上?

    那孩子……

    支温雅苦笑,不是她不想起来离开这个让人作呕的地方而是她……起不来!

    她的裙摆在被人推出来的时候也被人撕扯开来,她若起身必定……会走光!

    梅可欣和焦玉静还等着看她的好戏而周围人的目光里也满是嘲讽,在没人帮助的情况下她要怎么离开?

    “你没事吧?”

    忽的,熟悉的嗓音传进支温雅的双耳惊得她迅速抬眸,彭子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蹲在她面前用目光轻扫她被人撕扯开的裙摆,随即默不作声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的腰间……

    支温雅的喉咙蓦地紧了紧,小手拽着腰间的外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旁边的蔡双戒备看着彭子航,终究还是默默拉开跟他们之间的距离。

    一个是少爷用钱请来的代孕女,一个是江城彭家的少爷,他惹不起。

    只要支温雅没事,他就可以做隐形人!

    彭子航伸手握住支温雅的小手,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起来试试?”

    支温雅尝试起身,彭子航一双眸紧紧盯着生怕她走光又问:“你摔着没?”

    支温雅一手拽着彭子航一手拽着腰间的外套奈何动作大了衣服难免下滑,彭子航眉头一蹙,自然而然伸手环过她的腰身将外套绑在她腰间:“怎么样?”

    支温雅呆滞着红了耳根:“恩,可以。”

    彭子航垂眸看她,轻叹口气:“我送你回去?”

    支温雅抬眸看他,拒绝的话还是变了:“好。”

    “子航!”

    忽的,旁边始终看着没做声的聂佳红开了口,嗓音带着明显的不满。

    支温雅这才注意到彭子航的母亲来了,连忙站好身子:“楚阿姨。”

    聂佳红眉头紧蹙看了他们一眼,只说:“你送温雅回去后赶紧回家,你袁叔叔还等着你的。”

    袁?

    支温雅低垂着头一言未发,彭子航眉头一皱看了自己母亲一眼转身护着支温雅迅速离开。

    支温雅忍受着周围人嗤笑的目光上了彭子航的车,其中聂佳红的目光让她感觉最难忍受。

    “你……”彭子航迅速开车离开‘盛唐’,直到远离那才开口:“你……住‘庄园’?”

    支温雅深呼吸口气却道:“子航,停车。”

    彭子航虽诧异却还是乖乖停了车:“怎么了,你有事?”

    支温雅回眸看他,嘴角扬起一抹笑:“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不过到这里就可以了。”

    彭子航眉头狠蹙:“都这样了,你还是要等到三个月之后吗?现在你就看不清了吗?”

    彭子航不懂为什么支温雅就要那么糟蹋自己!

    她竟然,心甘情愿做人‘情人’?

    那天从‘庄园’离开后他无数次去想支温雅是不是因为家里破产所以变了,可他能帮她的!

    彭子航今天原本不打算来参加薄训庭和楚诗蔓的订婚宴,但一想到支温雅他还是来了……

    他就要来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用心对她的!

    可他没想到,薄训庭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她身上跨过去?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那种屈辱绝对让人难以忍受!

    “温雅,你睁开眼睛看看好吗?”彭子航握着方向盘的手狠狠用力,瞪着她的目光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你想跟薄训庭在一起我不反对,可是不是等他跟楚诗蔓宣布分手的时候,等到他恢复单身的时候,等他可以给你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支温雅直直看着他,看他骂着自己、恼着自己、吼着自己竟然会觉得心里暖暖的。

    彭子航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深呼吸一口气才继续道:“温雅,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被逼的?”

    支温雅眼眸微动,没回应他。

    彭子航没在意只继续问:“是不是你看见支家破产了难受,你想救回支家所以才跟薄训庭在一起?”

    “子航……”支温雅轻声开口想跟他说话。

    “温雅……”彭子航忽的柔弱了嗓音,满眼忧伤看着她问:“为什么,支家出事了你从未找过我?”

    一句话,支温雅如鲠在喉。

    “为什么……你宁愿无名无分跟薄训庭在一起,也不愿意找我帮忙?”彭子航眸底满是道不尽的忧愁。

    “是我不足够让你倚靠,还是你根本怀疑我的能力?”彭子航说着,喉咙狠狠紧了紧:“温雅,你那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我喜欢你……”

    话音一落,支温雅娇俏的小脸略微动容。

    “我不怪你一直跟我保持距离,我只认为那是我自己还没感动你,可我没想到……”彭子航深呼吸口气继续说:“没想到,支家出了事你都不愿告诉我,哪怕你明知彭家跟支家关系很好,好到如果你开口我爸妈一定会帮你,可你还是去找了薄训庭……”

    找了那个跟她毫无关系的男人。

    支温雅抿唇看着面前稚嫩的男人狠狠深呼吸,在他提及彭家的时候小手紧握成拳!

    她不是没去找过,可哪怕她在彭家门口跪了一天一夜,彭家也没人理睬过她……